津津到浴室拿了一條濕毛巾,輕輕的為丞宇擦臉,擦身體。津津將濕毛巾換洗了幾次,然後輕輕的為丞宇把身上的衣服脫去,又為丞宇把乾淨的衣服換上。丞宇見津津現在能回到狀況中,才鬆了一口氣。不過,見到津津又紅又腫的眼睛,丞宇好心疼。在津津為丞宇的上衣,扣上鈕扣的時候,丞宇輕輕的觸碰了津津臉上的眼袋。

 

丞宇深情款款的看著津津,然後對她說對不起。丞宇表示,車禍是意外,非他所願。但是,他向津津保證,以後不管他做什麼,一定會小心謹慎。即使,他不想到自己,也會先想到津津。不過,他要提出抗議。像今天津津這樣的表現,令丞宇好不捨,也感到不滿。丞宇能明白津津擔心他的心情,他也希望,津津能了解他的感受。

 

丞宇又說,見到津津難過,他的心,比起身上的傷,還痛。所以,丞宇希望,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,津津得先冷靜下來,才自行判斷,應不應該讓情緒失控。津津完全能理解丞宇的意思,她點點頭,然後繼續扣紐扣的動作。丞宇握著津津的手,從他胸前移到身後,在輕輕的將津津摟進懷裡。

 

丞宇的胸口還在隱隱作痛,所以,他只讓津津輕輕的靠在自己的胸膛。津津本來想用自己的擁抱,來關切丞宇的傷勢。怎麼知道,她才小小的用力,想抱緊丞宇,丞宇便小小的痛楚,喊了一下。這下,又讓津津緊張起來。她擔心自己會弄傷丞宇,趕緊遠離丞宇的身體。丞宇讓津津別太緊張,他只是有一點點痛而已。

 

為了讓丞宇休息,津津讓丞宇吃了藥以後,躺下好好的睡一覺。丞宇知道自己應該休息,所以他沒有和津津展開拉鋸戰,而是乖乖的躺下。不過,丞宇要津津坐在他身邊,交出一隻小手,給他握著。只要不要再令丞宇的傷害加劇,津津很願意,用任何丞宇覺得舒服的方式,來配合丞宇。

 

 

這個晚上,丞宇沒有起床吃晚餐。津津希望丞宇能得到充分的休息,所以沒有把他叫醒。而津津,擔心自己會弄疼丞宇的傷,也讓自己睡得遠遠的。不過,因為丞宇這次的車禍,確實讓津津的心靈受到了創傷。在凌晨時分,她做了噩夢,還被驚醒。在夢裡,她見到丞宇在車禍以後,全身血淋淋的樣子,把她嚇死了。

 

津津全身冒著汗,大喊了一聲,坐了起來。因為津津,驚動了丞宇,丞宇還以為,津津出了什麼狀況,他也嚇了一跳,跟著驚醒。由於丞宇的胸口還在痛,他在起來的時候,速度太快,胸口一陣刺痛。但是,為了關心津津,丞宇顧不了自己的疼痛。他起來以後,趕緊往津津靠近。

 

津津見到丞宇靠近,仿佛就好像看到了避風港,她也忘了丞宇的胸口還在疼痛,便一頭往丞宇的懷裡栽。津津緊緊的窩在丞宇的懷裡,不斷的哭泣,然後又表示,希望丞宇不要發生什麼不幸的事。丞宇抱著她,不停的安撫她的情緒。丞宇感覺到,津津全身顫抖,額頭濕噠噠的,流了不少汗水。

 

當時,津津只是一味的害怕,她完全不曉得當下的時間,也沒有想到受了傷的丞宇。在丞宇的安撫下,津津的情緒得到平復,可是,她離開不了丞宇,只能依偎在丞宇懷裡睡。而丞宇雖然感覺到疼痛,但是,眼前他顧不了那麼多。只要津津的情緒受到控制,他能忍受一切的痛,抱著津津睡。

 

結果,這個晚上,津津頻頻發噩夢。她在夢中驚醒了,哭了一陣子又睡,睡著了又被噩夢嚇醒。而丞宇,一個晚上,為了安撫津津,也不能睡好。隔天早上,他們都因為睡眠素質不佳,而早起。起來以後,他們的精神都很差,而且還不在狀況下。丞宇除了精神不佳,還全身酸痛。

 

 

