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津津難過,正在過濾自己思緒的時候,丞宇在餐館等津津出現。當時,都已經接近午餐時間了,卻不見津津出現在餐館。本來,丞宇打算給津津打電話。但是,他又擔心津津在開車,不方便接聽電話。又或許,津津事情還沒有談妥,才晚了過來什麼的。丞宇見,反正還有些時間,便等等看。

 

就在丞宇等津津出現的時候,奶奶給他打了電話。因為反對丞宇和津津結婚,奶奶出盡了法寶想要拆散他們。也自從奶奶爆出,津津沒有味覺的消息以後,引發了一連串的後續效應。奶奶以為爆出津津沒有味覺的消息以後,能擊退津津。可是她卻沒有想到,丞宇和津津會召開記者會,坦然面對津津的問題。

 

開記者會也就算了,他們既然在記者會上,大秀恩愛。報道出街以後,簡直就是讓奶奶氣到不行。而且,在記者會後,記者紛紛打電話給奶奶,問奶奶對於他們至死不渝的愛,有什麼看法。自從那件事情發生以後,奶奶的心裡,已經超不平衡。加上津津今天造訪,她心裡簡直就是從不平衡,變成憤怒。

 

沒有管道發洩的奶奶,只好打電話給丞宇,責問丞宇,今天津津到她家邀請她出席他們的婚禮,是不是想藉此機會,向她下馬威。奶奶在電話中,狠狠的將丞宇罵了一頓,還說什麽以後都不想見到津津。丞宇完全不曉得是發生什麽事,不知道津津奶奶家。昨天津津的要求,丞宇就明明拒絕了。

 

關於奶奶的怒罵,丞宇倒是沒有放在心上。目前,好像不是計較奶奶惡言相向的時候。他最擔心的,還是津津。不曉得奶奶在津津面前,又說了什麼羞辱她的話,令她難受了。現在,應該是關心津津狀況的時候,還有津津的去處。奶奶在電話中,把事情說得不清不楚的,讓丞宇好混淆。丞宇為了釐清事情的來龍去脈,只好給奶奶的管家打了通電話。

 

 

知道津津今天早上有到奶奶的家一趟,也知道,津津被奶奶羞辱了一番。丞宇是生氣,又著急。了解了整件事情的經過以後,丞宇便馬上給津津打電話。可是,丞宇連續給津津打了好幾通電話,電話接通了,津津卻沒有接聽。當時,津津在母親安息的墓園,她下車的時候,沒有把手機帶在身上。

 

要知道,丞宇對津津是多麼的緊張。見約定的時間到了,津津卻不出現,丞宇當然擔心。他打了好多通電話給津津,可是津津就是沒有接聽。丞宇以為,津津會到前東家一趟。所以,丞宇便打了電話過去。怎麼知道,津津的前同事表示,津津根本就沒有過去。依管家給丞宇的時間,津津應該早就離開奶奶的家,那麼她現在是去了那裡?

 

津津能去的地方很有限,丞宇想了想,不曉得她會不會到一鳴那裡。結果,他給一鳴打了電話,一鳴表示津津沒有過去,也沒有和他聯絡。當丞宇打電話給一鳴的時候,一鳴就感覺到丞宇的語氣,有些焦慮不安。關心妹妹的一鳴,當然會過問丞宇,津津是發生了什麽事情。最後,丞宇便告訴一鳴,事情的經過。

 

目前,找不到津津的丞宇,心急如焚。聽丞宇這麼一說,一鳴也擔心起妹妹來。他放下電話以後,馬上開車前往丞宇的餐館,與丞宇會合。丞宇想了好久,津津目前能去的地方。後來他想了一陣子,想起,津津不曉得會不會回了家。丞宇指的,是她之前和媽媽住的家。就在丞宇打算開車到津津家之前,一鳴剛好抵達。

 

當時,一鳴的母親也隨行。不過,一心想快點找到津津的丞宇,并沒有覺得阿姨隨行有什麼不妥。他們乘坐丞宇的車子,到津津的家一趟,可是卻在津津的家,找不到津津。其實,找不到津津,和聯絡不上津津的丞宇,當時幾乎要瘋了。他真的不知道,津津會不會去做什麼傻事。

