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下來的幾天,婚照的修圖工作,都是津津的前同事在處理。丞宇則讓津津,安排婚後蜜月旅行的地點。說真的,讓丞宇離開職場太長的日子,津津很不放心。但是,丞宇很堅持,放自己兩個星期的大假。他的助理,一再的保證,他和丞宇的秘書,會好好的管理餐廳的一切運作,讓他們放心蜜月去。

 

因為丞宇的堅持,加上丞宇助理的保證,津津只好扛下計劃蜜月旅行的任務。津津從來沒有去過歐洲,她常常聽朋友說,歐洲有很多浪漫的國家。所以,這一趟,她便安排了歐洲之旅。去什麼國家,丞宇沒有意見,他把所有的主導權,都交給了津津,讓津津全權負責。津津把事情辦好以後,便通知丞宇出國的日期。

 

距離丞宇和津津的婚禮,沒有剩下幾天。最近他們,有事沒事的,都往一鳴的餐廳跑。一鳴的餐廳,變成了一個集中營,他們聚會的地點。由於婚期將近,一鳴爲了可以參加妹妹的婚禮,他延遲了餐廳開幕的日期。也因為餐廳還沒有正式營業,沒有客人,不會被打擾,可以讓他們安心的討論婚禮需要留意的事項。

 

不管是婚禮的事宜,或是聚餐,只要他們三個人聚在一起,總是有聊不完的話題。也因此,讓一鳴的母親多了接觸津津的機會,和津津的關係有了小小的進步。以往,津津在和她打招呼的時候,她總是沒有反應。可是最近,在丞宇和津津向她打招呼的時候,她都會點點頭。很多時候,一鳴的母親會在他們聊天時,遞上飲料,或是點心什麽的。這看似一般的舉動,可是讓津津和丞宇,感觸良多。

 

津津的前同事,把婚照給修好以後,便拿到一鳴的餐廳,讓大家過目。今天,一鳴的餐廳,可是熱鬧到不行。一鳴一大早,便準備了幾道菜,讓大家在討論的時候,可以邊吃邊聊。津津本來就打算,太多的照片。結果,在不知不覺中,被攝影師捕抓了那麼多畫面。而且,他們的婚照,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,由浪漫,演變成趣味型路線。

 

 

許多照片呈現出來的效果,都是丞宇和津津在鬧彆扭的畫面,可愛到不行。丞宇完全不曉得,自己在責備津津的時候,是這麼樣的溫柔,一點也不像他。不過,見到他和津津婚照的時候,丞宇是充滿驚喜,而且很滿意。他從來沒有想過,婚照也可以這樣拍,真的好有趣。丞宇覺得自己的形象,突然變成這個樣子,也挺搞笑的。

 

當大家在討論,要把那一張照片放大的時候,大家都覺得好難做選擇。好像每一張照片,都有屬於它們背後的故事。看到照片,突然想起了拍攝當時的狀況,讓他們笑成一團,做不了選擇。之後,他們又繼續討論,婚禮當天的程序,還有需要注意的細節。談著、談著,津津才發現,原來還有這麼多事情需要處理。而且有些事情,不能事先準備,得在婚禮當天才能進行。

 

本來,津津的前同事只是充當攝影團隊。結果,這麼一聊,他們變成後援小組。什麽協調、招待、打雜的,他們都扛了下來。丞宇感謝津津的前同事,願意助他們一臂之力,丞宇表示,他一定會準備大大的紅包,來答謝大家。當然,沒有人貪圖丞宇的紅包,大家一心只想協助他們完成婚禮。

 

一鳴的母親,在大家看婚照的時候,悄悄的送上飲料,然後她也拿起了照片看了看。當時,一鳴、丞宇和津津,都覺得一鳴母親的舉動,令他們感到很意外。由於津津的前同事,不知道一鳴和他母親,跟津津的關係。所以,他們當然沒有刻意的去留意一鳴母親的舉動。不過,倒是津津,老是覺得有些壓力。

 