津津睡醒以後,發生自己睡在丞宇的懷裡,她本來還想賴在丞宇身邊一陣子,昨天沒睡好,清晨的時候,她有夠睏的。但是,一個閃神,讓她想起,丞宇昨天還一直投訴自己胸口疼痛的事。她趕緊從丞宇的身上起來,由於津津一夜沒睡好,精神不佳,加上她的動作太大,因此突然出現暈眩的感覺。

 

津津這麼一昏,可是把丞宇嚇壞了。丞宇趕緊起身,挨著疼痛撲向津津,然後將她抱著。還好,津津只是昏眩一陣子,沒多久,她便恢復正常。丞宇再三確認,津津的精神狀況沒問題以後,才放下心來。丞宇知道,他和津津今天的狀況,都不能好好的照顧對方,他必須搬救兵。丞宇趁津津上洗手間的時候,給一鳴打了電話。

 

其實,在一鳴接到丞宇的電話之前,他也想打電話給丞宇,問問丞宇和津津需不需要幫助,還有目前他們的狀況。不過當時的時間還早,一鳴才還沒有行動。本來,他打算晚一點,才給丞宇打電話的,怎麼知道,丞宇先打來了。要知道,他們昨天一個受傷,一個泣不成聲,兩個加起來,都是傷殘人士,怎麼能讓一鳴和阿姨不擔心。

 

在這個時候,丞宇就不逞強了,他是非常需要一鳴的幫助。而且,丞宇也告訴一鳴,昨天一整夜,津津頻頻做噩夢的事。他倒是不擔心自己的傷勢,他反而擔心津津承受了太大的壓力,又在不懂得舒緩的情況下,讓自己喘不過氣。一鳴了解了他們的狀況以後,決定等一下就和母親一起到他們的家。沒多久,一鳴和阿姨便帶著早餐,出現在丞宇和津津的家。

 

丞宇的胸口還在痛,所以他依然躺在床上。前去開門的人,當然是津津了。當一鳴和阿姨見到津津和丞宇的時候,都覺得他們兩個,很不妥。他們除了精神欠佳以外,還簡直不在狀況中。為了不打擾他們,一鳴在他們家待了一陣子,能開解的話,他說了。開導了津津以後,又確認丞宇不需要去醫院,一鳴才離開。

 

 

一鳴讓母親留下來照顧丞宇和津津,在他們需要的時候,能隨時給予支援。阿姨讓丞宇和津津不需要理會她,他們儘管在臥室休息。午餐的時候,她會打點,做好飯以後,他們出來吃就好。由於丞宇還不能完全起床,津津只好把哥哥帶過來的早餐捧到臥室去,然後由津津餵他吃。

 

吃過早餐以後,一夜沒睡好的丞宇和津津,便在臥室休息。阿姨則在客廳為他們打掃房子,到了下午的時候,便把午餐給做好。說真的,今天還好有一鳴和阿姨的協助,否則津津會沒有能力照顧丞宇。她實在不在狀況中,昨天一個晚上,她徹夜難眠,又因為哭得很傷心,精神也很差。這樣的津津,不但照顧不了自己,更別說照顧丞宇。

 

津津也不逞強,是應該休息的時候,就應該休息。她讓自己,今天好好的放鬆心情。當務之急,就是休息去,趕緊讓自己恢復元氣,才會有力氣,在接下來的幾天,照顧丞宇和自己。阿姨見津津會這麼想,才放下心來。為了不打擾丞宇和津津休息,阿姨在客廳,打掃家務的時候,把聲音降到最低點。

 

經過一個上午的休息,丞宇和津津的精神好多了。在吃過阿姨準備的午餐以後,他們簡直就精力充沛。津津很擔心丞宇,尤其是丞宇一直申述,他胸口疼痛。津津問他需不需要到醫院,再做一次詳細的檢查,他卻覺得沒有這個必要。醫生說過,只要有充分休息的時間,疼痛就會慢慢減輕。

 

讓阿姨照顧了他們一天以後,津津見自己一切恢復正常,便讓阿姨隔天不需要往他們家裡跑。其實,一鳴的餐廳,可是很需要阿姨的幫忙。阿姨是餐廳的財政部長,她除了是餐廳的收銀員,餐廳所有的賬目,都在她管轄之內。津津想說,既然自己已經恢復正常,有能力照顧自己和丞宇,便讓阿姨回去哥哥的餐廳,幫哥哥的忙。

 

 

