丞宇很嚴肅的看著子玲,做了個深呼吸,然後告訴子玲,上一次,他已經說過,自己有很要好的女朋友,就是今天下午,子玲看到的那位女生。她是一個,丞宇很深愛的女生。丞宇表示,目前他的感情,都寄託在津津的身上。和子玲昔日的戀情,已經成為往事,他希望,他和子玲維持朋友,和合作夥伴的關係,請子玲別想太多。

 

由於,子玲是一個很執著的女生,她沒有想過,丞宇和津津的感情,到底有多深。雖然,丞宇把話說得很白,但是,她依然開了口,問丞宇,是否能看在工作的份上留下。丞宇很認真的對子玲說,不可能。丞宇告訴子玲,他的女朋友不像一般女生,她不是一個獨立的女子。何況,她家裡發生了一些事,丞宇必須馬上回到她的身邊。

 

丞宇表示,如果,子玲一定要丞宇留下,才能和丞宇合作,那麼,他會選擇放棄這個合作機會。子玲從來沒有想過,丞宇會拿生意做賭注,來換取見女朋友的面。可以見得,這個女生,在丞宇的心目中,是佔據了多麼重要的地位。這對子玲來說,這是一個打擊。要和丞宇複合,想挽回丞宇的心,好像變得更遙遠。

 

丞宇把話說完以後,便自行離開,留下子玲獨自在會議室。丞宇回到他的辦公室,他拿了一些得帶回家的文件。然後,匆匆的交代秘書和助理,跟進一些事項,還有吩咐他們處理一些事情。丞宇表示自己現在離開以後,就不會再回餐館。有什麽事情,就電話聯繫。他離開了餐館,便開車往津津的家去。當時,天空正下起傾盆大雨。

 

 

而津津在放下丞宇的電話以後,便回到自己的臥室,開始收拾行李。她只帶了幾套換洗的衣服,還有一些日常用品。到丞宇家只是暫住,又不是長住,所以真的也沒有太多東西要帶。反正,丞宇的家和她家的距離,也不是很遠,如果真的缺了什麼,她隨時都可以回來拿。沒有三、兩下,行李就準備好了。

 

津津把行李準備好了以後,便放在臥室的一個角落。目前,需要時間整理的,好像不是要到丞宇家暫住的行李,而是津津的情緒。丞宇突然要津津搬到他的家暫住,令津津覺得有些為難。她明白丞宇關心她,所以才提出這樣的要求。但是,搬到丞宇的家,真的對她有幫忙嗎?

 

津津真的不想令丞宇擔心她,卻也不想,自己搬到丞宇的家,成為他的負擔。她冷靜思考過,自己目前的狀態,母親才去世不久,而且,是在津津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發生。丞宇讓她不要胡思亂想,對她來說,阻止自己的思維,不是她能力範圍能辦到的事。她不是冷血動物,更何況,在這個世界上,母親是她唯一的親人。

 

雖然,母親在世的時候,經常不在自己的身邊。但是,母親總是會按時給她打電話,維續母女之間的感情,她們都感受得到彼此的存在。現在母親的離開,說的是永別,不可能再見面。將來,她除了再也見不到母親,連母親的聲音,都沒有辦法聽見的那種。這是一個殘酷的事實,一個心靈的打擊。坦白說,這個打擊,津津承受不起。

 

津津也想自己變得堅強,可是,她根本就不是一個強悍的女生,又何來堅強的性格。她不懂得處理自己的情緒,沒有發洩情緒的管道。尤其是,當剩下她一個人的時候,她彷彿,什麼都不是。如果,不是母親和丞宇在她的身邊,她真的不能活。可是,搬到丞宇的家,有丞宇督促,無形中也變成了一種壓力。

 

 

明明就是傷心,就是難過,很不開心,可是爲了不讓丞宇擔心,得把這些情緒掩飾起來。這對津津來說,就是一個巨大的壓力。偏偏在這個時候,丞宇卻不讓她有選擇的權利,令津津不曉得,自己應該怎麼做,才不會陷入兩難的局面。想到這裡,津津就覺得,自己很沒有用。