一鳴的母親一直不表態,可是,她卻常無預警的接近幾個年輕人,確實是給了他們不少負擔。是接受津津,又或者是拒絕她,讓他們摸不著頭緒。有的時候,一鳴也很納悶,到底他的母親,是用什麽姿態來對待津津。不過,一鳴不能強迫母親表態,畢竟,母親也有自己的壓力。

 

 

他們一行人,在一鳴的餐廳談得差不多的時候,丞宇將一鳴叫到餐廳外頭去。津津往丞宇瞄了一眼,丞宇則帶著微笑,要津津保留在原來的座位。丞宇怪異的舉止,讓津津對他的好奇心,增加了。她心裡想著,這兩個男人,有什麽大計劃,是不能告訴她的。所以,即使是丞宇讓津津乖乖的坐著,她還是忍不住,把視線放到這兩個大男人身上。

 

丞宇把一鳴叫出去,是有事相求。其實,丞宇是希望,結婚當天,一鳴能以家長的身份,挽著津津的手,步入婚宴會場。從小就得不到父愛的津津,一直希望長大以後,在結婚的這一天,由父親挽著她的手步入教堂。這是一直津津渴望的。可是,津津已經沒有了父親,這小小的遺憾,他希望一鳴能彌補。

 

丞宇當然知道,一鳴會接受這個請求。不過,一鳴和津津之間,還牽涉到一鳴的母親,丞宇不曉得,自己這樣的請求,一鳴的母親是否介意。他更不曉得,自己這樣的請求,會不會給一鳴帶來麻煩。說實在的,大家都猜不透,一鳴的母親心裡在想什麽。這個請求,除了需要一鳴答應以外,還是得回歸到,是否會觸怒阿姨。所以,他需要私下和一鳴溝通。

 

說到妹妹,為妹妹做點事,一鳴可說是義不容辭。他完全沒有考慮到母親的感受,便立刻答應了丞宇的要求。不過,丞宇還是有所顧慮。他擔心一鳴的母親會不高興,而把婚禮給搞砸。所以,丞宇希望,一鳴先和母親達成共識以後才做決定。一鳴明白丞宇的顧慮,他向丞宇承諾,他一定會和母親溝通。不過,在事成之前,丞宇希望一鳴保密,別讓津津知道。

 

丞宇想說,如果現在告訴津津,萬一一鳴的母親反對,那麼津津會很失望。要是事情成功的話,丞宇希望給津津一個驚喜。見丞宇對津津的愛戴,處處為津津著想的這份心意,一鳴能付出的,真的是微不足道。身為哥哥的,能牽著妹妹的手步入婚宴會場,是一種榮幸,一鳴又怎麼會不成全。無論如何,丞宇的這個請求,一鳴一定會想辦法做到。

 

 

擔心津津胡思亂想,丞宇向一鳴表達自己的請求以後,他們便回到座位,繼續接下來要討論的話題。其實,婚禮應該討論的細節,都已經差不多了。今天,大家也忙了一整天。差不多在傍晚的時候,丞宇讓大家結束今天的討論,然後請大家到他的餐館聚餐。晚餐過後,大家便各自回家去,跟進自己手上的工作。

 

在回家的路上,津津在車內問丞宇,剛才在一鳴的餐廳,丞宇支開她,和一鳴到餐廳外頭,到底是在商量什麽國家大事。津津很期待丞宇給她回覆,可是,丞宇完全沒有打算,給津津明確的答案。他就是看著前面,然後帶著微笑,不發一語。見丞宇這個樣子,津津好懊惱。看來,丞宇是不打算告訴她,他和一鳴到底是討論什麽的了

 

不曉得丞宇賣什麽關子,津津一臉不屑的把臉轉向窗戶,往外頭看。雖然,丞宇不喜歡津津生氣。但是,津津生氣的樣子,確實很可愛。讓他忍不住,想多看幾眼,忍不住想笑。丞宇輕輕的拍了拍津津的手,然後告訴她,他和一鳴只是討論結婚當天一些小細節而已,沒有談什麽國家大事。因為擔心打擾大家正在討論的事項,才讓一鳴到外頭去。

 

