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長輩們下的指令,丞宇和津津都覺得怪怪的。丞宇和津津,恨不得二十四小時,和自己的一對寶貝孩子黏在一起。除了要津津和丞宇分房睡,連孩子也得和津津分開睡。後來經阿姨解釋,津津才了解,由於丞宇白天還要上班,他需要充分的睡眠,擔心寶寶夜間會吵鬧,令丞宇不能睡好,才不讓寶寶晚上和他們一起睡。

 

另外,津津是新手媽媽,一下子讓她照顧兩個小寶寶,擔心她應付不來。而且,長輩們都希望津津能在坐月子的時候,能得到足夠的休息。為了不讓她操勞過度,才不讓津津在坐月子期間照顧寶寶。明白了長輩的用心以後,丞宇和津津才讓阿姨和一位奶奶精心挑選的傭人,在夜間照顧兩個孩子。

 

一開始,津津還不敢逆大家的意,乖乖配合。除了和丞宇分房睡,其他的,她都還算順從。可是,過了一個星期以後,她就受不了了。要津津不洗澡,真的不行。最後,阿姨只讓她讓一天洗一次澡。而且得快速的,用很熱的水洗。還必須趁大人不在的時候,偷偷的洗。不過,阿姨不讓她洗頭。

 

陪孩子玩耍的時候,也是趁著大家回去以後。其實,津津的身體就康復得很快。坐月子需要遵守一些禁忌,是必要的,但是她卻認為不需要太嚴厲。像不能陪孩子玩太長時間,甚至有的時候不能和孩子玩,還有什麼坐月子,不能一直拿很重的東西,說寶寶有一定的重量,一直抱著寶寶,就如同拿著重物一樣。這些禁忌,對津津來說,很奇怪。

 

還好,留在他們家的,只有阿姨一個。否則,什麼都不能做的津津,真的好痛苦。阿姨總是讓津津在大人回去的時候,小小的放肆一下。當然,讓津津小小的放肆,可是在阿姨的監督下進行。會危害津津健康的,阿姨一律不肯讓津津做。要知道,她現在可不是津津的阿姨,而是津津母親,任何會危害女兒的事,她又怎麼會讓女兒做。

 

 

捱了二十幾天,老人家下令的禁忌,終於得到解禁。津津將近一個月沒有洗頭了。雖然,她聞不到自己頭髮的氣味,不曉得這頭髮發出來的味道,是否令身邊的人難受。但是,這段沒有洗頭的日子,令她好難受,而且覺得渾身不自在。本來,阿姨就讓津津早上起床以後,趁著奶奶和丞宇的父母還沒抵達之前,先去洗澡,順便也把頭洗一洗。

 

怎麼知道,由於奶奶僱用的傭人,家裡有事,得回去半天。津津當天早上,又睡晚了。阿姨一個早上,為了照顧兩個小孩,有些忙不過來,身為孩子的母親,當然得幫忙。結果,拖拖拉拉的,讓津津忙到晚上,晚餐過後才有時間,把自己的頭洗一洗。丞宇知道,雖然所有的禁忌已經解封,但是,他還是想讓津津早點洗澡。等津津洗好了,他才洗。

 

津津感謝丞宇的體諒,為了讓工作累了一天的丞宇,也能趕緊洗澡休息,津津趕快到浴室,趕快洗澡。當津津洗好以後,卻不見丞宇到浴室去。他見津津坐在梳妝桌前吹乾頭髮,便跟在津津後頭,然後接過津津手上的吹風筒,為津津把頭髮給吹乾。津津見丞宇不去洗澡,而是站在她身後,為她把頭髮吹乾,便問丞宇,怎麼還不去洗澡。

 

丞宇表示,津津的禁令雖然已經解禁,但是還沒足一個月,這頭髮還是趕緊給吹乾,對津津的健康比較好。反正,他現在已經下班回到家了,不趕時間,只是洗個澡而已,可以等為津津吹乾頭髮以後才洗。其實,工作了一整天的丞宇,也很累。如果可以的話,津津好想讓他趕緊洗澡休息去。

