而婉欣,到了美國以後。用了一個新的身份,新的名字,叫做陸紫珊。到美國的第一天,接待她的,是一對母女。玲姨和她的女兒凱莉。


原先,就打算,去接受治療,把過去,傷心的記憶給洗掉。在接受治療以前,住在玲姨家這段日子。除了得到玲姨照顧,玲姨,甚至把她當女兒一樣愛戴。


凱利,比自己小兩歲。雖然年紀比婉欣小,但是,她是一個,很懂事的女孩。一直把婉欣,當大姐姐看待。可是,她卻像大姐姐那樣,反過來照顧婉欣。她們的疼愛,令婉欣,一直防備,偽裝的心,慢慢的卸下來。


 


和她們相處的日子裡,婉欣很快樂。原以為,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。這裡,沒有她熟悉的人。看到的,都是老外。她一步,也沒於勇氣踏出家門。可是,玲姨和凱莉,讓她覺得,自己不再孤單。


關於治療的問題,婉欣,還舉棋不定。要她忘記父母,還有鈞恆,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。隨著日子的逼近,不趕快決定,又好像不行。婉欣為了這件事情,一直悶悶不樂。


玲姨和凱莉,時常開導婉欣。婉欣覺得,如果,單靠她自己,是不可能,把過去不愉快的事情,給忘掉的。對她來說,這段回憶,是充滿痛苦的。可是,她卻又不是很願意,把它們遺忘。


 


經過一段日子,婉欣漸漸適應了,在美國的日子。玲姨和凱莉,帶她一起回他們區域的義工總部。玲姨和凱莉,都在總部裡做義工。義工總部裡,擺放了很多物資,都是準備運送到不同國家,不同地區的。


牆壁上,滿滿的明信片,還有照片。都是來自,世界各地的小朋友寄來的。還有照片,有好多,是義工拍了帶回來的。


玲姨告訴婉欣,他們的服務對象,是來自世界各地,比較落後地區的小孩子。所以,照片裡,都是小朋友居多。她和凱莉,是駐守總部的大本營。主要的工作,是負責一些文職的工作。像是準備一些資料,讓即將出差的義工,把資料帶過去。或是,把義工即將到訪的國家,準備一些詳細的資料。


每一個國家,需要的義工,條件都會不同。對方需要的是老師,或是建設方面的人才。會甚麼語文,都是他們必須安排,和調配的。


 


帶婉欣過來,是想讓她看到。這個世界,不是她眼裡看到的,那麼小而已。問題,人人都有。問題,也沒有一個定讞,說誰的比較嚴重。還是誰的,比較大。


看看一些山區的小朋友,他們過的日子,沒有城市人的奢華。想念書,但是卻沒有機會。他們一天三餐吃的,是粗茶淡飯。穿的,不是人家捐贈的,就是已經傳了好多人,破破爛爛的衣服。他們的日子不苦?他們也很苦,但是,看看照片。張張照片,都是充滿歡笑。


當遇到困難的時候,不是讓困難,去鎖著自己。必須找一個管道,去衝破困難,把問題解決。如果,老是看到問題,比自己大。那,就只能永遠活在痛苦中。


 


玲姨告訴婉欣,她和凱莉,也曾經被至親的人,深深的受到傷害。凱莉的爸爸,是一個暴君。除了長年,對他們母女拳打腳踢。在凱莉十三歲那年,還強暴了凱莉。那件事情以後,玲姨就決定,為了捍衛她和凱莉,她不再向惡勢力低頭。


選擇報警,也許會讓事情,大幅度報導。但是,她們願意面對。當她們選擇,積極的面對自己的人生。為自己人生負責的時候,她們對人生的看法,也改變了。當然,除了靠各人的力量。接受身邊的人的幫助,也是很重要的。


玲姨不斷的鼓勵,讓婉欣,終於把自己的過去,都給說了出去。這是婉欣第一次,在訴說這件事情,沒有掉淚的一次。她也覺得,好神奇。以往,她連想到,都止不住落淚。怎麼這一次,她會有這麼大的勇氣。除了不哭,還很完整的,把事情說清楚。


 


玲姨和凱莉,讓婉欣明白,這個世界上,真的還有很多,比她不幸的人。她反覆的思考,不是很拿得定主意。加上,醫療中心,不能等太久。終於,婉欣沒有接受治療。


相反的,在這半年裡,和玲姨母女,常在義工總部幫忙。這也是,鈞恆一直找不到婉欣的原因。由於,婉欣一直沒有入住醫療中心。即使,鈞恆尋訪每間醫療中心,也找不到她。婉欣,也以陸紫珊這個名字,結識了很多新朋友。


