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一鳴推薦自己以後,丞宇看著一鳴,他的眼神中,明顯的流露出,對一鳴的不信任。這點,一鳴和津津都察覺到。這個時候,津津又開始忍不住想笑。一鳴則給了丞宇一個,這次他保證不會亂來的表情。見丞宇緊張的樣子,津津趕緊告訴丞宇,這一次她不會讓一鳴送她到別處去,她等一下就回家。

 

本來,丞宇就沒那麼容易放心。不過,他確實很趕時間,還有一堆工作等著他處理。見津津和一鳴一再保證,丞宇才讓一鳴送津津回去。丞宇離開餐廳之前,緊緊的握著津津的手,又對津津流露一臉不捨的樣子,讓一鳴看了,直呼受不了。他問丞宇,需不需要這麼癡纏,讓他覺得好肉麻。

 

要是換作是以前的話,丞宇在其他人面前,對津津展露出他的不捨,津津一定會覺得好害羞,將丞宇推開。但是,對這份得來不易的感情,津津很珍惜。所以,津津不願意將丞宇推開,反而是好好的把握,把握他們相聚的每一分,每一秒。津津見哥哥如此羨慕,便開玩笑的說,讓哥哥趕快找個大嫂,那麼他也可以這麼癡纏。

 

結果,三個年輕人,又是一陣歡笑。丞宇到餐館上班以後,津津等一鳴把店裡的工作處理好了,才一起離開。當時,一鳴的母親也一起離開。津津沒有想到,第一次和一鳴的母親近距離接觸,會是在車內,這小小的空間。津津不覺得抗拒,只是場面迷漫著尷尬的氛圍,有些很難形容的感覺。

 

津津沒有開口說話,連呼吸都格外小心,不敢讓自己的氣息,干擾到車內的氣氛。她只是默默的坐在車後座,時而低著頭,時而往窗戶望去。一鳴不曉得,他送津津回家,是不是母親能容忍的極限。為了不讓津津和母親有任何不愉快的事故發生,一鳴選擇沉默。他用車內收音機播放的音樂,暖和緊張的氣氛。到了丞宇家門前,津津禮貌的送別一鳴和他的母親,便回房子裡頭去。就這樣,津津過了有驚無險的半天。

 

一心打算打擊津津的奶奶,還以為,在公佈津津沒有味覺的問題以後,會徹底瓦解她和丞宇的發展。她在公佈津津沒有味覺的時候,完全沒有考慮到,會影響公司的股票。事情揭發的時候,丞宇他們家公司的股票,確實有了一些波動。公司的股票,小小的下滑了一些些,還引起了股東們的不安。

 

但是,在記者會上,丞宇和津津的坦誠,加上他們穩固的感情,刺激了股票漲升。要知道,企業最注重的,就是高層的形象。一旦大股東的名譽受損,投資者將會對該家公司失去信心,而導致股票下滑。怎麼知道,當投資者見到,丞宇和津津在記者會上,向全天下公佈他們至死不渝的戀情後,公司的股票,突然飆升。

 

之前津津母親的老闆和同事,就不曉得,津津的母親為何不讓津津戀愛。還有津津在雜誌社的同事,就覺得津津在某些事情上,老是怪怪的。當記者會的新聞發佈以後,大家才知道,原來津津是一個沒有味覺的女生。同樣的,大家不曉得沒有味覺,是怎麼樣的感覺,會帶來什麼問題。但是,大家卻知道,沒有味覺,對津津造成很大的影響。

 

 

隔天一早,丞宇起得特別早。津津起床的時候,不見丞宇在自己的身邊,便起來找他。當時,津津身上的衣服,穿得比較薄,衣服裡頭還是真空的。而丞宇把早餐做好以後,人在屋外。津津見門打開著,便走出去看一看。丞宇見到津津,身上的衣服少得可以,又這麼薄,馬上把津津壓到房子裡頭。

 

丞宇邊走邊嚷嚷,問津津怎麼穿得這麼少,還到處亂跑。津津傻笑著,說自己只是想找他,卻沒有想到自己的衣著。倒是丞宇,是在外頭幹什麼,讓津津覺得很好奇。丞宇表示,他在看監視器,要安裝的位置。津津又好奇的問丞宇,為什麼要安裝監視器。都沒有聽丞宇提起,要安裝監視器的事。

