鈞恆離開以後,樂兒聲淚俱下,當場哭成淚人。她害怕的,躲衣櫃的角落,打電話給以軒。當以軒趕過來的時候,見到現場的狀況,簡直不可思議。見到樂兒嚇得一臉發紫,全身發抖,心裡更不是滋味。趕緊抱著樂兒,安撫她的情緒。

 

見到以軒,樂兒也毫不節制,再也不需要偽裝自己,在以軒懷裡放聲大哭一場。樂兒承認,是自己的錯,把婉欣留下的東西扔掉。那是鈞恆,最寶貝的東西。但是,不管有甚麼深仇大恨。以軒認為,鈞恆都不應該,用這麼極度瘋狂的舉動,來對待樂兒。

 

他實在看不下去,也不認為,樂兒和鈞恆,再這樣下去,會有甚麼結果。他很憤怒,要樂兒跟他走。

 

 

 

以軒:‘樂兒,跟我走,不能再留在這種鬼地方。這次,他已經這麼暴力了。搞不好,下次會動手打妳。’

 

樂兒:‘不走呀!’

 

以軒:‘他到底有甚麼好?他都已經跟妳攤了牌,說他不再愛妳!他愛的,是別的女生!妳還再堅持甚麼?’

 

樂兒:‘你不懂,我不甘心!我不甘心,就這樣離開!’

 

以軒:‘好,妳不走,我也不走!樂兒,為了一時的逞強,對這種人,不值得。妳明白嗎?’

 

話是這麼說,但是,談何容易。

 

 

 

鈞恆火速的,把車子開到垃圾站。經過一番搜尋,整個箱子,還有玩具熊,都被扔在垃圾槽裡面。鈞恆趕緊的爬進垃圾槽,小心翼翼把東西取回。不過,東西都被弄髒了。尤其是玩具熊,濃濃的垃圾味,已經覆蓋了原來的香氣。

 

鈞恆想把玩具熊送洗,找了好幾家洗衣店,都說沒有經驗,洗這麼大型的玩具熊。有的,不能馬上處理。連鈞恆開出,能付比市面上,多幾倍的價錢,都沒有店家,願意幫忙。他不能,讓玩具熊,離開他太久。所以,他沒有放棄,繼續找。

 

再鈞恆的苦苦哀求下,好不容易,才找到一家,是可以馬上受理的。不過,鈞恆腳上受的傷,比較受到店主的關注。還把店主,給嚇了一跳。隔壁,剛好是一間診所。在店主的勸導下,鈞恆還是問了診。

 

當拿到心愛的寶貝玩具熊,那一剎那,鈞恆臉上,露出的喜悅。連洗衣店的老闆,都深深的感受得到。訊問之下,才知道,原來這個巨大的玩具熊背後,暱藏的動人故事。老闆獻上他忠心的祝福,希望,鈞恆能盡早的把婉欣找到。

 

為了不想讓玩具熊,再一次離開自己。鈞恆決定,帶著玩具熊,踏上尋找婉欣的旅程。不過,在出發以前,鈞恆必須先收拾殘局。和樂兒之間的問題,不能再拖。

 

 

 

沒有想到,回到家,以軒還沒有離開。他等鈞恆,等好久了。當鈞恆踏進家門口,他便向鈞恆開罵。

 

以軒:‘紀鈞恆,你是不是男人呀?用這麼惡劣的態度,來對待樂兒!’

 

 

 

一踏進門口,就被嗆聲。鈞恆也不是省油的燈,樂兒把他的寶貝扔了,他已經一肚子氣。現在,誰招惹他,他會讓對方,死得很慘。

 

鈞恆很不客氣的回覆:‘這是我和樂兒之間的事,不關你事!’

 

以軒:‘樂兒是我表妹,她的事,就是我的事。她可是你的女朋友,你怎麼忍心,讓她擔心受怕!你還是不是男人呀!’

 

鈞恆:‘我們的事情,我們自己會解決。如果,你真的為她好,就應該幫勸勸她。’

 

以軒:‘我老早就勸她離開了,是她對你,死心塌地,不願意離開。這麼好的女生,你怎麼能這樣對她?’

 

 

 

見到他們兩個在吵架,樂兒更是急哭了。一直叫以軒先回去,以軒卻說,如果今天得不到一個解釋,他死也走。鈞恆則不想理會他,想回臥房的時候,以軒,把鈞恆手的東西,一揮!箱子裡的東西,散落一地。玩具熊,也飛到地板上。

 

以軒:‘就是為了這些爛東西!’

 

 

 

見以軒,把鈞恆的寶貝,都拋到地上。樂兒就知道,以軒闖下禍了。樂兒已經領教過,得罪鈞恆的寶貝,會是甚麼下場。她瞪大著眼,看著鈞恆,憤怒的往以軒臉上一揮。重重的一拳,落在以軒的臉上。

 

以軒也不甘事落,回贈他一拳。結果,兩個人,在地上扭打成一團。而且,兩個人勝負,還不分上下。鈞恆原來腳上的傷,也因為扭打的過程,濺出一大灘血。他也不管了,竟敢把他的寶貝,也摔在地上,他覺對不罷休。

 

樂兒叫不住,他們也停不了。為了制止他們,越演越烈,樂兒到廚房,拿了一整疊盤子。然後,走到客廳,往地板上重重一摔。盤子隨即滑落,發出連續的巨響。連地板,也感覺到震動。兩個大男人,被震耳的巨響聲,給嚇倒了。終於,才停止扭打。

 

樂兒含著淚水,對鈞恆說:‘就是想和我分手對嗎?我現在就走!’