 

丞宇明明就讓津津,不要到奶奶家,他真的不曉得,津津哪來的牛勁,偏要上門給奶奶羞辱不可。丞宇不自覺的,埋怨自己今早沒有堅持,讓津津和他一起出門。萬一,津津真的發生了什麼意外,他可是不會原諒自己。一鳴明白丞宇此時的心情,他也看得出,丞宇的情緒幾乎失控。但是,在這個時候,焦慮好像幫不上什麼,一鳴希望丞宇能保持冷靜。

 

丞宇表示,一鳴不了解津津。別以為津津是一個很精明的女生,她的精明能幹,只能發揮在工作上。事實上,津津就是一個抗壓性很低,不懂得處理情緒的女生。所以,現在發生了狀況,怎麼能讓丞宇不擔心。不過,這個時候,也不是爭執丞宇焦不焦慮的時候,趕緊找到津津才是上策。

 

 

當時,大家都在津津家裡的客廳。聯絡不上津津的丞宇,正在想,津津可以去的地方,但是他和一鳴沒有停止撥打電話給津津。一鳴的母親幫不上什麼忙,在這個時候,她對津津母女的好奇,還是有的。她仔細的打量了整棟房子,幻想津津母女住在這裡的情景。從津津的家看得出來,這是一間沒有男人住的房子。房子裡頭的擺設,墻上的照片,都只有她們母女兩。

 

不過,目前真的沒有太多時間,讓一鳴的母親,繼續去觀察津津的家。丞宇很快的,便想到,津津還有一個,可能去的地方。那就是她母親安息的墓園。她一定是跑去媽媽那裡,和媽媽訴說心事了。丞宇沒有考慮太多,馬上就讓大家上車,然後把車子開到安置伯母的墓園。就如丞宇預測的,他的車子才開進墓園的停車場,便見到津津的車子停在那。

 

雖然丞宇很擔心,有一些生氣,但是,見到津津車子的同時,他也鬆了一口氣。由於丞宇心急著想見到津津,他沒有等一鳴和他的母親,便直奔安置伯母的位置。丞宇遠遠的,便見到津津站在那裡,在津津還沒有回過神的當兒,丞宇走到津津面前,馬上將她緊緊的抱著。津津還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,也聯想不到,丞宇為什麼會出現,又這麼激動。

 

其實,在丞宇知道,津津去找過奶奶,又被奶奶羞辱的當兒,丞宇就已經心疼到不行。在丞宇找不到津津的時候,他更是心急如焚。在確認津津所在的位置以後,他的心才定下來。在見到津津的這一刻,丞宇怎麼能不激動。短短的一、兩個小時,丞宇好像歷經了他人生,最可怕的經歷。

 

一直到,丞宇問津津,怎麼沒有接聽他的電話,找不到津津,他心急死了。丞宇這麼一提,津津才摸了摸自己的口袋,然後表示,自己把手機落在車裡。津津一時還想不起,她和丞宇午餐的約會,反而問丞宇,怎麼會跑到這裡。丞宇小小的生氣,問津津怎麼跑到奶奶的家去,而且到了約定的時間,卻沒有出現。

 

 

經丞宇這麼一說,津津才察覺,時間已經不早。津津本來打算,讓自己的心情沉澱一下下就離開。沒有想到,這一下下,時間過得這麼快。津津才萌起一些思緒,丞宇便連環的發問,問津津為什麼到奶奶家?為什麼去奶奶家之前沒有和他商量?又為什麼突然失聯等等,一連串問題。

 

丞宇對津津緊張的程度,連跟在後面的一鳴和阿姨,都深深的感受到。他臉上的表情,顯露他擔心津津,情緒完全瓦解的狀態。津津臉上的兩行淚,都還沒有乾去,就被丞宇一連串的發問,讓她都不曉得,應該從那裡回答起。重點是,丞宇的出現,中斷了津津難過的思緒。她已經連接不上,之前發生的一切。

 

