津津表示,丞宇不可能,時時刻刻監督她。而且,丞宇能照顧她多久,她心裡很明白。她不能那麼自私,老是牽絆丞宇。更不能,讓丞宇爲了照顧她,而放下自己的工作,她不想影響丞宇的事業。讓丞宇一直放著工作不理,津津覺得好過意不去,覺得難過,又負擔好重。

 

雖然,津津知道,丞宇從來都埋怨過。但是,見到丞宇為了她,不斷的付出,津津真的感受到壓力。她只希望,丞宇能讓她,偶爾放肆,放任自己情緒失控一下下。她會努力的讓自己重新振作。不過,母親才離開她,她不可能這麼快,從陰霾中走出來。目前,只差時間的問題而已。

 

聽了津津一番言論以後,丞宇突然的,在想,也許,自己真的,沒有站在津津的立場,來看待她面對的問題。丞宇忘了,津津是一個,無法承受壓力的女生。他好像把津津逼得太緊了,讓津津不能呼吸。他怎能讓一個,才剛剛失去母親的女生,不能哭泣,不能傷心,不能難過。這樣的要求,太苛刻了。太不近人情,太,不平易近人,太,過份了。

 

冷靜下來,丞宇承認,自己有不對的地方。他向津津道歉,他答應津津,在伯母去世的事件上,他不強逼津津,不讓津津,做自己不能承受的事。看到津津現在的樣子,一把眼淚,一把鼻涕的,他好心疼。他希望津津,能想到在天上的母親,若不願意讓伯母難過,她必須早日讓自己,擺脫喪母之痛。

 

 

至於,說到照顧津津的問題,丞宇握著津津的雙手。他很認真,很誠懇的告訴津津,他不怕照顧津津。他也從來不擔心,不認為自己被津津牽絆。他很願意照顧津津,而且,是一輩子。即使,是津津的母親,在臨走之前,沒有將津津托付給他,他也願意,用自己這一生,來照顧津津。所以,他不希望,津津有什麼,覺得自己是在拖累他,給他負擔的觀念。

 

丞宇的一席話,讓津津的眼淚,又不禁的落下。她好感動,感動得,好慚愧。她一直都不知道,丞宇對她的愛,原來是那麼樣的深。也因為這樣,丞宇才會那麼緊張,不斷的責備她。其實,丞宇的指責,也不算是責備。丞宇只是,太緊張,太擔心了,所以語氣重了點而已。

 

津津意識到,每次自己在做蠢事的時候,都是一次又一次,見證丞宇愛她的證明。津津往前靠,給了丞宇一個擁抱。這是津津,目前能對丞宇表達的謝意。丞宇接受津津的擁抱,還將他們的擁抱,加了把勁,然後在津津的頭上,吻了一下。把心結打開以後,津津見丞宇能明白她,她才稍稍的放下心。

 

丞宇也因為,津津能了解他的苦衷,而覺得好欣慰。從津津的表情,看得出,她鬆了一口氣的樣子。不過,現在見津津鼻子和眼睛都好紅,丞宇又開始覺得心疼。另外,津津的眼睛還泛著淚。鼻子,也是濕答答的,好像重感冒樣子。也許,津津真的生病了。丞宇趕緊拿了紙巾,為津津把眼淚擦掉。

 

其實,當時的津津,真的出現了發燒的症狀。丞宇也好不到那裡,他頻頻的打噴嚏。不過,丞宇的人生,自從津津的出現以後,他的一切,都以津津為主。他不曉得,下午的時候,津津是淋了多久的雨。目前,真的要看看津津是否是生了病。他往津津的額頭,還有臉頰摸了下,津津還真的是在發燒。

 

雖然,津津的體溫不是很高,但是,為了以防萬一,丞宇還是拿了藥,給津津服下。本來,丞宇讓津津到臥室休息,津津卻表示,自己想在客廳坐一會兒。津津見丞宇,也好不到那裡去,她讓丞宇也吃藥,然後休息。丞宇表示,男生的抵抗力比較強,只是打幾個噴嚏而已,小問題,沒有必要吃藥。津津心想,丞宇應該了解自己的身體狀況,既然他覺得自己不需要吃藥,津津也不勉強。