在經過一鳴評估以後,確認津津的精神狀況可以,他才放心讓津津獨自照顧丞宇。這個晚上,津津還是有噩夢連連。但是,她的噩夢沒有前一天的兇。她只是覺得有一些難過,然後從夢中驚醒。醒過來以後,又忘了丞宇胸口還在痛,便迷迷糊糊的睡到丞宇的懷裡。等到早上的時候,她才驚覺,自己又給丞宇的疼痛增加了負擔。

 

慶幸的是,雖然晚上睡眠品質不良,但是津津的精神,不像前一晚那麼差。睡醒以後,她還是能給自己和丞宇做了早餐。在吃早餐之前,她還攙扶丞宇到浴室,讓丞宇簡單的梳洗。問到丞宇胸口疼痛的部分,丞宇表示,基本上,只要不用力,疼痛的感覺是不會出現的。津津見丞宇正在康復中,才放心不少。

 

躺了兩天的丞宇,不想再躺。午餐以後,他和津津在沙發上坐著。坐沒多久,他便把津津的大腿,當做是他的枕頭,睡到津津的大腿上。丞宇把頭擱在津津的大腿以後,便握著津津的手,把手擺在他的懷裡,然後閉上眼睛休息。津津見丞宇現在的狀況不錯,她的心裡也覺得踏實多了。想到獲知丞宇受傷的那一刻,真的讓津津嚇壞了。

 

津津突然感觸好多,她緩緩的往丞宇靠近,然後輕輕的,在丞宇的嘴唇上,吻了一下。丞宇感覺到津津的親吻,但是他依然閉著眼睛。津津在親吻丞宇以後,便很感性的說,謝謝丞宇,謝謝他沒有令自己受到極大的傷害。津津真的是打從心裡,感謝丞宇還好好的在她的面前。津津的心意,丞宇有收到。

 

關於津津的親吻,令他露出滿意的笑容。但是,他嫌津津的親吻,太短暫了。收到津津的親吻,丞宇本來就很開心,可是他就是愛故弄玄機。丞宇依然閉起眼睛,他提起津津的手,往津津的手背親吻了一下,然後很冷漠的告訴津津,他對津津的親吻,很有意見。津津不明白丞宇的意思,她不曉得丞宇為什麼對她的親吻有意見。

 

津津的腦袋,都還在懸空,思索著丞宇話中的含意,丞宇則在這個時候,開了口。他表示,每次他在親吻津津的時候,都是長長久久的。怎麼,津津親吻他的時間,就這麼短。原來,丞宇只是想索取更長時間的親吻。這對津津來說,不難。津津配合丞宇的要求,她再次低下頭,往丞宇的嘴唇上親吻。這一次,她停留在丞宇的嘴唇上,很久,很久。

 

 

接下來的幾天,津津都在家裡,把丞宇照顧得好好的。就像丞宇每次說的那樣,受傷對他來說,也算是好事一樁。因為,每次丞宇受傷的時候,都能將津津留在他身邊。雖然丞宇受了傷,不能和津津風花雪月,但是,能兩個人在一起,朝夕相對,也很幸福。丞宇大部分時間,都躺著,無聊的時候,不是和津津聊天,就是看書。

 

這天,丞宇在床上看書。他看著、看著,看累了,便把書本蓋在自己的臉上,睡著了。津津在客廳忙,忙完以後回到臥室,見到書本蓋在丞宇臉上,他又睡著了,便把蓋在他臉上的書本拿開。津津把書本拿開以後,她看了看丞宇額頭上,還貼著紗布的傷口,她就覺得好心疼。

 

津津先是輕輕的摸了摸丞宇額頭上的傷口,在緩緩的往丞宇靠近,在丞宇的嘴唇上,親吻了一下。不曉得這是不是丞宇之前說的,兩個人接觸多了,便有想和對方親熱的衝動。就在津津要離開丞宇嘴唇的時候,丞宇握著津津的手,不讓津津的親吻,遠離他的嘴唇。關於親吻丞宇,津津絕對不會吝嗇。

 

偶爾,也應該津津主動,尤其是在這個,丞宇受了傷的時候。丞宇閉上眼睛,享受著和津津接吻的時刻。每次在和津津親熱的時候,他總是抵擋不了津津嫵媚。他本來打算抱著津津,將津津壓倒在床上,和她對調位置,來升級和她的關係。怎麼知道,丞宇才用力,胸口便開始疼痛。

 