 

不過,丞宇已經好久沒有像這樣,為津津吹乾頭髮了。算一算,自從津津懷孕以後,又遇到子玲令她受了傷,她和丞宇就就沒有像這樣親密過。這段日子,還真的不短。過幾天,兩個寶寶,就要讓津津自己照顧了。雖然有阿姨的協助,但是,多了兩個孩子需要照顧,肯定會影響丞宇和津津的私密生活。

 

津津見這段日子,丞宇白天要工作,下了班以後,又忙著照顧她,也辛苦了。為了慰勞辛苦養家的老公,津津決定今天晚上,用她肢體的語言,來回報丞宇。津津讓丞宇趕緊去洗澡,她的頭髮,快乾了,她能自行處理。本來,丞宇還想堅持為津津吹乾頭髮,但是津津比他更堅持。她堅持讓丞宇先去洗澡,別理她的頭髮。

 

 

津津邊說邊把丞宇推進浴室,見丞宇進去浴室以後,津津便到寶寶的房間。津津見兩個孩子睡著了,阿姨和傭人在休息,她才回到自己的臥室。津津回到臥室以後,先是將房門給鎖上,然後把臥室的燈光調暗。津津趁丞宇澡還沒洗好,趕緊換上一件性感的睡衣。還好,生產以後,津津并沒有變很胖。否則,她的性感睡衣,今天可是派不上用場了。

 

津津還特地的,噴上了丞宇送給她的香水。雖然,津津聞不到香水的味道,但是她深信,丞宇一定是喜歡這個味道,才送她這款味道的香水。她準備好了以後,便擺了一個性感的姿勢,躺在床上。當丞宇從浴室出來,見到臥室的燈光昏暗,他還以為,津津要休息了。他都沒有擦覺,津津很性感的躺在床上,還在梳妝桌面前走來走去。

 

津津等了一陣子,有些不耐煩了,便開了口,問丞宇在她前面晃來晃去,是打算怎樣。丞宇一個回頭,才隱隱約約的,見津津穿著一身性感的睡衣,躺在床上。見到津津如此性感,當然激發了丞宇想佔有津津的慾望。但是重點是,丞宇不曉得,津津這個時候,是否能和他發生親密的關係。他不曉得,女人生產以後,需要修養多長時間,才能和另一半,有親密的接觸。

 

這個方面,畢竟丞宇沒有經驗,所以,即使他見到津津一身嫵媚,也只是心動,而不敢行動。讓他見到津津如此性感,又不能對津津做什麼,他的內心可是充滿著掙扎。津津見丞宇木訥的站著,呆呆的看著她,簡直讓她氣炸了。津津由床上起來,走到丞宇的面前,把雙手擱到丞宇的脖子上,然後問丞宇,是在想什麼。

 

當時,丞宇的心,就像熱鍋上的螞蟻,又像迷途的小鹿。他想說,他當然想第一時間,把津津押到床上去,然後將過去幾個月,沒有辦法佔有津津的慾望,一次性徹徹底底,乾乾淨淨的給算清楚。但是,他就是不曉得,這個時間點,到底行不行。津津這麼嫵媚的在他前面,又這麼靠近他,他真的快受不了,就快要發瘋。可是,他就是怕傷害津津。

 

 

津津見丞宇遲遲沒有行動,便靠近丞宇的耳朵,帶著挑釁的語氣問丞宇,在等什麼。這下,丞宇才明白了津津的意思。但是,在行動之前,他還是向津津再一次確認。他問津津,他真的可以向津津發動激情的攻勢。津津很肯定的告訴他,他可以。聽到津津的回答以後,丞宇迫不及待的,往津津嘴唇上親吻。

 

在還沒將津津抱上床以前,丞宇讓自己先在津津身上搜刮一遍。兩個人很激動的,為對方脫去身上的衣服,然後才將彼此的激情升級到床上去。其實,這份渴望,不單單只是丞宇需要。津津也很期待,也很渴望和丞宇的互動,是掏心掏肺的來。本來,丞宇還想採取溫柔的攻勢。但是,他們實在太長一段日子,沒有履行夫妻之間的關係了。讓丞宇從一開始的溫柔,升級到上演狂野的橋段。