婉欣很好學,凱莉除了教導她如何說英語,還教她如何寫字,上網。婉欣在每天,耳濡目染的情況低下,進步得很快。那個時候,網路已經開始流傳,鈞恆帶著玩具熊,尋找她的訊息。只是,還不那麼廣泛。所以,婉欣和她周遭的朋友,都沒有留意到,有這則訊息。


 


義工總部,好像一個大家庭。裡面的成員,除了有很多,是金髮藍眼的外國人。也有不少,自己世界各地的華裔同胞。當婉欣,遇到語言上障礙,還是會有人可以協助。當然,如果自己能說得一口流利的英語,那是更好的。


這半年裡,婉欣和義工團隊的成員,相處得很不錯。雖然,在義工總部,婉欣只是協助大家,處理一些文件,點算物資的存貨和分配。但是,看到義工團隊,從外國回來,帶了當地的小朋友,送給他們,親手劃的卡片。一張張的照片,還有分享他們喜悅的時候,婉欣也能感染得到。


她常常從照片裡,看到還有很多人,比自己更不幸。甚至,有很多人,連想選擇的機會,都沒有。可是,他們幼小的生命,卻是那麼的努力,生存在這個世界上。婉欣從這些小朋友的身上,看到自己要的那份衝勁。讓她整個人,很積極的面對自己的人生。


雖然,她還不能說服自己,把鈞恆,從她腦袋裡忘記。但是,她已經漸漸的克服了心裡的障礙。除了,忘不了鈞恆。失去父母,還有兒時,殺死姐姐的事,她已經能讓自己,慢慢的把手放開。


真的要從別人的身上,看到他們悲慘的一面,才知道,自己有多麼的幸福。自己的問題,又算得了甚麼?選擇快樂的活在這個世界上,總比像以前,一直讓困擾纏著她,來得好。


 


在這段日子,婉欣體驗了,她這一輩子,非凡的生活。也很享受的,工作在義工團隊裡。只要總部,有需要幫忙的時候,絕對看得到,她們三個人的身影。婉欣也從一開始,語言不通,不太敢開口。到能和大家互動,說得一口流利的英語。


說英語,對婉欣來說,還不算是最困難的。她的平衡感,是極度的有問題。還完全沒有,踩腳踏車的天份。由於,婉欣的時間比較多。義工總部,有的時候需要幫忙,想請她過去。可是,玲姨有自己的工作要忙。凱莉,又要上課。


在沒有交通的情況下,她惟有強逼自己,學會踩腳踏車。這樣的話,可以在不需要別人的幫助低下,自己踩腳踏車,去義工總部。


 


怎知,凱莉教了她好久,她就是學不會。還每天給她摔,摔到屁股開花,手和腳,都是瘀青。凱莉,幾乎都要放棄她了。玲姨還笑說,婉欣才是家暴的受害者。


有一次,她還摔傷了腳踝。自從,婉欣離開迷迭村的那一天開始。她的這雙腳,就和襪子分割不了。不管是夏天,還是冬天。連晚上,睡覺的時候,她還是穿著。除了洗澡,腳上的襪子,從來沒有離開過她。


摔傷腳踝的一剎那,凱莉還緊張的說,想把她的襪子,給脫下來。可是,婉欣的反應,突然變得很強烈。死也不願意,讓凱莉碰她的襪子。忍著痛,跑回臥室。她好介意,她腳踝上,那長期拷上腳鐐,留下的疤痕。這個疤痕,除了父母,就只有鈞恆見過。


她自行脫掉襪子,自己擦藥。卻被好奇的玲姨,和凱莉,破門而入。起初,還以為,婉欣有甚麼秘密。沒有料到,是腳踝的舊疤痕。婉欣已經很努力的,想把過去忘記。可是,腳踝上的疤痕,卻時時的提醒她,要把這段,不愉快的過去記得。


凱莉只是貪圖一時好玩,才衝進臥室,想和婉欣開個玩笑。搞得婉欣,不想讓人看見的秘密,被揭發了。玲姨和凱莉,深覺抱歉。雖然,婉欣是很想保留隱私。但是,玲姨和凱莉,是大好人。而且,她們不是有意的。婉欣腳踝的疤痕,是那麼樣的深。難怪,她都不願意,讓別人看見。