丞宇和津津已經好一陣子,沒有上演激情了。他們的感情本來就很好,即使是天天有激情上演,也不出奇。不過,前一陣子津津為了跟一鳴學習,冷落了丞宇,減少了激情的次數。原以為,丞宇休息了這麼多天,身體康復了不少,能升級兩個人的關係。怎麼知道,丞宇的胸口還在痛。津津見丞宇如此疼痛,不勉強。

 

 

經過這次事件以後,津津意識到,沒有人能預測到意外什麼時候會來臨。而且,意外隨時隨地會發生,很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,也可能發生在至親的人身上。之前,她為了學習廚藝,都沒有把自己的時間撥出來陪丞宇。現在,津津真的意識到,身邊的人對她很重要。接下來,她應該好好的把握時間,珍惜身邊的人。

 

津津就一直擔心丞宇的傷勢,還好,又過了幾天,丞宇胸口的疼痛,已經好轉。不過,當他傷勢好轉以後,便忙著投入工作。雖然他還沒開始到餐館上班,但是,他卻老是窩在書房看文件。這回,丞宇的行為,可是引發了津津的不滿,輪到津津覺得有被丞宇冷落的味道。算一算,他們已經快一個月,沒有肌膚的接觸了。

 

津津也希望丞宇有細心呵護她的時候,可是,丞宇都好像忘了,有她的存在。其實,丞宇也不是故意不碰觸津津。當他痊愈的時候,他只想著先把公司的事情處理好,他只是一時太投入,才讓自己失了焦點。這天晚上,津津故意穿了一件,比較清涼,比較性感的睡衣,到丞宇的書房,送養生茶去。

 

當時,丞宇完全沒有察覺,津津穿著這麼清涼。他只見到津津的手,將杯子放到他桌面的那個畫面,他一眼都沒有往津津瞧。津津放下杯子以後,見丞宇沒有發現她,她一臉懊惱的望著丞宇。可是,丞宇依然沒有留意到津津。津津想說,既然丞宇這麼忙,她就不打擾丞宇了。不過,在津津準備離開書房的時候,她小小聲唸了幾句。這個聲量,并不大。

 

津津小小埋怨的說:‘說什麼和我在一起,會有想親熱的舉動,根本就是騙人。’

 

‘說什麼?’丞宇隱隱約約的聽到津津在說話,可是他還是低下頭看手上的文件。

 

津津賭氣的說:‘沒有啦!我要去睡覺了!’

 

 

津津很少用這樣的語氣和丞宇說話,聽到津津有怨言,丞宇當然要回應一下。丞宇本來想說,抬起頭,望著津津,問她是怎麼了。怎麼知道,丞宇這一抬頭,便見到津津穿著性感,若隱若現的背影。津津的舉動,還真的讓丞宇嚇了一跳。丞宇這才察覺,他和津津好像很長一段日子,都沒有履行夫妻應該做的事了。津津的心思,丞宇怎麼可能拒絕。何況,讓很少主動的津津主動,這可是少之又少的事。

 

丞宇趕緊從他的座位起來,攔腰將津津抱著。突然被丞宇抱著,津津感到很意外,但是她也覺得很慶幸,丞宇終於明白她的心意了。被丞宇這樣抱著,津津沾沾自喜的,她沒有給丞宇任何回應,只是讓丞宇抱著。丞宇把津津抱得緊緊的,然後將頭擱在津津的肩膀上。他詭異的在津津的耳邊說,他已經很久沒有服侍津津了,今晚他會好好的服務津津。

 

雖然他們已經結婚一段日子了,但是,偶爾在丞宇靠近津津,又或者送上甜言蜜語的時候,津津還是會覺得害羞。津津都還來不及,由害羞中抽身,丞宇便直接將津津抱起。在還沒有踏出書房之前,津津擔心丞宇車禍的傷勢還沒完全康復,又再次弄傷,她趕緊讓丞宇將她放下。可是,丞宇卻表示他可以。

 

就這樣,津津被丞宇抱到臥室去。丞宇將津津抱上床以後,便撲到津津的身上。他輕輕的摸了摸津津的頭髮,然後告訴津津,自己忙著工作,都忽略了津津。津津了解丞宇的苦衷,她只是低下頭。當然,在這個時候,是丞宇展現他男性魅力的時候。丞宇使盡全力,把過去這些日子,對津津的冷落,盡情揮灑。

 

 

待續.........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麗麗ちゃん 的頭像
麗麗ちゃん

麗麗蔣的旅日遊記

麗麗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