 

其實,他們住的這一區,怎麼也算是高級住宅區,警衛每天都有固定的巡視時間。這一區應該是屬於安全的區域,好像沒有那個必要,安裝監視器加強保安。可是,丞宇可不那麼想,他覺得警衛不一定都是好人,警衛也有壞人。以前房子裡頭,只有丞宇一個人住,他白天上班,又常出國,在家的時間很少。加上他是男人,要是發生了什麼狀況,他還能擋。

 

現在可不同了,現在多了一個津津。要知道,丞宇忙碌的工作,他經常不在家,白天都只剩下津津一個女人,他是怎麼樣也不放心的了。所以,家裡加強保安,是必要的。為了安全起見,他打算在房子的周邊,都安裝監視器。這樣一來,即使他不在家,也能二十四小時監控家裡的狀況。

 

津津眉頭鄒一鄒,然後告訴丞宇,自己結婚以後,會去工作,不會一直留在家。丞宇的顧慮,應該太多了。說到津津工作的事,丞宇早就給忘了。之前,他還說,津津還年輕,又那麼有才幹,結婚以後應該到外頭繼續發展。最近,他們卻老是連在一起,丞宇已經不捨得,讓津津出去工作。

 

津津想了想,又眉頭深鎖,見丞宇在住家周邊安裝這麼多監視器,好像比較像是在監視她,而不是預防小偷。聽津津這麼說,丞宇倒是覺得津津的話蠻有道理的。他由津津的身後,摟著津津,然後在津津的耳邊,很詭異的說,他怕津津被偷走,所以需要二十四小時,監督著津津。

 

 

丞宇表示,安裝監視器的員工就快抵達,他讓津津趕緊去換洗。津津這麼性感的造型,可是只有他才擁有的獨家專利權,不能讓其他人欣賞。至於津津工作的事,丞宇認為,以後在打算。現在,家裡的保安工作,必須先做好。丞宇流露出的神情,令津津覺得丞宇緊張她的樣子,好好笑。

 

也由於丞宇緊張津津的緣故,讓她小小的自豪,她可是丞宇掌心上的寶貝。津津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,她不想讓丞宇的心臟不能負荷,便趕緊到浴室梳洗去。津津才從浴室出來,丞宇便讓津津坐到餐桌前,把早餐給吃一吃。津津不想浪費時間,所以她很聽話,乖乖的坐下把早餐給吃了

 

不久,安裝監視器的員工抵達。丞宇便發揮他主導的才華,他讓技術人員,分別在大門前、房子外和陽台好幾個地方,個別裝上監視器。雖然津津覺得丞宇有些過分緊張,但是,她尊重丞宇的決定。她呆呆的看著丞宇指揮技術人員,然後監督整個安裝的工作,就像以前,他監督雜誌社的拍攝工作一樣。

 

津津喜歡看丞宇認真工作的樣子,尤其是見丞宇為自己的人生安危忙碌,簡直就是令津津著迷。一整天下來,由於家裡安裝監視器的緣故,丞宇和津津都沒有出門。一直到晚上,一鳴約他們出用餐丞宇和津津的婚禮,越來越近了,一鳴想了解,他們的婚禮進行了怎麼樣,有什麽需要幫忙的。

 

其實,婚禮需要跟進的事項,已經差不多完成。目前,只剩下婚照還沒拍。不過,拍攝的日子,津津已經和前同事訂下來了。所以,也沒有什麽需要準備的事情。一鳴表示,他們拍攝婚照的那天,他想去湊熱鬧。就不曉得,丞宇和津津是否介意。他們當然不介意,而且,一鳴能出席,津津開心極了,開心得一直笑著,合不攏嘴。

 