 

 

 

樂兒扶著受傷的以軒,離開了鈞恆家。整個客廳,一片狼藉。鈞恆的全身,除了劇痛,還是劇痛。拖著受了傷的腳,把婉欣留下的東西,一件一件的撿起來。自己才無力的,坐到沙發上。但是,還是不忘的,緊緊抱著玩具熊。

 

聞風而來的大妹和小妹,看到這片景象,只是大嘆,真的是不可思議。見到遍體麟傷的鈞恆,已經不捨得,對他,有任何的指責。兩個人,分工合作。一個把滿地的玻璃,給清理乾淨。一個人,拿了藥箱,幫鈞恆擦傷、上藥。

 

見鈞恆腳傷的傷勢不輕,要他到醫院,他不想浪費時間。他想盡快出發,到美國尋找婉欣的下落。說甚麼,也不肯到醫院。結果,把大妹惹毛了。向他大聲呼喝,要是不盡快治療,等到傷口惡化,他永遠也別想去美國找婉欣。聽了大妹的話,也覺得很有道理。他才乖乖就範,讓她們送他去醫院。

 

 

 

就這樣,在醫院住了三天。住院的第一天,鈞恆家人,便到他家,幫忙收拾。紀大哥,還請裝修師傅,過去修理玻璃門。目擊過現場的人,都不敢相信,鈞恆既然會如此失控。可想而知,婉欣在他心目中的地位,是多麼的重要。

 

這三天裡,他不斷的自我反省。一個男人,最心疼的,不是因為自己受了傷。傷到那裡,或是傷有多重。一個男人,最心疼,是因為,他讓他的女人,傷得很深,傷得很重。而鈞恆,讓兩個女人,為他傷得深,傷得很重。

 

除了自我反省,鈞恆也讓大家,看到了他的決心。只能說,家人拿他沒轍。他這麼大的人,也不可能綁著他,不讓他走。本來,紀媽媽就好氣這個兒子。卻被鈞恆的決心軟化,天天給他送飯過來。但是,這並不表示,家人認同他的做法。紀爸爸,到目前為止,還不肯原諒他。

 

 

 

樂兒知道,自己和鈞恆的這段戀情,是不可能再繼續的了。鈞恆愛婉欣的心,是那麼的強烈。他的眼裡,連容納樂兒的影子,都不允許。留下來,只會引發下一波紛爭。趁鈞恆還沒出院,她回去,把自己的東西收一收,暫時住到以軒家裡。

 

離開的時候,還是帶點依依不捨。和鈞恆,相愛八年了。在這間房子,少說,也住了三、四年。她不是不愛鈞恆,是鈞恆先選擇了,離棄她。不管是對鈞恆,還是房子,都深深充滿了感情。

 

當初搬進來的時候,是她,和鈞恆一起商量,家具擺放的位置。一起為玻璃窗戶,貼上美麗的貼紙。而今,鈞恆已經不再愛她,她又何必,對這裡的一切,念念不忘。像以軒說的,不值得。

 

 

 

把傷勢養好以後,鈞恆便開始了,他尋找婉欣的旅程。出發的第一天,在國內機場,就已經引起一陣騷動。試想想,一個大男人,帶著一個,和人,差不多一樣大個的玩具熊。怎麼能不引起別人的注意!

 

有遊客猜測,這個玩具熊,一定是鈞恆要送給女朋友的。也有人猜測,是要送給女兒的。結果,凡是問過鈞恆的人,他都告訴他們。玩具熊,正在尋找,它失了蹤的女主人。有不少好奇的遊客,還要求合照。

 

在尋找婉欣的過程中,玩具熊,跟著鈞恆,踏遍美國好多個角落。有好多人,紛紛把合照,上傳到網路上。照片被轉載,又轉載。好多來自世界各地的網友,為鈞恆獻上祝福。也踴躍的搜尋,希望他,很快的,能找到玩具熊的女主人。

 

鈞恆的舉動,感動了不少人。連之前撻伐他的朋友,也因為他的決心,改變了對他的看法。

 

在美國這片土地,不知不覺,已經半年了。可是,一點婉欣的消息也沒有。鈞恆的積蓄,也用得差不多。雖然,他在美國,也有不少朋友。能寄宿的,他都寄宿在朋友得加。但是,還是有些地區,是沒有朋友的。再這樣下去,他晚上,可是要去睡公園了。

 

這個時候,朋友建議,他可以找一些臨時講師,或是一些演講的工作。以他目前的知名度,尋找這樣的工作,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。而且,也有一些大學,有意想邀約他。

 

說真的,對於鈞恆對婉欣的決心,朋友是持著讚賞的態度。但是,大家也懷疑,也許,婉欣真的不再美國。藉著演講的這段期間,除了可以踏遍全美。或許,可能會被邀約到國外。說不定,婉欣在其他國家,又突然被他碰見,也不一定。

 

 

 

聽取了朋友的意見,鈞恆決定接受。這個管道,也因此成了鈞恆,尋找婉欣的另一個開始。就這樣,鈞恆的演講工作,不只是遍佈全美,還到好多不同的國家。凡是他出入境的關卡,都留下了不少,他和玩具熊的合照。

 

就好像,常說的,凡走過,必留下痕跡。網路上,更是廣泛的流傳著,他和婉欣的故事。可惜的事,鈞恆找了兩年,都找不到婉欣。但是,兩年的時間,並沒有剿滅他,尋找婉欣的心。

 

 

 

待續 ……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麗麗ちゃん 的頭像
麗麗ちゃん

麗麗蔣的旅日遊記

麗麗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