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不容易,看到機上的乘客陸陸續續走出來。津津的情緒,也跟著開始複雜起來。雖然她見過丞宇父母的照片,可是,有些人和照片有差異。所以,津津不斷的猜測,那一個才是丞宇的父母。丞宇張望了一陣子,然後舉起手大力的揮動。津津隨著丞宇舉起手揮動的方向望去,見兩位中年的男女帶著笑容迎面走來。

 

若沒有估計錯誤,那就是丞宇的父母。丞宇的母親,樣子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還要年輕。由於,還有一段距離,津津不能確定,那是不是丞宇的父母。一直到,他們越走越近的時候,走到丞宇的面前,和丞宇擁抱,津津才確認了,他們是丞宇父母的身份。站在一旁的津津,明顯害羞,不敢正視他們。

 

丞宇說過,凡事有他,他很快的,便察覺津津充滿負擔的心。他趕緊為自己的父母介紹,自己未來的妻子。由於津津還是有些害羞,加上她本來就傻傻的,她之前還在猶豫,要怎麼稱呼丞宇的父母,可是卻在這個時候,一時還不能適應,便直接稱呼了丞宇的父母為伯父和伯母。

 

當時,在機場的人很多,又很吵,不容易反應津津對丞宇父母的稱呼。丞宇沒有想要在那裡糾正津津的意思,現在得先離開機場。由於,當時已經是晚餐的時間,丞宇安排了父母,到自家開的餐館享用晚餐,然後才回家休息。他們已經好多年沒回國了,丞宇也想讓他們品嚐一下餐館的佳餚。

 

到了停車場,丞宇表示,父母坐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,已經很累,所以安排他們坐在車後座。後座位子比較寬敞,可以讓父母坐得比較舒服。津津之前的顧慮,被丞宇這樣的安排,打消了。長途跋涉的旅程,加上時差的緣故,丞宇的父母胃口不是太好,也感覺很累。所以,他們在餐館沒有逗留太長的時間,晚餐過後,他們便回了家。丞宇和津津不想打擾他們,便讓他們回房好好的休息。

 

津津見時間還早,便告訴丞宇,自己今天想回家睡一晚。當然,在津津還沒有說明,為什麼自己想回家過一夜之前,丞宇便發出了抗議的聲音。津津要丞宇先冷靜的聽她解釋,她表示,丞宇的父母大老遠回來,應該有許想私下和丞宇說的話。所以,有津津在場,好像不是太方便。津津讓丞宇不要過度緊張,她只是回去睡一晚而已,又不是回去以後,就不回來。

 

丞宇聽津津這麼一說,反應更大,也很大聲的說:‘妳敢!’

 

 

見丞宇驚慌失措的樣子,津津覺得好好笑。她笑得按著肚子,蹲在地板上。笑過以後,她表示,她想回去,沒有其他的用意,要丞宇別胡思亂想。而且,她的態度超認真的,讓丞宇想不讓她回去,也不行的樣子。津津強調,她也一段日子沒有回家了,趁著今天回去的時候,順便整理一下家裡,看看有什麼需要帶過來的。

 

既然津津已經決定了,又那麼堅持,丞宇只好讓她回去。本來,她打算等丞宇的父母起床,和他們打聲招呼才回去。但是,丞宇表示,不曉得父母會睡到什麼時候才起來,所以,他讓津津別等,別太夜回去。在丞宇打算送津津回去的時候,津津婉拒了丞宇。津津覺得,丞宇不應該放著剛回國的父母不管。她自己有車子,可以自己開車回去。

 

在這件事情上,丞宇突然拿津津沒轍。平時只有一股傻勁的津津,在丞宇父母回國的這個時候,突然設想得這麼周全,還真的令丞宇有點不敢相信。見津津把昨天不愉快的事情給忘了,還能回到狀況中,丞宇感到很欣慰。他要津津回到家以後,第一時間打電話給他報平安。另外,丞宇要津津回到家以後,不許亂跑,只能待在家,不能外出。

 