當天晚上,丞宇喝了小小的酒。最近發生的事情實在太多,小酌兩杯,放鬆一下也是應該的。丞宇也不算喝醉,也沒有醉倒。他只是想借小酌兩杯後,作弄津津而已。回到家的時候,丞宇故意癱軟的躺在床上,裝醉。津津以為丞宇喝醉了,打算為丞宇把身上的衣服換掉。津津跨在丞宇的身體上,一隻腳在丞宇大腿的內側,一隻腳在丞宇大腿的外側,然後彎下腰,解開丞宇上衣的鈕扣。

 

就在津津為丞宇解開上衣的鈕扣,解到丞宇腹部的時候,津津見到丞宇腹部的那道疤痕。津津已經一段日子,沒有關注這道疤痕了。這道疤痕對津津來說,可以不介意,也可以很在意。偶爾,她的心裡也會出現少少的疙瘩,有一點點的醋勁。津津停下解開鈕扣的手,輕輕的往丞宇的疤痕摸了一下。

 

津津的手,都還沒來得及離開丞宇的那道疤痕,丞宇便起了身,把津津嚇了一跳。丞宇望著津津,然後告訴她,讓她不要胡思亂想。丞宇話才說完,便抱著津津,一個側身,把津津壓倒在床上。丞宇輕輕的摸了摸津津的頭,含情脈脈的對津津說,他腹部的疤痕,不應該成為他們感情之間的那道墻。

 

這一點,津津當然很了解。她的心,只是偶爾,因為這道疤痕,而出現些許不舒服的感覺。但是,這個感覺不足以影響她和丞宇的感情。津津沒有正式回丞宇的話,她只是低下頭。丞宇喜歡用自己的行動,來證明他愛津津的決心。他緩緩的低下頭,往津津的嘴唇上親吻,然後和津津沐浴在愛河中。

 

 

拍攝婚照當天,丞宇和津津起了個大早。由於津津想一切從簡,所以他們會拍攝的照片,不會很多。也因為這個原因,津津只選擇在一個戶外場地。一鳴則表示,他會做一些點心,直接到外景拍攝的地點,讓大家享用。津津除了感謝一鳴,還讓一鳴穿得帥氣點。這麼重要的攝影,津津當然希望,哥哥能一起入境。

 

丞宇和津津一大早便出發到婚紗店,換上婚紗和化了妝以後,才到外景拍攝的地點去。津津穿婚紗的樣子,真的太美了。讓丞宇看著她,握著她的手,都不捨得放開。結果,搞到出發的時候,延誤了一些時間。這麼漂亮的新娘子,當然要多看幾眼,好好的欣賞。要不然可是會對不起自己的眼睛。

 

津津站在鏡子前,也忍不住的往自己身上多看了兩眼。披上婚紗的津津,心裡充滿了許多糾葛和感觸。津津多麼希望,在她披上婚紗的這一天,母親能看到,感動這一刻。可惜,在這麼重要的日子,她不能和母親一起分享。想起母親,津津突然泛紅了眼眶。但是,津津的情緒還好,還在控制範圍。她只是想念母親,有所感觸,并不是太難過。在這個重要的時刻,母親不能在自己身邊,津津總是覺得很惋惜,心裡就莫名的難過起來。

 

和丞宇經歷了這麼多,才走到今時今日,津津時時刻刻都緊記,有丞宇在她身邊,她不會感到寂寞。她也時時刻刻提醒自己,丞宇不希望她難過,她就不難過。也因為這麼艱辛才在一起,她希望母親能感受到這份喜悅。本來,津津就不打算讓丞宇看到她難過,不過,泛紅著眼眶的津津,還是被丞宇發現了。

 

丞宇往津津靠近,輕輕的擦拭殘留在津津眼角的淚水,然後將津津摟進自己的懷裡。丞宇在津津的耳邊,小小聲的對津津說,要她別難過。他明白,津津想念母親,但是,母親卻不願意見她難過。今天,是他們拍攝婚照的日子,應該開開心心的才對。他相信,津津的母親,現在在天上,能感染他們的幸福。津津點點頭,表示明白。

 

從小的時候,津津本來就期待,在自己步入教堂的那一刻,是由父親挽著她的手,一步一步的走進教堂。可是,從小就沒有父親的津津,對她來說,這已經是一個遺憾。現在,在這麼喜悅的日子,應該有母親在自己身邊,和她分享一切,卻也沒有了。所以,心裡小小的感觸,總是有的。丞宇能理解,但是他只讓津津小小的感觸一陣子。