 


在義工團隊裡,她是越做越有滿足感。現在的她,能盡自己一份,小小的力量,去幫助別人。已經不像以前,是需要扶助的小女生。


於是,婉欣下定決心,要當一位,全職的義工。雖然,她沒有學歷,也沒有什麼經驗。但是,她可以接受培訓。反正,她也是一個人。沒有家庭的束縛,做起事情來,更可以得心應手。


得到玲姨和凱莉的鼓勵,婉欣接受了四個月的訓練,便開始了她,當義工的生涯。每次,出發到一個國家的時候。每一個人,就像背負著一個使命感。全力以赴,把自己培訓學到的,奉獻在每一個任務上。


 


婉欣很享受這樣的生活。雖然,當義工,只能領取微薄的薪資。但是,婉欣的花費不大。還有福伯留下的錢,對於省吃儉用的她,生活不是問題。每個月,她還有多餘的錢,給玲姨當家用。


起初,玲姨還不願意收。可是她認為,大家同住在一起,就算是家裡的一份子。有責任,分擔家計。雖然,這不是她真正的家。但是,她們彼此的感情,已經到了,不能分割的階段。而且,她好喜歡,每個月,給玲姨家用的時候。就宛如,女兒給媽媽家用一般。那種親切感,是婉欣有史以來,無法感受到的。


缺乏母愛的婉欣,也從因此,把玲姨,當成是自己的媽媽。自此以後,她就把玲姨,改叫玲媽媽。


 


過去兩年,婉欣以陸紫珊,這個義工身份,服務過很多個國家。她留在美國的時間,是她當義工的三分之一。


留在美國的日子,若不需要到義工總部幫忙。多數時間,她都會留在家裡。幫玲媽媽做做小菜,享受與媽媽,還有妹妹,做家事的樂趣。今年她的生日,玲媽媽和凱莉,送了她一台筆電。多餘的時間,就用在惡補筆電的身上。


偶爾,騎著腳踏車,到處溜盪。可以坐在街邊露天咖啡館,也能躺在公園的草地上。這樣的日子,很逍遙自在。令婉欣,暫時還沒有,想改變自己生活的時候。


 


當義工的這段日子,婉欣曾經,有好幾次,與鈞恆擦身而過機會。也許,是上天的安排,覺得,他們還不是重逢的時候。所以,總是處於短短的距離,卻沒有碰上的機會。


有一次,鈞恆到美國演講。在便利店買東西的時候,婉欣背對著他,正在訊問,一件商品的價格。聽到聲音的一剎那,鈞恆覺得很熟悉,也一度懷疑。可是,在他心目中的婉欣,是一個,很含蓄,又不太敢接觸外界的女生。


怎麼也沒有想過,在美國住了一段日子的婉欣,除了能說一口流利的英語,也學會了獨立,能照顧自己。等到,鈞恆想追蹤聲音的來歷,婉欣已經消失在人群中。


 


在同一天傍晚,婉欣正享受著,路邊咖啡館的冰咖啡。每次,她總是在取出吸管以後,把吸管的長型包裝紙,摺成紙星星放著。


婉欣才離開不久,服務生,還沒來得及收拾,鈞恆便坐在同一個位置上。當他看到紙星星的第一個反應,是讓他,聯想到在便利店,聽到的聲音。


他連忙問服務生,前一分鐘,坐在這個位置的,是不是一個華裔女生。確認以後,鈞恆趕緊拿出手機,把婉欣的照片,遞給服務生比對。服務生不是很確定,但是,兩個人的樣子,十分相似。鈞恆很著急的,馬上起動,往周遭尋找。可惜的是,不見婉欣蹤影。


 


聲音,紙星星,還有服務生的確認。婉欣,曾經在這裡出現過。好像近在咫尺,可是,為甚麼卻是那麼樣的遙遠。鈞恆的心,在吶喊著,婉欣,妳到底在那裡?什麼時候,才能找到妳?


鈞恆的心,像撕裂般的痛。他好想念,好想念婉欣。什麼時候,婉欣才會出現在他面前。找不到婉欣,鈞恆再一次,感到失落,沮喪。


 


待續……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麗麗ちゃん 的頭像
麗麗ちゃん

麗麗蔣的旅日遊記

麗麗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