津津見丞宇這麼長氣,怎麼敢不答應丞宇的請求。丞宇的要求,津津都答應了,之後她便開車回去。雖然津津把回家的理由說得頭頭是道,但是,丞宇還是充滿著不捨。他送津津到門前,叮囑津津剛才他交代的事項以後,才依依不捨的送津津離開。見丞宇這麼嬌氣的樣子,津津心裡忍不住想笑。

 

津津回到家以後,才踏進家門,便給丞宇打電話報平安。本來,津津只是打算交代自己已經平安返家,就把電話給掛了,然後開始整理自己的東西。怎麼知道,丞宇又一陣嘮叨。他讓津津睡前,記得把門窗鎖好,然後得檢查一遍,才準上床睡覺。津津頻頻的表示自己知道,當她想掛斷丞宇電話的時候,在電話另一端的丞宇,卻好像沒有收線的意思。

 

還好,在這個時候,丞宇的父母起來了,丞宇才被迫,得掛掉電話。津津放下電話以後,趕緊去處理自己的事。她好久沒有回家了,家裡的灰塵,厚厚的一層。津津不想浪費時間,她到廚房拿了濕布,便開始把家具給抹了一遍,接著開始清理地板,然後把自己臥室的床單和母親臥室的床單,給換一換。

 

 

而丞宇,放下電話以後,便和父母在客廳小聚。關於丞宇的感情世界,父母真的完全不了解。他們不知道,丞宇正在戀愛,所以覺得丞宇宣佈結婚,有點突然。丞宇的父母還以為,丞宇又闖了什麼禍,才這麼倉促的決定了結婚的日子。丞宇不希望父母誤會津津是一個隨便的女生,他當然要好好的向父母解釋一下。

 

除了讚美津津的好,丞宇也不忘,把自己和津津相愛的經歷,也陳述了一遍。關於津津沒有味覺的缺點,丞宇覺得不是什麼大問題。津津明白自己有這方面的缺陷,她一直很努力在嘗試,想讓自己的缺點轉化為優點。丞宇明白父母的擔憂,但是,從丞宇口中的津津,和子玲是兩個全然不同的女生。

 

丞宇的父母感覺到,丞宇這一次的戀愛,和以往很不一樣。他們深深地體會到,丞宇擺了很重的感情,在津津的身上。他對津津的疼愛,甚至比之前愛子玲,來得還要深,而且是好幾千倍。雖然,丞宇的父母今天第一次和津津見面,但是,丞宇對津津呵護,就比丞宇和子玲在一起的時候,明顯溫柔了許多。經丞宇描述,他的父母,對津津有了深一層的了解。

 

除了津津的為人和經歷,當然還有奶奶,出盡法寶想阻止他們結婚的事,丞宇也大概說了說。關於奶奶的為人,丞宇的父母又不是不了解。他們不想丞宇在結婚的時候,還需要承受奶奶給的負擔,所以他們讓丞宇別理,開開心心的辦他的婚事。奶奶不外乎,就是想抱曾孫,等丞宇和津津結婚以後,有了小孩,奶奶什麼氣,都會立馬煙消雲散。

 

由於,父母親在丞宇結婚的事情上,也幫不了什麼,應該說,婚禮可以辦的事,丞宇和津津都辦好了。父母想為丞宇的婚禮盡一份力,可是,丞宇和津津,又好像什麼都不缺。最後,丞宇的父母決定送他們蜜月旅遊的配套一份。丞宇和津津蜜月旅行的費用,全包在父母的身上。本來,丞宇一開始就婉拒,但是,他的父母很堅持,他只好收下。

 

另外,丞宇的母親,也買了一套首飾,打算送給津津。丞宇看過母親要送給津津的首飾,很大方,很得體,是屬於適合津津這一類型的女生。丞宇很感激父母,能接受津津,讓他在愛津津的時候,沒有後顧之憂。丞宇的父母,才沒有奶奶的專制,他們只希望自己的兒子幸福。

 

從丞宇的臉上流露的喜悅,丞宇的父母看得很清楚,他現在很幸福。自從丞宇接管了餐館的生意,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,展現過笑容。更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,讓他身邊的人,感受到他的幸福。見丞宇開心,他的父母也感到高興。說到母親想送給津津的首飾,丞宇表示,他希望能由母親,親自交給津津。

 