其實,津津也沒有真的生氣,她怎麼捨得生丞宇的氣。不管丞宇剛才和一鳴是在談些什麽,津津知道,他們肯定不會做什麽令津津不開心的事就對了。重點是,津津很容易打發,完全沒有懷疑丞宇的回復。剩下沒有幾天,就是他們大喜的日子。過兩天,丞宇的父母會從美國回來,將住在他們的家。雖然,津津前幾天已經將客房收拾好。但是,她還是每天往客房巡視,檢查房內的各個角落有沒有髒亂。

 

丞宇表示,他的父母不會太難相處,他讓津津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,也不需要過份緊張。津津能理解丞宇的意思,不過,要求完美的津津,總是希望把事情做好,要她放下心來,還真的不簡單。因為她從來沒有接觸過丞宇的父母,又不了解他們的為人。津津完全沒有想過,第一次和丞宇的父母見面,是在即將結婚的這個時候。

 

第一次見丞宇的父母,連怎麼稱呼他們,津津的想了好久。畢竟還沒過門,若是和丞宇一樣,叫爸媽的話,不曉得長輩會不會不高興。要是不跟丞宇的稱呼,又擔心長輩會說她沒禮貌。為了這件事,津津尋求了一位要好的前女同事的意見。還向她傾訴了自己的問題,好幾天。

 

 

另外還有一件,是令津津覺得遺憾的事情。她一直希望,奶奶能出席她和丞宇的婚禮,能得到奶奶的祝福。可是,到了即將結婚的這個時候,奶奶依然很堅持,不會出席他們的婚禮。前幾天,津津有和丞宇談過,希望丞宇能帶她回奶奶家一趟。也許,他們親自上門,表達自己的誠意,奶奶會改變心意。

 

不過,津津的請求,被丞宇拒絕了。他表示,他太了解奶奶的脾性,她不容易向人低頭。即使是親自回去邀請她,她還是不會改變主意。丞宇不想津津在婚期將近的日子,還被奶奶羞辱,帶著不愉快的心情。他明白津津這份心意,但是,爲了不想讓津津受委屈,丞宇反對津津的計劃。

 

關於津津想再一次,親自邀請奶奶來參加婚宴的事情,津津一直擺在心上。她明白丞宇的顧慮,可是,她還是想試一下。隔天早上,丞宇表示他必須到餐館處理一些事情,也得看看他們婚宴會場佈置得怎麼樣。本來,津津應該和丞宇一起出門。婚宴會場的佈置,她也應該參與。

 

不過,津津心裡就是牽掛著,想邀請奶奶來參加他們婚禮的事。由於丞宇不願意出面,津津打算,自己親自跑一趟。可是,要是被丞宇知道,那可不得了。所以,津津打算瞞著丞宇,到奶奶家一趟。早上出門的時候,津津告訴丞宇,自己得到前東家一趟,和同事談談婚禮的事情,下午她自己會到餐館去。

 

 

早上,津津和丞宇分別出門以後,津津便把車子,往奶奶家開去。一路上,津津不斷的思索,自己應該用什麽方式,奶奶傳達自己的誠意。一路上,津津也聯想到,許多可能會發生的狀況。像丞宇說的那樣,奶奶是一個固執的人。也許,在交涉的時候,她會說了一些踐踏津津的話。

 

雖然,津津覺得壓力很大,但是,她還是勇敢的踏出了這一步。抵達奶奶的家以後,管家便立即向奶奶通傳。奶奶由臥室出來的時候,態度已經很明顯,一臉不悅的表情,都寫在她的臉上。津津很誠懇的,給奶奶請安。可是奶奶很直接的,便告訴津津,津津沒有這個資格向她請安。而且,她要津津說明來歷,不要浪費她的時間。

 

津津從自己的包包裡,拿出了一張她和丞宇的結婚請柬,慢慢的遞到奶奶的面前,然後告訴奶奶,她和丞宇的婚禮,他們希望奶奶能出席。奶奶在接過津津遞給她的請柬以後,連看都不看,就馬上將請柬,給撕成好幾塊,然後態度惡劣的表示,這是一個不被祝福,也不被她承認的婚禮,她不會出席他們的婚宴。

 