 

 

津津不想打擾丞宇,她表示,自己想看看書。上一次,她在丞宇的家,看到一本不錯的書,她想在客廳看。所以,她讓丞宇去忙自己的事。丞宇見津津目前的狀況,已經穩定下來,便到自己的書房,給助理打電話,問他交代的事情,處理得如何。由於津津才服過藥,她書本看一看,便出現昏眩的感覺。結果,她不知不覺的,便靠在沙發上,睡著了。

 

丞宇從書房出來,打算問津津,晚上是要到外頭用餐,還是在家裡吃。怎麼知道,見津津手握著書本,人卻睡著了,樣子十分可愛。丞宇放輕步伐,走到津津的面前,把她握在手上的書本拿開,放到茶几上。就在,丞宇要抱津津回臥室休息的時候,津津微微的睜開眼睛,和丞宇有了一個近距離的眼神交流。但是,卻因為津津藥效發作的緣故,她沒有和丞宇發生美麗的邂逅。

 

津津不想獨自留在臥室,在朦朧之中,她告訴丞宇,自己想留在客廳,讓她在沙發上躺一陣子就好。津津把話說完,好像很累的樣子,立刻的閉上眼睛,繼續沉浸在睡夢中。丞宇認識的傻大姐,又回來了。見到這樣的津津,讓他不禁的笑了一下。丞宇心想,津津應該是在很艱辛的情況下,才睜開眼睛,讓丞宇別抱她回臥室去。

 

每次見到津津有異想不到的舉動,就令丞宇覺得她好可愛。津津總是令丞宇,一次又一次的,見證他對津津的愛。雖然在客廳的沙發上躺著,不比臥室的床舒服。但是,丞宇接受津津的要求,沒有把她抱進臥室,而是讓她,舒舒服服的躺在沙發上小睡一陣子。丞宇讓津津躺下以後,便回到自己的臥室,拿了一件被單到客廳,為津津給蓋上。

 

看著津津沉睡的模樣,真的可愛極了。看來,今天晚上,他們的晚餐,得在家裡解決。在準備晚餐前,丞宇往津津的額頭上,嘴唇上吻了一下。然後才不捨的,到廚房準備他們的晚餐去。兩個人的晚餐,可以很簡單。丞宇並沒有因為津津沒有味覺,而隨便的做兩道小菜。他還知道,因為津津沒有味覺,不能分辨食物的美味,而吃得很隨便,導致,津津常不能吸收營養。所以,既然是自己下廚,就得煮有營養的食物。

 

 

丞宇趁津津休息的時候,在廚房切切洗洗的,沒有一會兒,幾道小菜就做好了。丞宇在廚房忙碌的時候,津津隱隱約約的,聽到由廚房傳來的聲音。只是,當時的她,在藥效的壓制底下,睜不開眼睛。她知道丞宇為她而忙,本來還打算,讓丞宇別煮,他們到外頭隨便用餐就好。可是,她的眼睛就是怎麼樣,也打不開。連想提起手,也沒有辦法。

 

丞宇把飯做好以後,便拿著文件,到津津的身邊。他有很多文件需要看,所以,即使有一點點空檔,他也不放過。他坐在地板上,靠著沙發,背對著津津,翻閱他手上的文件。那個時候,外頭的天空,已經漸漸昏暗,也過了晚餐的時間。由於,丞宇想等津津一起用餐,因此,他是挨著餓看著手上的文件。

 

還好,津津也沒有睡很遲。她睡醒的時候,依然覺得很疲倦。見到丞宇就在自己眼前,她覺得自己好幸福。見到丞宇,又要照顧她,又要忙工作,津津也很心疼。津津看著丞宇的背影一陣子,然後發現,外頭的天空,都已經暗了,時間應該不早了。津津往牆壁上的鐘望去,原來,已經很夜了。他們的晚餐,再不吃,就變宵夜了。

 