丞宇輕輕的,為津津擦拭臉頰上的眼淚。這時,津津才意識到,自己的臉頰上,還掛著兩行淚。不過,因為丞宇的出現,津津忘了哭泣。丞宇見時候不早,津津又不在狀況中,他不想在津津母親的面前,責備津津剛才荒唐的行為,便建議先離開。就在丞宇打算帶津津離開的時候,他轉過身,便見到一鳴和阿姨站在他和津津的面前。

 

丞宇這才想起,一鳴和阿姨是隨他過來的。沒有想到,阿姨和津津的母親,第一次見面,會是在這樣的場所。不過,因為津津突然失聯,在好不容易,才找到她的情況下,大家都只關心她,都沒有時間,去為一個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的人,計較什麼了。一鳴見到津津沒事,也放心不少。

 

剛才在尋找津津的路上,一鳴和阿姨,有在車上聽丞宇陳述事情的經過。雖然,丞宇沒有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說清楚,但是,事情發生的經過,大概是怎麼樣,大家都了解。阿姨見到津津現在可憐的樣子,加上津津的母親,自己先生外遇的對象,這個長眠的居所,令她感觸良多。

 

面對津津這麼一個,完全沒有殺傷力的女生,也許,真的要像一鳴說的那樣,不應該把所有的責任推到她身上,應該把不愉快的事情放下。不過,現在要阿姨表達她內心的意思,她一時也做不來。何況,現在津津好像狀況連連。一切,還是等津津和丞宇婚禮過後,才決定未來和津津的關係。

 

由於津津的車子需要開回去,丞宇讓一鳴開他的車子會餐館,他則開津津的車,和津津一起回餐館。這個下午,大家都還沒吃午餐。所以,丞宇讓一鳴和阿姨到餐館會合,先把他們的午餐解決。一路上,津津都沒有開口,丞宇也沒有繼續剛才的責備。不過,津津的思緒漸漸回來,重組了在奶奶家,事情發生的經過。

 

 

一直到回到餐館以後,丞宇便安排大家到廂房。其實,當時津津是覺得自己滿滿的委屈。但是為了不讓丞宇擔心,她一直把委屈悶在心裡。抵達丞宇的餐館以後,丞宇吩咐了廚房,給他們送上餐點,趁著餐點還沒有送上之前,丞宇忍不住小小的責備津津。他覺得,津津不應該不聽話,自行到奶奶家去,又突然失去聯繫。

 

津津終於忍不住,掉下眼淚。她哭泣,一方面是因為受了委屈,令她感到難過。另一方面,是因為她不懂得處理自己面對的問題,讓大家為她擔心了。津津低著頭,哽咽的向丞宇道歉。她表示,自己不應該擅自自作主張,不聽丞宇的話,而跑到奶奶的家去。讓丞宇和哥哥為她擔心,她知道錯了。

 

這個時候,津津確實是覺得她受盡了委屈。沒有父親,不是她的錯。母親提前離開,也不是她希望的。沒有味覺,是她天生就具備的。可是,她就是不曉得為什麼,這些不是她能掌控的事,奶奶非是要歸咎于她。本來,津津不打算哭訴自己的委屈,卻也一個不小心,隱藏不住自己複雜的情緒,把心裡的話給說了出來。

 

丞宇也並非想責怪津津,他就是心疼津津,不想她做了什麼傷害自己的事。結果,她還是做了。當然,見到津津傷心的樣子,丞宇也好難過。他緩緩的將津津摟進自己的懷裡,輕輕的摸著她的頭,讓她別再難過,別在犯同樣的錯誤。津津窩進丞宇懷裡的這一剎那,眼淚瞬間落下。她沒有嚎啕大哭,只是讓淚水不間斷的往下掉。

 

見妹妹在即將結婚的時候,如此的難過,一鳴也覺得好心疼。他讓妹妹別難過,對於不珍惜她的人,不需要介懷。別忘了,這個世界上,津津還有一個疼愛她的老公,和會保護她的哥哥。在一旁的阿姨,見到津津面對如此的對待,心裡也充滿著不捨,和許多的心酸。就如津津所說的,很多問題并不是她願意發生在她的身上。可是,卻發生了。

 

 