 

 

津津的前同事抵達婚紗店以後,便為津津整裝。津津也很快的,便讓自己的心情恢復平靜,然後和大夥一起出發到拍攝婚照的地點。當時,一鳴已經抵達。令人感到意外的是,一鳴的母親也在場。丞宇和津津,見到阿姨的時候,還和一鳴打了個眼色。一鳴靠近他們,然後很小聲的說,母親想過來走走,所以就一起來了。

 

由於,外景拍攝的地點,是在一個當地很有名,又很大的公園。這個公園,有很漂亮的風景,一鳴的母親,便利用這個藉口,跟了過來。其實,一鳴也不知道,到底母親是真的打算跟過來看風景,散散步,還是想多一點了解津津的事情。總而言之,母親說想過來,一鳴覺得不是什麽壞事,便讓她跟來了。

 

因為時間的關係,他們沒有繼續討論,阿姨爲什麽跟過來的原因。總而言之,大家的時間都很寶貴,他們也只有一天拍攝的時間。前幾天,津津的前同事,便到公園巡視過,他們還找了幾個很棒的拍攝地點。有了景點,他們便讓津津和丞宇就位。一組攝影團隊合作無邊,各就各位,沒有三、兩下便準備就緒。

 

只是,在進行拍攝的時候,一對新人很不合作。攝影師讓他們擺的姿勢,他們動作都沒有辦法做好。結果不斷的笑場,讓拍攝進度超級的緩慢。其實,不是他們不合作。第一次面對這麼多人,要擺出親熱的姿勢,真的怪難為情的。尤其是津津,要她在這麼多人面前,望著丞宇不動,可是為難了她。整組人就這樣,笑笑鬧鬧的,不能正經下來。

 

 

還好,現在不是接外來的生意,否則客人可是要抗議了。另外,說到攝影,津津有自己的一份執著。好不容易,一切定位以後,津津不斷的跑到攝影機前,一下子看看鏡頭的位置,一下子覺得角度有問題。結果,丞宇生氣了!他帶了些賭氣的語氣問津津,她是還要不要拍攝。她今天是新娘,是主角,可不是攝影師,幹嘛老實跑到攝影機面前去。

 

雖然丞宇很生氣,但是卻又不是真的生氣。總而言之,他就是緊張津津,而且還明明白白的寫在他臉上,讓津津的前同事,都笑翻了。關於前幾天的記者會,津津的前同事都看過了報導。對津津沒有味覺的缺陷,大家都感到很意外。和津津當了這麼多年的同事,大家既然不曉得,津津是一個沒有味覺的女生。

 

但是,在記者會上,他們看到的,不是津津沒有味覺的缺陷,而是她和丞宇至死不渝的愛。因為丞宇這份緊張,加上津津覺得被丞宇逗開了懷的樣子,讓他們兩個人,真情流露。而他們的互動,完全被攝影師悄悄的收錄在相機裡頭。玩樂之間,一對準新人,還和一鳴,還有攝影團隊一起拍了不少照。

 

想起當初,丞宇對他們的態度,可是惡劣不行。尤其是對津津,是百般的刁難,不曉得讓津津流了多少眼淚。今天,見到這麼美麗的結局,感動了在場的人。丞宇對津津的緊張,還有那份呵護,大家有目共睹。他們對彼此的付出,也深深的感動了身邊的人。大家的心裡,都紛紛的為他們獻上祝福。

 

一鳴的母親,雖然說是打算在公園走走。可是,她卻不時的偷看津津。他們有趣的相處方式,深深的吸引著一鳴的母親。她已經很久,沒有那麼開心過。見到一群年輕人,充滿歡笑的聚在一起,津津臉上流露的喜悅,真的會令身邊的人感染。中場休息的時候,大家吃了一鳴帶過來的點心。休息過後,大家又繼續拍攝的工作。一天下來,大家在歡笑聲中,結束拍攝的工作。

 

待續......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麗麗ちゃん 的頭像
麗麗ちゃん

麗麗蔣的旅日遊記

麗麗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