津津移了移身體,打算起來,可是,她的身體,沒有什麼力氣。在津津移動身體的時候,驚動了丞宇,丞宇馬上往後看。見津津睡醒了,丞宇第一時間,先是關心她的病情。丞宇帶著微笑,用他溫柔的口吻問津津,現在的狀況,是否有好轉。津津先是露出招牌的傻笑,然後回應丞宇,自己的狀況很好。不過,也許是過了晚餐的時間,她有些餓,沒有力氣。

 

丞宇聽津津這些一說,馬上站起來,然後將津津抱起,走到餐桌前,讓津津坐好。丞宇的舉動,讓津津嚇了一跳。和丞宇有同樣的想法,在津津的心目中,丞宇也經常,做了一些令她意想不到的事。時間真的不早了,丞宇沒有讓津津多話,要她趕緊把晚餐吃下。兩個人都太餓,所以都沒有交談,愉快的,帶著微笑吃晚餐。

 

 

晚餐後,丞宇不讓津津碰碗碟,他讓津津到沙發上休息。津津見自己,沒有什麽可做的,便到丞宇頂樓的小花園。沒多久,丞宇把碗碟洗好以後,便拿了剛才披在津津身上的被單到頂樓去。今天晚上的氣候,很冷,有微微涼風,一陣一陣的吹過,還帶著寒意。丞宇知道,津津喜歡他家頂樓的環境,但是,他擔心今天的天氣,會加重津津的病情。所以,他才拿了被單,讓津津披上。

 

本來,丞宇的意思,是打算讓津津待一會兒,就回房休息。她的臉頰,還有一雙手,被風吹得冷冰冰的。但是,今天晚上的夜空,可以看到很亮的星星,特別漂亮。津津表示,自己想待在頂樓多一陣子。丞宇擔心她累著,又擔心她會著涼,便讓她坐下。坐在那個,津津好喜歡的小花園,裡頭的椅子上。兩個人,裹著那條大被單,就這樣倚偎在一起。

 

津津靠在丞宇的胸膛,望著天空,對丞宇說:‘都聽人家說,去世的人,會化作天空上其中一顆星星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’

 

丞宇抱著津津,在她的耳邊輕輕的說:‘嗯,我以前也聽說過。想念母親吧?不過,不管伯母,會不會變成天上的星星,我相信,伯母都會一直在妳的身邊,守護著妳。’

 

 

津津點點頭,表示認同。這個晚上,他們彼此沒有太多的對話。丞宇就只是抱著津津,坐在這安靜的夜晚。一直到,兩個人都累了,也就直接的,在小花園睡著。還好,丞宇將自己的小花園,營造成一個很舒適的環境,能讓他們兩個,很安逸的睡在那裡。也許,他們都太累了,他們都不覺得,自己就這樣睡在小花園,有什麼不妥,還一覺到天亮。

 

隔天一早,陽光露了臉,輕輕的照耀在他們身上,他們才醒過來。津津擔心丞宇的工作,她睜開眼睛的一剎那,就提醒丞宇,需要知道目前的時間,擔心他上班會遲到。丞宇慵懶的張開眼睛,又把眼睛給閉上,然後緊緊的抱著津津。他向津津表示,今天,他沒有想要上班的意思,他想在家裡休息一天。

 

可是,昨天津津才看到丞宇手上握著厚厚的文件。津津知道,丞宇還有很多工作,等著處理。津津不認為,丞宇真的想放自己的假,便讓丞宇上班去。她表示,昨天,他們不是就談好了,津津會好好的照顧自己,不再做傻事。她不希望耽誤丞宇的工作,否則,她會充滿不安。所以,她希望丞宇也尊重她,把工作擺在第一位。畢竟,飯碗比較重要。

 

被津津這麼一說,丞宇突然覺得,津津長大。津津會這麼想,丞宇感到很欣慰。他也必須有一些行動,來讓津津覺得,他對她有信心。最後,丞宇決定聽津津的話,去上班。本來,丞宇打算梳洗以後,便上班去的。但是,他才從小花園的椅子起來,便感到腰部有一些疼痛。丞宇臉上露出小小痛楚的表情,讓津津緊張了一下。