丞宇只讓津津難過一陣子,他見職員把菜端上來以後,便趕緊為津津擦拭淚水。現在不是難過的時候,他們的婚禮將近,應該是高高興興迎接這一天到來才是。而且,現在時候也不早了,大家應該把午餐給吃一吃。他們兩個,差點都忘了,在這廂房裡頭,還有一鳴和阿姨的存在。津津趕緊收拾心情,然後向大家道歉。

 

結束了一場不愉快的事件,丞宇讓大家趕快吃午餐。至於奶奶要不要出席他和津津的婚禮,丞宇讓津津別去想,也不要強求。津津點點頭,表示明白。午餐過後,丞宇想陪津津,所以,他提前下班。加上,丞宇的父母明天回國,他們還得回家準備。津津擔心客房收拾得不夠乾淨,需要再檢查一次。

 

一鳴能理會,在結婚前需要忙的事情很多。一鳴不敢耽誤他們的時間,還讓他們早點回去,把事情辦好以後,得抓緊時間好好的休息。在離開丞宇餐館之前,一鳴悄悄的告訴丞宇,關於他們結婚當天,挽著津津的手進婚禮會場的事,他的母親沒有表示反對。這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,丞宇得知以後,是開心到不行。

 

丞宇很感激一鳴幫了他一個大忙。怎麼說,津津也是一鳴的妹妹,他不覺得自己這樣的決定,有什麼了不起。不過,這個好消息丞宇沒有打算現在公佈。他要一鳴保守秘密,這是丞宇細心安排的驚喜,不到結婚那一天,都不能讓津津知道。丞宇這個請求,當然沒問題,一鳴完全能配合。

 

回到家以後,丞宇沒有再提發生在奶奶家的事情。大家都累了,不管是身體上的,還是心靈上的。尤其是津津,她的打擊最大。丞宇不想令她繼續難過,所以字字不提下午發生的事。他讓津津小小的忙碌一陣子,巡視客房的狀況,看看家庭有那個角落,是需要打掃的。之後,他們便窩在一起,一直到隔天。

 

 

隔天一早,丞宇和津津到超市,購買了一些日常用品,還有一些能料理的食材回家。雖然,距離他們結婚,只剩下三天。但是這三天,父母會住在他們的家,若他們不想外出用餐,簡單的在家裡料理也行。說到料理,津津是外行人,不過其他有的、沒的,她還能幫得上忙。

 

由於自己特殊的狀況,加上第一次見丞宇的父母,令津津是緊張得,她連續幾個晚上,都不能睡好。雖然,丞宇一再強調,自己的父母並非是不講理的人,讓津津放輕鬆。但是,津津心裡的壓力,就是重得讓她覺得自己不能負荷。丞宇知道津津緊張的情緒,為了紓解她的壓力,丞宇乘著到超市的時候,陪她逛了逛,輕鬆的享用了午餐。

 

下午,他們將買回來的東西拿回家擺放好以後,便到機場接丞宇的父母。到了機場以後,時間還早。由於津津真的太緊張了,她問丞宇,等一下見到丞宇的父母,她應該怎樣稱呼他們。接了丞宇的父母,回程的時候,她是應該讓兩位老人家坐在車後座,還是讓丞宇的父親坐在前座。

 

丞宇覺得津津緊張的樣子,十分搞笑。也因為津津這副可愛的模樣,讓丞宇笑開了懷。他讓津津別緊張,所有的事情,他等一下會安頓。至於他的父母,在這個,他們即將步入教堂的階段,當然是以父母相稱。丞宇見父母的班機已經抵達,便走到接機處等候。這個時候,丞宇的父母,應該在等行李出關。

 

前幾天,丞宇讓津津見過他父母的照片。不過,畢竟不是自己認識的人,所以津津一下子就忘記了,印象也不深。也因為這樣,讓津津在等候的時候,探頭探腦的,不能確定那一位乘客,才是丞宇的父母。其實,津津除了緊張以外,卻也期待見到丞宇父母的面。別忘了,她有一顆好奇的心,當然期待見到丞宇父母的面。

 

 

待續......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麗麗ちゃん 的頭像
麗麗ちゃん

麗麗蔣的旅日遊記

麗麗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