 

看著窗外下著的雨,都比她還有勇氣。她的眼淚,又再次潰堤。她控制不了自己,想放聲大哭,卻又擔心,丞宇會在這個時候,給她打電話,讓丞宇發現她正在傷心。複雜的情緒,重重疊疊的,令她就快要喘不過氣。她好像逃走,可是,這個世界上,卻沒有一個,她容身之處。

 

津津見外面的雨勢很大,也許,大雨能澆滅她失控的心。她現在需要冷靜,可是,她卻不曉得如何冷靜。她希望,外頭的大雨,能助她一臂之力,讓她的心得到冷靜。津津突然鼓起勇氣,走出屋外,走到外頭的院子,任雨水拍打在她的身上。天上落下來的雨,和她的眼淚,都混濁在一起,讓她分不清楚,臉上的水,是雨滴,還是自己的眼淚。

 

當時的雨勢很大,天氣很冷。本來,津津只是想淋個雨,讓自己的腦袋能清醒一些。結果,她突然覺得冷得不行,體力無法負荷。可是,她又不想回屋裡去。於是,她便蹲下,抱著雙膝任雨狠狠的落在她的身上。津津不曉得,自己是淋了多久的雨。她也不知道,自己的身體,到底是否能承受,被風雨的摧殘。不過在這個時候,她就是不想回到房子裡頭,只是想淋雨。想到自己必須面對的問題,津津便覺得,自己失去方向。

 

丞宇對津津的擔心,讓他在離開餐館以後,便火速的往津津家去。一路上,他的腦袋就沒有辦法集中。他不知道,自己在離開津津,這短短的幾個小時,津津是幹了什麽傻事。焦慮不安的心,讓丞宇的腦袋,也出現小小的混亂。要解開丞宇混亂的思緒,當務之急,只能先到津津的家,才能定斷。

 

 

由於雨勢很大,丞宇抵達津津家門前的時候,視線模糊,津津完全沒有發現,丞宇的車子,已經停在不遠處。倒是丞宇,他的車子才停下來,就見到,津津傻傻的,蹲在地上,抱著雙膝淋著雨。見雨一滴一滴的打在津津的身上,他的心,都揪在一起。見到津津這麼折磨自己,他很生氣。

 

丞宇顧不了自己,需不需要撐傘的問題,他是火速的下了車,便往津津快步的走去,走到津津面前。津津還來不及反應,丞宇已經將她抱起,往屋裡走去。丞宇的動作之快,讓津津,都還沒有搞清楚,是發生了什麼事,便被丞宇抱進房子裡頭。丞宇將津津放在沙發上,讓她坐好。自己則快速的到津津的臥室,從她的衣櫃取出了兩條毛巾。

 

丞宇折返客廳以後,將一條毛巾,披在全身發抖的津津身上。他自己則拿了另外一條毛巾,為津津擦拭臉頰的雨水,還有頭髮。津津全身不斷的顫抖,她的嘴唇不停的抖動。她身上的衣服,都濕透了,雨水一直往下流,一條毛巾,根本就不夠擦。丞宇把自己手上的毛巾,往自己的肩膀披,然後拉著津津的手,走到她的臥室,衣櫃前。

 

丞宇表情嚴肅,很生氣的對讓津津說,要她馬上把濕透的衣服換掉。丞宇表示,他只給津津五分鐘的時間,如果,津津還讓自己猶豫的話,他會進來幫津津換。丞宇的嚴肅,讓津津一秒鐘,都不敢浪費。她知道,丞宇說到做到。要是五分鐘後,她還沒有換好衣服,丞宇肯定會進她的臥室,將她的衣服拔光。津津不想浪費時間,她趕緊將濕透的衣服換去。

 