 

津津往丞宇靠,緊張的問丞宇,他的腰傷是不是又發作了。丞宇不敢隱瞞,他的腰,確實是有一些痛。但是,這痛卻沒有像上一次,那麼激烈。也許,是因為昨天晚上,他睡不好的緣故。津津就擔心,是不是自己,讓丞宇的腰傷又舊患復發了。津津的腦袋,馬上就出現,這幾天丞宇是否做了什麼,是會令他腰傷復發的事。

 

丞宇趕緊表示,自己的腰傷,本來就一段時間,會發作一次,跟津津沒有關係。他讓津津,不要把所有的問題,都往自己身上扛。不過,現在好像不是追究丞宇腰傷的原因。丞宇的痛,必須馬上處理。本來津津的意思,是打算送丞宇到醫院一趟。但是,丞宇表示,他的疼痛,還沒有那個,需要送院就醫的地步。讓他休息一下,就好了。

 

 

看來,丞宇今天是無法上班的了。津津將丞宇攙扶到他的臥室,讓他好好的躺下。津津讓丞宇躺下以後,便問丞宇,需要不是要止痛藥,還是止痛藥放在什麼地方,津津幫他去拿的。丞宇見津津如此緊張,他趕緊讓津津別慌。他表示,目前他只想休息。津津突然想到,之前丞宇受傷的時候,醫生教他如何按摩的事。她趕緊讓丞宇側過身體,然後幫丞宇按摩。

 

丞宇側過身體以後,津津馬上掀開他的衣服,開始為丞宇按摩。津津很小心,給丞宇的腰部進行按摩,他的力度和姿勢恰恰好,被津津按摩了一陣子,丞宇的腰痛,明顯減緩了許多。在津津為丞宇按摩的時候,丞宇的手機,便一直響個不停。津津擔心他有重要的電話,便把電話遞給他,然後自己又繼續為他按摩。

 

丞宇邊享受津津為他按摩,便接聽電話。助理表示,昨天子玲放下的合約,丞宇還沒有過目。決不決定要簽約,希望有個結果,得讓對方知道。丞宇告訴助理,自己今天不能上班,他讓助理把合約帶到他的家。當然,也順便帶點吃的過來。在食物方面,丞宇強調,要他預備兩人份,還要一些麵包。

 

助理當然知道,津津的母親去世的消息。聽到丞宇要他準備兩人份的餐點,他還以為,丞宇是為了陪剛剛失去母親的津津。助理和秘書跟在丞宇身邊多年,從來沒見過,丞宇會為了一個女生,付出這麼多。之前他和子玲戀愛的時候,都不曾見他如此付出。因為這個話題,讓助理和秘書,討論了一陣子。

 

丞宇要的餐點,還有文件,助理很快便送到。助理到丞宇家的時候,是津津給他開的門。他到屋子裡頭,才知道, 丞宇的腰傷又復發了。當時,丞宇還躺在臥室的床上。助理抵達的時候,津津先暫停為丞宇按摩,去開門。津津接過助理手上的餐點,然後告訴他,丞宇在臥室裡。津津把餐點整理好了以後,才捧到臥室去。

 

本來,丞宇打算坐上來,看看助理帶來的文件。但是,他的身體才輕輕移動,就覺得疼痛。津津剛從外頭,捧著他們的午餐進來,見到丞宇這個樣子,馬上緊張得,將手上的托盤推到丞宇助理的那裡,讓他好好的握著。津津讓丞宇好好的躺下,別動,趕緊繼續為丞宇疼痛的部分進行按摩。

 

津津見丞宇的腰很不舒服,便讓丞宇什麼都別做,等充分休息以後才工作。可是,丞宇就是有些急,他問助理是否看過合約內容。助理表示看過。丞宇讓助理給他解釋合約內容,助理趕緊把津津剛才推給他的托盤放到茶几上,然後翻開文件,一一向丞宇匯報。丞宇和助理大概討論了合約內容,覺得一切沒問題,才勉強的轉過身體,簽下合約。

 

 

待續......

 

麗麗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