對於津津這個女生,丞宇的父母初次和她見面,相聚的時間很短,對她不是太了解。剛才吃飯的時候,丞宇要她稱呼自己的父母為爸、媽的時候,她明顯的害羞,還需丞宇給她解圍。她就是和子玲,是完全屬於兩個不同世界的人。雖然他們對津津了解得不多,但是,和津津在一起的時候,感覺蠻舒服的。

 

丞宇的父母很清楚,成為丞宇的另一半,不需要精明能幹。像子玲,就是太獨立,太自我,常常在一些事情的決定上,沒有經丞宇的允許,便擅做主張。丞宇的性格,比較大男人主義,也比較希望得到別人的尊敬。所以,像子玲性格這麼剛強的女生,相處久了,問題也漸漸的出現。

 

津津就完全不一樣,她是一個需要男人依靠,需要細心呵護的女生。看她像小鳥依人般,依偎在丞宇身邊,就能明白。津津在丞宇的身邊,讓丞宇完全能展示他的男子氣概。總而言之,陪著兒子長相廝守的,是兒子喜歡的對象而不是他們。所以,關於丞宇結婚的對象,他們也沒有什麼意見。再說,人是兒子自己挑的,他會為他選擇的對象負責。

 

 

丞宇和父母聊了幾個小時,一時之間,讓父母對津津有什麼評價,是不可能的事。最重要的,是父母沒有反對,也沒有對這門婚事有任何不滿的。這樣一來,丞宇就放心了。不過,即使父母反對,他還是會娶津津。但是,能得到父母的祝福,那是最好不過的事。丞宇很有信心,津津會成為一個稱職的妻子。

 

能得到父母的認可,丞宇實在太高興了。他好想和津津分享這份喜悅,可是津津卻不在他的身邊。由於丞宇的父母還因為時差的問題,需要休息。而丞宇,太想念津津了。結果,他偷偷的往津津家裡跑去。丞宇沒有告訴津津,他會到津津的家去。才沒見津津幾個小時而已,他心中對津津的思念,已經到了一個瘋狂的境界。

 

丞宇出門以後,便把車子直接開往津津的家。由於丞宇有津津家的鑰匙,他可以不需要通知津津,隨意的出入津津的家。當時,津津剛好把家裡該收拾的,都給收拾妥當。她把家裡打掃好了以後,便洗了澡,很舒服的躺在床上看書。丞宇抵達以後,便直奔房子裡頭。津津才隱約感覺到,有車子停在門外,她才走到客廳查探,丞宇人已經站在客廳。

 

由於今天說好了,讓丞宇留在家裡陪他的父母,津津倒沒有想到,留給丞宇和他父母私人空間,他沒好好的利用,反倒是往津津家裡跑,令津津有點納悶。正當津津在思索這個問題的時候,丞宇無預警的用他的雙手,緊握津津的臉頰,然後對她一陣激吻。津津還回不過神,不曉得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。

 

丞宇突然失控的激情,還真的令津津有些嚇壞了。可是,一時之間,津津又阻擋不了丞宇的熱親,津津只好順著丞宇的意,任他親吻。一直到,津津見丞宇對她的親吻,速度開始減緩的時候,津津才輕拍了丞宇的肩膀。丞宇還以為,津津出了什麼狀況,便停下來看著津津。津津問丞宇,是受了什麼刺激,才如此激動。

 

丞宇見津津并沒有重要的事情發問,立刻將津津扛起來,擱到他的肩膀上。津津整個人攔腰掛在丞宇的肩膀上,被丞宇抬到臥室裡。在她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時候,丞宇已經將她放到床上去,還撲向她。丞宇小心翼翼的,細心呵護著津津。他的親吻,是重重的落在津津的身上,令津津完全招架不住。

 

本來,津津想好好的問丞宇,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,還是受了什麼刺激,讓丞宇不留在家裡陪父母,反而往她家裡跑。可是,津津完全沒有機會問,丞宇的熱情,已經把她溶化,讓她和他糾纏在一起。這個時候,津津只好漸漸的配合丞宇,也忘了自己要向丞宇發問的問題。

 

 