其實,丞宇也濕透了。不過,他淋濕的程度,沒有津津的嚴重。他脫去自己上衣,拿了披在自己肩膀的毛巾,將自己的頭髮,還有身體擦乾。津津換好衣服以後,一打開房門,便見到赤裸著上半身的丞宇,令她小小的尷尬起來。可是,反應遲鈍的津津,在這剎那間,卻不曉得迴避丞宇。她就那樣,呆呆的站在丞宇面前,覺得害羞,不敢看著丞宇。

 

倒是丞宇,一點也不避忌。他見津津這副尷尬的表情,毫不客氣的對津津說,自己現在這個樣子,都是津津造成的。他沒有津津的傻勁,也沒有過人的勇氣,跑到雨底下被雨淋濕身體。丞宇表示,爲了不想令自己生病,他才把上衣脫掉,所以他讓津津別胡思亂想。另一方面,丞宇見津津把淋濕的衣服換去,他才放下心來。

 

 

津津倒是忘了,丞宇為了她,也淋濕了。丞宇只顧著津津淋濕的身體,卻沒有想到,他自己也濕透了。津津家,沒有男生的衣服,可是,她必須讓丞宇也把衣服換掉。津津轉過身體,走到自己的衣櫃前,在衣櫃翻了一下,她找了一件寬鬆襯衫,和一件大號的三分褲。然後拿了襯衫和褲子,走到丞宇面前,把襯衫和褲子遞到丞宇面前。

 

就在津津遞過衣服的時候,悄悄的望了丞宇腹部的肌肉一眼。丞宇平時可是有照顧自己的身材,他可是又練過,所以他的腹肌,沒有因為需要長時間品嘗美食,而出現肥胖。害羞的津津,很快的,便讓自己的視線,離開丞宇身上。就在她想迴避丞宇的時候,無意間,發現丞宇右腹部,有一道疤痕。

 

不過,那個時候,沒有時間讓津津看清楚丞宇的疤痕。更沒能了解,丞宇腹部的疤痕,是怎麼來的。津津表示,她們家,沒有男生的衣服。她只找到,這兩件襯衫和褲子,是丞宇可以穿的。她也希望,丞宇能趕快把濕透的衣服換掉。津津也擔心,丞宇會病倒,所以希望他趕緊把衣服換掉。

 

雖然,津津遞給丞宇的襯衫和褲子,和丞宇穿著的品味完全不搭。但是,他不得不把濕透的衣褲換掉。丞宇接過津津給他的衣服以後,便到浴室更換。坦白說,丞宇覺得自己穿上津津的衣服,樣子十分滑稽。不過,眼前顧不了那麼多。不想生病的話,就得趕緊,把濕透的衣服換掉。

 

本來,淋了雨的津津,就十分疲憊。也因為,自己魯莽的舉動,令丞宇擔心,而感到悶悶不樂。她的腦袋還在思索,等一下換好衣服的丞宇,會怎樣修理她。可是,卻在丞宇換好衣服,從浴室出來的時候,令她見到丞宇穿著她的衣服,滑稽的樣子,讓她忍不住,笑了起來。

 

 

關於被津津嘲笑一事,丞宇沒有太大的反應。他現在一身裝扮,是挺好笑的。而且,若是他這一身裝扮,能令津津露出笑意,他是很願意的。不過,眼前要顧及的,不是取笑他的事情,而是津津目前的狀況。丞宇走到津津的面前,讓津津在自己臥室的梳妝台前坐下。津津的頭髮,還是濕的。不馬上處理一下,津津可是會感冒。丞宇拿起了毛巾,先幫津津把頭髮擦乾一遍,然後才拿起吹風機,往津津頭髮吹一吹。

 

津津害怕丞宇,害怕丞宇責備她。所以,她一直低著頭,不敢望著丞宇。不過,津津真的淋了太長時間的雨,她開始出現感冒的症狀。她不停的打噴嚏,身體又不斷的在發抖。見津津這麼折磨自己,令丞宇看了,是心疼到谷底。他好想責備津津,但是,現在不是時候。丞宇手上的吹風機,來回往津津的頭髮,還有身體上吹。讓吹風機的暖氣,能讓津津的身體暖和些。