 

兩個人一時互相拉扯,一時翻雲覆雨,纏綿了好一陣子,才開始進入主題。也許,他們真的是太久沒有肢體語言了,進入正題以後,他們可是變換了好幾個姿勢,又花了很長的時間,才結束這場激戰。整個過程雖然經歷了很長的時間,但是在過程中,卻是讓他們如此的暢快。

 

津津累得躺在丞宇懷抱,在累得同時,卻又有種難以形容的愉快。也許,津津真的和丞宇太久沒有肌膚的接觸,讓她現在仿佛,回到初戀的時候,有初戀的感覺。丞宇也一樣。他還以為,自己很快便洩氣,沒有想到,和津津進入正題以後,他還能維持這麼長的時間。他抱著津津,把臉貼到津津的臉頰上。兩個人這樣互相的依偎著,維續著彼此的感情。

 

丞宇在津津的耳邊,很溫暖的對津津說,謝謝津津當初堅持對他的感情,一直抓著他的手不放。而且,他還感謝津津,為他生下一對可愛的孩子,真的辛苦她了。對津津而言,丞宇的體貼,是津津為這個家,甘心付出的動力。聽到丞宇對自己的讚賞,津津覺得,再辛苦,也值得。

 

回想起當初,他們兩個,來自不同家庭背景、不同學歷、不同性格,突然碰在一起。還有一開始的爆炸性場面,到後來情投意合,到現在完美得的結局。津津也從女人升格成為人妻,丞宇從男人到人夫,這整個過程,真的來得不易。以其說,是津津的堅持,不如說,一開始丞宇就沒有想過要放棄,才讓他們走到今天。

 

對津津而言,她更感激丞宇。當初,津津還以為,自己沒有味覺的缺陷,會令她一輩子,都沒有可能品嘗到愛情的滋味。本來,她還以為自己會孤獨一身,卻沒有想到,丞宇完全不介意她的缺陷,而且堅持對她不離不棄。若不是丞宇的堅持,津津早就放棄這段感情了。所以,津津才認為,她更應該感激丞宇。

 

津津想用實際的行動,來回饋丞宇對她的愛,她略略的轉過頭,輕輕的在丞宇的嘴唇上親了一下。丞宇怎麼捨得,太快結束和津津的親吻,他緊緊的抱著津津,很用力的回應津津的親吻。丞宇甚至,反客為主,把主導權從津津的手中奪過來。津津完全抵擋不了丞宇的熱情,趕緊融入丞宇的懷抱,和他掀起另一波激情。

 

 

在一對孩子滿月的時候,奶奶為他們準備了一個盛大的慶祝會。當然,這不是丞宇和津津的意願,他們本來就不想鋪張。何況,人太多,太吵雜對年幼的孩子無意。不過,奶奶就是想在親友面前炫耀她有一對曾孫子,大家還真的拿她沒有辦法。慶祝會,一開始便由奶奶一手策劃,讓其他人想插手干預,都沒辦法。

 

不過,丞宇和津津能體諒奶奶目前的喜悅。既然她這麼高興,大家便讓她看著辦。丞宇和津津可是在寶寶出生以前,就做了很多功課。什麼樣的環境適合寶寶,他們還懂得拿捏。其實,剛出世不久的嬰兒,根本就不應該到人多的地方。何況,這一次的慶祝會,奶奶邀請了這麼多嘉賓,可以想象到現場的人潮。

 

若大家掙著想抱兩個孩子,他們也擔心孩子會感染細菌。又或者,不曉得孩子被那個抱,被抱到那裡的。另外,在慶祝會上,應該少不了照相。小嬰兒的視力發展本來就還沒完全,攝影器材的閃光燈,肯定會對他們的視力造成影響,令津津好擔心。她可是幾經辛苦,又差點失去孩子,加上產前憂鬱症,才把孩子生下,怎麼能不考慮到,孩子可能會受到的影響。