打算來奶奶家之前,津津就已經有了心理準備,會被奶奶婉拒和數落。但是,津津還是堅持,自己應該用誠意來邀請奶奶。津津很真誠的告訴奶奶,她和丞宇,都很想奶奶出席他們的婚宴。她明白,奶奶不喜歡她。但是,她真的希望奶奶能以長輩的身份出席婚禮。所以,她今天還是過來了。

 

就像丞宇說的那樣,津津的真心誠意,奶奶不但不領情,她還狠狠的數落津津。奶奶不斷的譴責津津的不是,她表示,津津肯定會拖累丞宇。另外,提到津津的家庭背景,奶奶的話說得更難聽。總而言之,就是說津津自幼沒父親,沒有長輩管教。母親才去世沒有多久,就急著想嫁人,一點孝道也沒有。

 

 

當然還有津津的品格,還有她沒有味覺的問題,一直是奶奶針對的。津津在奶奶的眼中,是有多壞,就有多壞。總而言之,今天津津的出現,對奶奶來說,是在向她下馬威。原先計劃破壞他們婚禮的奶奶,在記者會以後,不但破壞不了他們的關係,反而還幫了他們一把,奶奶怎麼不生氣。所以,奶奶認定津津到訪,是來向她示威的。

 

關於奶奶數落津津方面,津津能承受。可是,見因為自己,而父母被牽連,令津津好難過。父母都已經不在世,還讓他們的名譽受損,怎麼說也說不過去。也許,是她一廂情願,以為帶著誠意登門拜訪,奶奶多少能領情。現在,不但自己得承受委屈,還讓去世的父母受盡羞辱。

 

無論如何,津津今天到訪的目的,是爲了親自邀請奶奶出席她和丞宇的婚宴。津津臨走前,又從自己的包包,取出了另一張請柬,輕輕的放到桌上,然後默默的離開。一路上,她心裡好難過,這就是丞宇不讓她過來的原因。不過,目前不管津津怎麼難過,她還能承受。只是想到父母那個部份,津津難免感到失落。

 

由於答應過丞宇,不會再讓自己傷心,津津不敢顯露自己的難過。可是,如果她現在就到餐館的話,很容易便會露出馬腳。想到母親受盡委屈,她車子開著、開著,就開不下去了,更別說出現在丞宇面前。津津把車子停到馬路的旁邊去,她需要一些時間,來調適自己的情緒。津津花了一些時間,想沉澱自己的心情。不過,鬱悶的心情,就是久久不能平復。

 

 

不能一直這樣,把車子停在馬路旁,讓思緒中斷。津津幾乎都忘了,和丞宇約好了一起吃午餐,然後巡視婚禮會場的事。可是,以津津目前的狀態,她不適合出現在丞宇的面前,也不能到哥哥那裡。津津擔心,隱藏不了的情緒,會引發哥哥的恐慌。一旦哥哥發現津津的不對,事情自然會傳到丞宇的耳裡。

 

結果,津津在路上兜兜轉轉了一陣子,不知不覺的,她竟然把車子,開到安置母親骨灰的墓園來。也許是上天的安排,既然讓津津來到母親安息的地方。這個時候,津津應該好好的和母親聊聊。津津走到安置母親骨灰的位置前,突然想念起母親,加上情緒小小的失落,眼淚理所當然的,便落了下來。

 

津津沒有讓自己的眼淚潰堤,她還記得丞宇的叮嚀,不要讓自己難過。不過,想起和奶奶交涉的時候,津津難免有些感傷。其實,她也沒有做錯什麼,她只是想和心愛的人在一起,又不是做了什麼壞事。她不明白,為什麼奶奶的言語,總是充滿著詛咒。沒有父親,有錯嗎?現在,也不是有不少來自單親家庭的孩子,他們也沒怎麼樣。

 

難道,來自單親家庭的孩子,都不能和心愛的人在一起就不能有屬於自己的婚姻嗎?

 

難道沒有味覺,在婚姻的生活,就應該被判死刑嗎?

 

 

 

待續......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麗麗ちゃん 的頭像
麗麗ちゃん

麗麗蔣的旅日遊記

麗麗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