在一場失控的激戰以後,丞宇竟然賴著不想離開。津津回自己家的用意,就是爲了讓丞宇有機會和父母有屬於他們的空間,他這樣不離開,和津津還住在他的家,有什麽分別。而且,萬一讓丞宇的父母,知道了丞宇往津津家裡跑,應該不太好。可是,他躺在床上,抱著津津,然後表示,自己不能離開津津,所以說什麽都不願意回去。

 

丞宇的父母難得回來一趟,還是因為他們的婚事。都即將是快結婚的人,連分開一、兩天,也忍受不了,好像太過份了。津津堅持要丞宇回家,丞宇則躺在床上,緊緊的將津津抱著,怎麼樣也不願意回去。後來,津津可是出盡了法寶,軟硬兼施。津津表示,丞宇若不回去,他的父母會覺得是津津的不是,會令津津在他父母面前為難。

 

津津真的不想讓丞宇的父母,感覺她在霸佔他們的孩子。所以,津津希望丞宇回去,這是津津小小的要求。丞宇聽了津津一堆長篇大論的道理,最終,考慮到津津的為難之處,才決定回去。當然,不捨得離開的丞宇,沒有馬上從床上爬起來,而是在床上對津津熱親擁抱,激情擁吻。本來每個晚上,都抱著津津入睡,現在要一次過討回來才願意離開。

 

津津見时候不早,丞宇又拖拖拉拉的,完全沒有想要回去的意思。津津故意做出一副生氣的樣子,要丞宇趕緊起床,馬上回去。津津表示,若丞宇再不回去,她就不嫁給丞宇。當然,丞宇知道這不是津津的真心話,她只是一時心急。為了不讓津津焦慮不安,丞宇馬上起床,然後到浴室梳洗。由於時間真的不早,丞宇沒有要津津起來,他讓津津繼續睡。

 

丞宇在津津的嘴唇上,輕輕的吻了一下,然後才依依不捨的離開。丞宇回到家的時候,已經深夜,他的父母在房間內休息。丞宇沒有打擾他們,他安靜的回到自己臥室,給津津打電話報平安。可是,這電話一打下去,不得了,他們就像有聊不完的話。雖然,他們只是在臥室內竊竊私語,但是,卻連在客房的父母,也曉得他們正在講電話。

 

 

男歡女愛這種事,丞宇的父母,看得很透。他們也曾經年輕。見兒子和未來兒媳婦感情那麼要好,也算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。父母沒有想要拆散他們的理由,所以一大清早,父母便讓丞宇,把津津叫回來。為了不打擾他們小倆口,丞宇的父母表示,他們會搬到旅店暫住。不過,父母的決定,很快的便被丞宇拒絕。

 

丞宇拒絕父母暫時搬到旅店住,并不是因為讓津津回來的緣故。津津回去自己的家暫住,主要是為了讓父母和丞宇能有私人的空間,而不是介意父母的存在。丞宇相信,津津絕對不會讚成,讓父母搬到旅店暫住。丞宇覺得,父母和他們住在一起,沒有什麼不妥,也不會造成任何麻煩。父母反而可以利用這幾天,和津津短短的相處,來了解津津。

 

既然,丞宇已經和父母溝通過,那麼,就應該讓津津放心回來。讓父母繼續和他們一起住,也是理所當然的。當然,兒子這麼說,身為父母的,也沒有反對的理由。決定一切以後,丞宇便打電話給津津,讓她回家來。丞宇就怕津津慢慢吞吞的,不給他回來。他讓津津要注意駕駛的安全,但是,卻不讓津津花太多時間,逗留在自己的家裡。

 

津津清楚,明白丞宇的意思,她不敢拖延時間,馬上把東西收拾一下,便出門去。其實,她也很想念丞宇,早上睡醒的時候,不見丞宇在她身邊,她就想念起丞宇來了。所以,她真的沒有浪費時間,沒有多久,她便出現在丞宇的家門前。丞宇老早就在家門外等候,一方面他是心急,想快點見到津津。一方面,是擔心津津有什麼需要幫忙提的。他隨時待命,準備為津津服務。

 

 

待續......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麗麗ちゃん 的頭像
麗麗ちゃん

麗麗蔣的旅日遊記

麗麗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