 

津津也是攝影師,在寶寶出生以後,她也為寶寶拍攝了不少作品。她在進行拍攝的時候,可是完全沒有使用閃光燈,而且小心翼翼的。慶祝會上,要限制來賓的一舉一動,恐怕不容易。萬一得罪了什麼人,會令奶奶難看,可是丞宇和津津,又不想委屈自己,讓寶寶受到傷害。

 

加上,小嬰兒本來就需要很長得休息時間。慶祝會上,根本就不符合小嬰兒休息的環境。種種的顧慮,令丞宇和津津,越想越擔心。可是,一切的安排已經就緒,令他們只是默默接受。丞宇和津津都了解,到時候的場面,會很難控制。所以在慶祝會前,他們便和阿姨,還有一鳴開始佈局。

 

當天,他們嚴禁所有的攝影器材,一律不許採用閃光燈。他們做了很多看板,標示會場所有的攝影器材不能使用閃光燈。而且,他們將這些看板,放置在會場的出入口處和各個角落。另外,兩個孩子,盡量不落入奶奶和嘉賓的手上。兩個孩子,分別由他們四個人輪流抱著。即使孩子落入別人的手中,也不能讓別人抱超過五分鐘。五分鐘以後,一定得找藉口,把孩子抱回來。

 

這麼做的目的,一來是為了保護孩子,二來是當發現有人要照相的時候,能及時擋下,或是迴避。先確認拍攝的器材是否有關閃光燈設備以後,才準拍攝。他們也盡量把孩子安排在休息室,較長的時間,讓孩子減少和外界接觸的機會。感覺上,他們好像過度保護兩個孩子。但是,他們都認為,孩子還小,過度的保護,是必要的。

 

 

到了慶祝會當天,還是出現了許多難以估計的狀況。最後,丞宇和津津決定,讓孩子待在休息室,減少孩子接觸人群的機會。還好,由於當天的客人很多,大家都忙著聊天,吃吃喝喝喝的,才忘了今天,是因為慶祝兩個孩子滿月才辦的宴會。而津津和阿姨,全程和孩子窩在休息室。丞宇和一鳴,則不時的為她們送餐點,又不時的留在休息室和她們閒聊。

 

最後,由於時間的關係,丞宇決定讓津津和孩子提前回家休息。反正,會場有奶奶和丞宇的父母在,有他們充著場面,就夠了。至於兩個孩子在不在,根本就已經不重要。就這樣,一個對丞宇和津津沒有意義的慶祝會,在主角缺席的情況下,繼續進行。還好奶奶和丞宇的父母,能體諒孩子們需要休息,讓他們提前離席。

 

由於,阿姨已經照顧了津津和兩個孩子一段的日子。在寶寶滿月以後,津津便讓阿姨暫時休息。對阿姨來說,照顧兩個寶寶雖然累,但是兩個寶寶可是她的孫子,她本著有孫萬事足的理念來照顧兩個寶寶,開心都來不及了,又怎麼會覺得累。本來,阿姨就不想放假,她擔心津津一個人,會忙不過來。

 

不過,津津很堅持讓阿姨放假去,好好的休息一段日子。照顧兩個孩子的問題,津津始終需要自己面對。阿姨放假的這段日子,就讓她好好的學習如何照顧兩個孩子。阿姨見津津很堅持,便決定放手讓津津去嘗試照顧兩個寶寶。阿姨強調,若津津真的忙不過來,一定要第一時間通知她回來。

 

 

一開始,津津還真的是有點手忙腳亂。從阿姨離開他們家那一個晚上,津津和丞宇就一夜沒有睡好。由於拿捏不到寶寶半夜起床吃奶的時間,津津和丞宇一個晚上,都睡睡醒醒的,他們擔心睡得太熟,聽不到寶寶哭的聲音。即使寶寶不哭不鬧,他們還是會隔一段時間起來看看寶寶。又或者是,寶寶有小小的觸動,便驚動他們起來看看。

 