 

外面的雨,停了。津津的頭髮,才差不多吹乾了。丞宇一向以來,都有很敏銳的觀察能力。他在為津津吹乾頭髮的時候,打量了津津臥室,看到角落,放置了一個小行李箱。他問津津,那是不是她已經收拾好,要帶到他家的行李。津津只是點點頭,沒有開口。丞宇得到答案以後,往津津的衣櫃,翻找了一會兒,找了一件外套,他給津津披上外套以後,一手牽著津津,一手提著行李,然後往外走。

 

津津不敢逆丞宇的意思,她任丞宇牽著她走。丞宇讓津津坐上車以後,便把她的行李,放到後座。之後,丞宇又回到房子,把自己剛才換掉的衣服,裝進袋子裡,還拿了津津的包包,在把津津家門給鎖好。丞宇回到車上的時候,啟動了車子,直接的,便把車子開回他的家。

 

一路上,丞宇都沒有說話。津津因為自己闖了禍,所以一直低著頭,更不敢開口。不過,由於她感冒了,噴嚏一直打個不停。她擔心因為自己生病了,會挨丞宇的罵,想壓抑自己打噴嚏的舉動,卻又控制不了。這一點,丞宇當然觀察到,他把擺放在車子前頭的紙巾,整盒放到津津的大腿上讓津津使用。丞宇還不知道,他凶巴巴的舉動,簡直讓津津嚇死了。

 

 

津津感到很害怕,所以,即使是到了丞宇的家,津津還是低著頭,拼命的拿紙巾擦鼻涕。丞宇抵達家裡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趕緊將身上的衣服換掉。丞宇衣服換好以後,便回到客廳,坐在津津前面的茶几上。丞宇坐在津津的面前,令她覺得壓力好大。她沒有勇氣抬起頭,她只是低著頭,視線剛剛好,就在丞宇的一雙腳。她的眼淚,已經在眼眶裡凝聚。

 

丞宇生氣的說:‘打算,就一直這樣低著頭嗎?’

 

津津沒有開口,只是搖搖頭。

 

丞宇又說:‘說吧!好端端的,幹嘛站在雨中?’

 

津津哽咽的回答:‘對不起。’

 

見津津這個樣子,丞宇不忍,苦口婆心的說:‘我知道,失去母親很痛苦。但是,這樣折騰自己,在天上的母親,會安心嗎?’

 

這個時候。津津落下眼淚,抖動著嘴角說:‘對不起,我知道錯了。’

 

 

丞宇見津津這個樣子,完全無力招架,他想責備津津,也沒有辦法。丞宇身體往前,輕輕的將津津摟進自己的懷抱。讓津津面對母親的離開,卻又不讓她傷心、難過,丞宇也覺得很無奈。丞宇不斷的摸著津津的頭,給她安慰。丞宇溫柔的對津津說,他並非想責備津津。但是,見到津津這樣傷害自己,糟蹋自己,他的心好痛。就好像,有人拿著一把刀,狠狠的捅他一下。

 

津津明白丞宇關心她,也因為丞宇的一席話,令她感動。她沒有放聲大哭,因為她不敢。不過,眼淚就默默的,很委屈的落下,沾濕了丞宇的衣衫。丞宇沒有阻止津津哭泣,至少,津津願意在他面前落淚,而不是選擇在他的面前強顏歡笑,一個轉身,卻又讓自己躲起來委屈的流淚。

 

津津整理了自己的情緒,然後,慢慢的向丞宇說出自己的想法。津津一再強調,自己很想努力的,從失去母親的傷痛走出來。可是,在短期內,她沒有辦法做到。她知道丞宇擔心她,但是,她也希望,丞宇能諒解她。她不是不願意,而是不能。她沒有其他女生的堅強,只有一顆柔弱的心。她真的需要時間,讓自己走出傷痛。

 

待續......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麗麗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