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樂兒扶到床上,鈞恆很仔細的,幫樂兒好好的檢查一遍。還好,沒有甚麼大礙。但是,為了安全起見,鈞恆還是建議,還去醫院,詳細的檢查一遍,比較放心。


樂兒:‘不必了。不需要到醫院,那麼麻煩。’


鈞恆:‘去仔細檢查一下,比較放心。’


樂兒突然抱著鈞恆說:‘鈞恆,只要能把你留下,多痛,我都願意承受。你已經很久,沒有像這樣,關心我,呵護我了。你知道嗎?這段日子,我每天,都看著你到醫院陪婉欣。而我,獨守空房。我的心,有多痛嗎?你怎麼可以這麼忍心對我?’


 


這個問題,已經困擾樂兒許久。把心事給說出來以後,感覺舒服多了。可是,她也已經哭成淚人。鈞恆明白,但是,他真的不再愛樂兒。不想讓樂兒,對他還有一線希望。他決定,還是和樂兒解釋清楚。他閉著眼,深深的吸了一口,輕輕的撥開樂兒的手。


鈞恆:‘樂兒,對不起。今天,即使妳把護照撕爛,我還是能再補做。沒有甚麼理由,能阻止我去找婉欣。我不想騙妳,我真的很愛婉欣,不能失去她。’


樂兒一把眼淚,一把鼻涕的說:‘那我呢?我也不能失去你呀?我們這麼多年的感情,難道,真的沒有一點,是讓你留念的嗎?’


鈞恆:‘樂兒,感情是雙方面。妳覺得,妳這樣留著我,可是,又得不到我的心。妳願意嗎?妳願意去愛一個,不愛妳的人嗎?’


樂兒:‘願意,願意,我願意。’


鈞恆:‘妳現在是說願意。但是,一、兩年過去。或是十年以後,妳就不會這麼想了。我明白,是我負了妳。我真的只能說,對不起。希望以後,妳能找到,一個更愛妳的人。我父母,和妳父母那裡,我會親自跟他們講,妳不必感到為難。’


 


鈞恆把地上的東西,給收拾好。撿起被撕爛的護照,很沮喪的走出臥房。樂兒卻只能含著淚,看著鈞恆的背影,從她眼前消失。她,已經哭不成泣。可是,她卻不想這樣就放手。


在還沒有頭緒以前,鈞恆先去補辦護照。他才離開不久,樂兒的母親,就給樂兒打電話。在媽媽的前面,樂兒掩飾不了傷悲。除了哭泣,她真的不懂得,要怎麼跟媽媽說,她和鈞恆之間的問題。


樂兒母親:‘樂兒,是不是跟鈞恆吵架了。’


樂兒:‘嗯。’


樂兒母親:‘情侶吵架,是常有的事。如果,覺得難受,飛回美國,有爸爸媽媽在。’


樂兒放聲大哭,跟媽媽說:‘鈞恆,鈞恆,他,他要和我分手。’


樂兒母親:‘甚麼!分手?’


 


甚麼事情,需要搞到分手?樂兒媽媽,叫她先冷靜。這頭掛了電話,那頭,就給鈞恆打電話過去。鈞恆見到,手機顯示,是美國的長途電話,就已經知道,是樂兒的母親打過來的。心裡想著,消息還真快。


在鈞恆還沒回答以前,她先是一頓開罵。最後,鈞恆坦白,是自己移情別戀,要分手。樂兒的母親,簡直不能接受。原以為,他們都戀愛那麼多年了。今年,婚事應該給它辦一辦。若說,是性格不合,還沒那麼生氣。沒想到,鈞恆如此坦白,承認自己愛上別的女生。


樂兒的母親,是氣到不行。把五、六年前,樂兒陪他回國的成年往事,全部給搬出來。等到對方罵夠了,鈞恆只回答一句,對不起。樂兒的母親,更是氣到不行。


 


樂兒的母親,實在嚥不下這口氣。轉折,給紀媽媽打電話。坦白說,紀家雖然知道,他們好像起了爭執。說到分手,他們可是完全不曉得。而且,鈞恆還承認了,問題是出在他身上。


紀媽媽還沒有搞清楚狀況,先給樂兒打電話。樂兒哭得稀里嘩啦,把事情,全都說了。紀媽媽,先是覺得驚訝,不可思議。結果,全家上下,一陣騷動,馬上召開緊急家庭會議。


最後,在鈞恆辦理護照之前,他卻被紀媽媽截住。護照還沒辦,在命令下,先回了家一趟。回去的路上,他已經想好。既然,事情已經鬧到這個地步,就把問題,一次給解決。這樣,他去美國找婉欣的時候,也找得安心。他也做好準備,一定會是被砲轟的那一個。


回到家的時候,紀爸爸,紀媽媽,大哥,大妹和小妹,都在等著。大家都黑了臉,等著鈞恆回來解釋。鈞恆沒有打算逃避,一踏進家門口,便讓大家,有甚麼,就問甚麼。紀爸爸,平時就不愛過問孩子的感情生活。但是,這次破例,他先開口了。


 


紀爸爸:‘說吧!樂兒她媽媽在電話裡說,你移情別戀了,所以要分手。是怎麼回事?’


鈞恆:‘爸,媽,我要和樂兒分手。因為,我愛上別人了。’


大妹:‘二哥,你愛上的,是婉欣吧?’


鈞恆:‘沒錯,我愛上婉欣了。’


小妹:‘怎麼可能?二哥,她還是個小妹妹。’


鈞恆:‘不,她不是小妹妹。’


 


鈞恆還沒把話說完,紀爸爸馬上反駁:‘不管你愛的誰!重點是,你用情不專,就是你的錯。和樂兒同居那麼久了,才說要和她分手。你讓人家,以後怎麼見人!’