所以整個晚上,他們不時的起來看寶寶有什麼動靜。結果弄得整個晚上,都沒有辦法睡好。隔天早上,丞宇根本沒有精神上班,津津更是沒有力氣為丞宇做早餐。這就是當初,津津在坐月子的時候,長輩們不讓寶寶和他們睡的原因。雖然,在照顧寶寶的時候,是充滿了許多樂趣。但是一下子照顧兩個孩子,他們不得不承認,這份差事,不簡單。

 

津津就擔心,再這樣下去,會影響到丞宇,讓他精神欠佳的上班去。由於不想中途放棄,津津沒有打算求助阿姨。她提出了一個方案。她想搬到嬰兒房和寶寶一起睡,這樣一來,丞宇就可以好好的睡,隔天也能有精神上班。當然,這方案馬上被丞宇駁回。他怎麼捨得,讓津津扛下照顧寶寶的責任。

 

津津生下兩個孩子,已經很不容易,她的付出可是功不可沒,丞宇怎麼能讓她把照顧孩子的責任扛下。雖然,丞宇白天需要在外頭打拼,晚上需要休息。但是,這照顧寶寶的責任,身為一家之主的他,怎麼能袖手旁觀。丞宇希望,也決定和津津共同承擔照顧孩子的責任。丞宇就不相信,他和津津兩個人,不能把孩子照顧好。

 

丞宇放了自己幾天的假,在家裡和津津學習如何照顧兩個孩子。經過幾天的摸索,丞宇和津津,終於漸漸上了手。這幾天,阿姨可是擔心得很,頻頻給津津打電話,問津津把孩子照顧得如何。聽到津津表示,她和丞宇還應付得來,阿姨這才放下心來。不過,如果可以的話,阿姨還是希望,能盡快回到津津的身邊,協助她照顧兩個孩子。

 

 

寶寶滿月不久,丞宇的父母便回了美國,奶奶也出國度假去。丞宇和津津的家,少了三位長輩進進出出的,突然變得好安靜。但是,這是件好事。丞宇和津津在照顧兩個孩子的過程,很多時候,真的是累到不行。有的時候累了,他們想躺在那裡,就躺那裡,是完全沒有形象可言的。要是讓長輩們在他們家進進出出,也許長輩們會不高興。

 

一個月過去,丞宇和津津在照顧兩個孩子方面,越來越得心應手。阿姨才回去一個月,便出了國一趟,又回國。她休息了幾天,便重新住到丞宇和津津的家。為了讓丞宇安心上班,津津知道自己需要阿姨的協助。才一個月沒有見到兩個寶寶,阿姨對寶寶的想念,可是深得很。而丞宇和津津,卻明顯消瘦了許多。看來,這些日子,真的苦了他們。

 

還好,一鳴在過去一個月,一直給他們送餐點,還拍了許多寶寶的照片傳給阿姨,讓阿姨一解相思之苦。而奶奶,旅行回國以後,便要求丞宇和津津,每個星期天必須帶著兩個孩子回她家聚餐。奶奶表示,即使不能每個星期天回她家,但是希望一個月至少有一、兩天,讓她看看曾孫子。奶奶的要求,丞宇和津津當然答應。

 

隨著兩個孩子慢慢的成長,津津就越來越擔心,自己沒有味覺的病,會遺傳給一雙孩子。津津更想知道,孩子到底有沒有味覺。本來,津津還想了一個很笨的方式,她打算用大蔥,來試探孩子有什麼反應。當然,最終津津因為不忍心孩子受苦,而沒有嘗試。一直到孩子周歲的時候,丞宇和津津,才安排了他們到醫院做檢查。值得高興的事,兩個孩子一切正常。

 

津津在得知孩子沒有味覺的問題以後,是高興得難以言喻。當然,得知這麼天大的好消息,丞宇也感到非常高興。津津在孩子成長的過程中,給孩子研發了許多營養均衡的料理,把兩個孩子養得白白胖胖的,可愛到不行。兩個孩子成長過程的照片,除了擺滿丞宇和津津的家,也擺滿奶奶和丞宇在美國的父母的家。

 