鈞恆:‘爸,現在時代不同了。’


紀媽媽:‘鈞恆呀,不是時代不時代的問題。你們已經戀愛很多年了,已經是,到了結婚的時候。你要對樂兒負責,要跟人家媽媽交代呀。’


大妹:‘對呀,二哥。雖然,樂兒姐,有的時候,挺大小姐脾氣的。但是,你們談戀愛那麼多年了。大家都已經把她當一家人了。何況,她也是大學生,跟你那麼匹配。你怎麼這麼花心呀!’


鈞恆:‘有些事情,不是你們想的那麼簡單。愛情,本來就是一件,很複雜的事情。其實,如果今天,我不回來,不向你們解釋,你們也不能我怎樣。重點是,你們是我的家人。我想你們認同我的決定。我對樂兒,真的沒有感情了。勉強和她在一起,對她很不公平。你們明白嗎?’


紀媽媽:‘鈞恆,媽媽明白你說的,我們不能左右你的決定。但是,你和樂兒的感情,不是只有你和她而已。還牽涉到兩個家庭,雙方的長輩。事情要是沒有交代清楚,怎麼行。’


鈞恆:‘這件事情,我會親自跟樂兒的父母解釋。慢點,我會去美國一趟。’


小妹:‘二哥,你真的要去找婉欣喔?’


鈞恆:‘嗯。’


大哥:‘老弟,我真的佩服你。要是,我這麼對你大嫂。他們家,會活活把我給砍死!做男人,一定要懂得負責任!’


紀爸爸眉頭深鎖:‘我看呀,你簡直是瘋了!是鬼迷心竅了!那個女孩子,就那麼好,可以讓你放下這裡的一切,為她去奔波?’


大妹:‘二哥,樂兒姐,不是說,不確定她去那個國家。你還要去找喔?’


鈞恆:‘我已經決定了。’


 


看來,大家都無法說服他的決心。紀媽媽的意思,是讓他去找。就算那個甚麼叫婉欣的,人真的在美國,美國這麼大,她才不相信,鈞恆會找得到她。何況,婉欣到了美國,已經換了一個名字。要找,談何容易。等他死了心,就會乖乖回來。


鈞恆把護照辦了,跟大學請了假,便前往美國。但是,鈞恆的新書,即將在三個星期後發行。換句話說,鈞恆只有三個星期的時間,來完成尋找婉欣,這個不可能的任務。


鈞恆到了美國,第一時間,是向樂兒的父母請罪。但是,他們和紀家已經有共識。所以,樂兒的父母,沒有太為難他。責備,是一定有的。


 


鈞恆手頭上,有幾十間醫療中心。美國那麼大,扣除了來回,在天空上的,還有往樂兒家一趟的時間。剩下的時間,已經所剩無幾。找不到十分之一,就被迫要回國了。


接下來,忙出書的事情。新書發表會,就讓鈞恆,全國走透透。一段日子下來,不知不覺,就過了兩、三個月。在家的時間,他都是在客房裡,看著婉欣留下的東西。尤其是玩具熊,還是那瓶紙星星。


他常常會打開紙星星,看婉欣親筆留下的字句。有歡笑,有淚水。抱著玩具熊,就像抱著婉欣。讓他感覺,和婉欣的距離,是緊緊相依的。玩具熊,還會散發出,婉欣身上淡淡的香氣。所以,鈞恆好喜歡抱著它睡。


 


原以為,鈞恆會將尋找婉欣的事情淡忘。沒有想到,鈞恆很突然的,辭去大學的工作,打算把時間,全程投入在尋找婉欣的事情上。把樂兒,是氣得,把婉欣留下的東西,全部拿出去扔掉。然後,躲到自己的臥室裡。


鈞恆回到房間,赫然發現,婉欣的東西,全部都不見了。連玩具熊,也不見了。他大發雷霆,連續喊了樂兒好幾聲,她都不回應。樂兒還把臥室的房門,給反鎖了。鈞恆拼命的狂拍房門。很大聲的,喝令她開門。樂兒很害怕,死都不願意開門。


鈞恆跑到按摩浴缸前,拿起了一塊石頭,很用力的,往臥室的玻璃門砸過去。一聲巨響,整片玻璃門破裂,頓時散落滿地。也把躲在裡頭的樂兒,給嚇個半死。還被震落的玻璃,零零碎碎傳出刺耳聲,給震得耳鳴。


 


鈞恆也不管,散落一地的玻璃範圍有多大。他赤著腳衝進去,很用力的抓著樂兒的肩膀,很大聲的追問,到底把婉欣的東西,藏到那裡。樂兒不甩他,故意不看他。他聲量更大的質問,把婉欣的東西,藏到那裡!


起初,樂兒還很堅持,不願意透露。鈞恆殺紅了眼似的,像是想把她吃掉。很用力的抓著她,把她抓著很痛,很痛。樂兒,從來沒有見過,鈞恆發這麼大的脾氣。好恐怖,簡直像惡魔。她的三魂,已經不見七魄了。最後,只好妥協,告訴他,把婉欣的東西,都扔到街角的垃圾站。


鈞恆顧不得腳板的傷,鮮血直流。上了車子,直接往垃圾站開去。從臥室,沿著鈞恆走過的路上,拖成了一條長長的血路。讓樂兒看得,是心驚膽跳。她從來沒有想過,鈞恆竟然會為了婉欣,對自己,使用這麼惡劣的態度。


 


待續……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麗麗ちゃん 的頭像
麗麗ちゃん

麗麗蔣的旅日遊記

麗麗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