不久後,津津發現自己又懷了孕。這回,又雙胞胎,是兩個女寶寶。津津難以置信,自己又懷了雙胞胎。別人想要懷雙胞胎,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。而津津,是連續兩胎,都是雙胞胎。這下,他們家可是熱鬧得不得了。經歷兩次的生產,而且是雙胞胎,丞宇再也不讓津津再生。不讓津津再生的原因是,丞宇覺得津津太辛苦了。另外,他也覺得,家庭成員已經足夠。

 

說真的,要同時照顧四個年齡相近的孩子,不是一件簡單的事。雖然,他們有能力聘請傭人協助照顧孩子。但是,凡事就喜歡親力親為的津津,怎麼會讓照顧孩子的事情,假手於人。為了分擔津津照顧孩子的負擔,也為了經歷陪孩子成長的過程,丞宇在工作上,做了小小的調動。

 

丞宇將自己的助理職位提升,升級到經理的位置,國外餐館的問題,多半讓助理處理。除非發生了重大的事故,非要丞宇處理不可,丞宇才會出國。當然,丞宇沒有因此,而忽略了經營餐館的責任。他只是把部份工作,分擔到其他職員身上,把多一些時間留給家人。丞宇很滿意自己在工作上,時間的調動。

 

津津也很滿意,見丞宇陪她和孩子的時間多了,她感覺很滿足。津津現在可是他們家的紅人,她給奶奶生了四個寶貝曾孫,奶奶可是對她疼愛有加。奶奶常在和名媛們聚餐的時候,開口閉口不是四個曾孫,就是津津。而且,奶奶還常給津津買很多名貴的首飾。她還為四個曾孫,個別準備了儲備金,作為他們長大以後的學習經費。

 

雖然,丞宇和津津的財富,還沒有到世界排名那個階段。但是,他們的財富,足以讓四個子女,在沒有經濟負擔的情況下,完全任何他們想要完全的課程。本來,丞宇和津津婉拒奶奶的好意。他們都認為,奶奶的錢,她應該留著自己用。可是,奶奶卻認為,她已經老了,等她百年歸老以後,她的財產,還是會留給丞宇和孩子們。所以先規劃,也不是什麼壞事。

 

只不過,搞得四個孩子小小年紀,身家就已經破百萬。丞宇和津津了解奶奶的用意,可是,在這個世界的其他角落,還有很多人,是沒有經濟能力完成自己的夢想,尤其是在醫療上。津津每三個月,還需要到醫院做一次體檢,這點,她很清楚。一般百姓,若像她這樣,需要做定期的檢查,在經濟上,肯定是一個負擔。津津和丞宇商量以後,決定成立一個兒童罕見疾病的慈善基金組織,幫助這些有需要的兒童。

 

說到做公益,身為丞宇和津津身邊的親友,當然一起響應這個這麼有意義的活動。其實,平時津津照顧四個孩子,已經忙得不可開交。她也不曉得,自己那裡來的勁兒,扛起了做公益這個任務。一開始,津津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。經過一段時間的摸索,也詢問過很多專業人士的意見,在他們的加入下,讓組織很快投入運作。

 

丞宇最大的滿足,就是見到津津能隨心所欲的過著她想過的生活。見津津在忙碌的日子,一點也不埋怨,而且還做得很開心,丞宇也很開心。就像當初津津學烹飪一樣,雖然學習的過程很艱辛,但是她享受當中的愉快一樣。只要津津能兼顧,看著她愉快的投入其中,就夠了。津津可是很感謝,感激丞宇全力支持她。

 

就這樣,津津一邊做公益,邊照顧四個孩子。丞宇工作雖然忙,但是他還是會撥出時間,和津津一起做公益。他們把四個孩子栽培得好棒,夫妻倆的感情,也很鞏固,而且不斷的為自己的目標努力。曾經一段不被看好的感情,在他們努力經營之下,一直到若干年的今天,終於修成正果,獲得大家的肯定。

 

 

******終******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麗麗ちゃん 的頭像
麗麗ちゃん

麗麗蔣的旅日遊記

麗麗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