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福伯農田的工作,尚未完成。今天,鈞恆又過來了。


婉欣遠遠的看到他,便大聲的喊:‘鈞恆哥哥,鈞恆哥哥。’


鈞恆:‘婉欣,早安。’


婉欣:‘鈞恆哥哥,早安。’小黑子,在旁邊狂吠,鈞恆不敢靠近。婉欣大聲的喝止:‘小黑子,你快安靜哦!他是鈞恆哥哥,昨天不是見過了嗎?’


 


沒一會兒,小黑子就安靜了。鈞恆還是怕怕的,不敢在向前走。婉欣便責罵小黑子,好像是在說教。小黑子,都被她責備得,一臉不屑。一幅無辜的樣子,坐到旁邊,想吠鈞恆,但是又怕被罵。看了鈞恆一眼,馬上又可憐兮兮的望著婉欣。來來回回好幾次,滑稽的樣子。令鈞恆強忍著笑意,不敢笑出口。


訓完了小黑子,婉欣便嚷嚷著,要鈞恆過去。鈞恆見小黑子,被馴服了,才敢靠近一些。婉欣便問鈞恆,可否讓她看著鈞恆工作。因為她好無聊。她保證,會乖乖不吵,也不會碰他工作的工具。


鈞恆覺得,婉欣是個很乖巧的孩子。讓她看看,當然沒問題。福嬸一度擔心,女兒會影響他的工作。婉欣一直向媽媽撒嬌,保證,再保證,自己一定聽話。鈞恆也幫了口,一旦被干擾,他就回到昨天原來的地方,不讓婉欣參與。這才讓福嬸放下心來,去做自己的活兒。


 


婉欣就靜靜的,看著鈞恆工作。感覺上,她對鈞恆的玻璃瓶子,特別有興趣。她好像去觸碰,又因為答應了,要乖乖聽話。所以,便一直盯著玻璃瓶子看。鈞恆老早就發現,只是,還在忙著。


一直到午餐時間,才暫停手上的工作。福伯也給他關切,只擔心自己的女兒,耽誤了他工作。他也向福伯請教了不少,種植上的知識,大家互相交換意見。很愉快的,邊吃邊聊。已經好久,沒有像今天這樣,很輕鬆自在的暢談。


他們夫妻倆,自從婉欣的姐姐,婉玉離世以後,就很少下山,別說與外界接觸。福伯則一個月下山一次。福嬸,留下照顧婉欣,和照料農田。


 


他們種植的迷迭香,是托張伯,給他們運下山,交給餐廳。和餐廳,都是電聯方式。在一次機緣巧合的情況下,這家知名的餐廳,採用了他們家種植的迷迭香。


發現了,只有他們種植的迷迭香,才獨特的香氣。餐廳嘗試過,採用其他村民種植迷迭香,卻找不到這種特別的味道。因此,便和福伯長期訂購。


家裡的必需品,通常都是在福伯一個月一次,下山收帳的時候,一起採購回來。還有婉欣的藥,也是一個月,到醫院拿一次。自從姐姐去世以後,每逢打雷閃電的日子,她的情緒就會不穩定。所以,醫生便開了鎮定劑,讓她控制情緒。


 


看著父母,和鈞恆聊天。婉欣好無聊,都沒有人理會她。她吃飽,走到旁邊,鈞恆擺放器具的地上。隨手拿起了一個小玻璃瓶子,對著陽光一直看。在陽光的照射底下,玻璃瓶子裡,發出七彩的顏色,深深吸引著她。


當大家回到工作崗位,鈞恆見她單著眼,往玻璃瓶子看的可愛模樣。便問她,是否喜歡這個瓶子。對婉欣來說,一個每天對著迷迭香田的女孩。一個小小的玻璃瓶子,確實是充滿了新奇。


鈞恆靈機一動,把一些自己做記錄的顏色紙張,剪成長條狀。然後摺成很小的紙星星,裝滿玻璃瓶子,送給婉欣。婉欣覺得好不可思議,好像在變魔術。原本單調的玻璃瓶,在鈞恆的巧手底下,變美麗了。


 


婉欣很開心,這是她收到的第一份禮物。雖然,不是什麼貴重的禮物。但是,對婉欣來說,是一件,她很寶貝,很新奇的禮物。


她的臉上,洋溢著天真,燦爛的笑容。手上握著玻璃瓶子,嘴裡不停的對鈞恆誇獎。她覺得鈞恆好厲害,好聰明,簡直就是天才。見婉欣對自己如此讚賞,鈞恆也笑得合不攏嘴。


對他來說,這是小事一樁。紙星星,很多人都會折。見自己小小的付出,足以讓婉欣無限喜悅。令鈞恆,很有滿足感。


這麼多年來,她都是一個人,只有小黑子陪伴,是寂寞的,孤單的。還有她背後的故事,是令人同情的。如果因為他小小的舉動,能換取婉欣心靈大大的快樂,真的是值得的。鈞恆,可是婉欣的仰慕者。


 


在山上住了將近兩個星期,幾乎所有的村民,鈞恆都熟悉了。每天晚上,和樂兒最少通一個小時電話,是他必須做的事情。工作還算順利,也開始進入尾聲。最近幾天,都在其他農田收集資料,沒有見到婉欣。


這一個傍晚,天突然暗起來。雨還沒下之前,便開始打雷閃電。鈞恆還在農田裡,農田的主人,見天色不對,便騎電單車,送他回去。還沒到容伯家,便看到福伯在路邊等候。見到鈞恆,他躁急的跑過來。


福伯:‘鈞恆,你有沒有看到我們家婉欣?’


鈞恆:‘沒有,我剛剛在農田工作,沒有看到她。發生什麼事情了?’


福伯:‘她下午,就吵著說,要找你。你送給她的那個玻璃瓶子,被小黑子咬破了。她吵著說,要找你再做一個給她。我告訴她,等她媽媽工作結束,才讓她帶她過來找你。她卻趁我們不留意,硬硬把腳鐐脫掉,跑出來了。現在,不知道她跑去那裡。我們找過了幾個地方,都找不到。老張一家,也在幫忙找。’


 


鈞恆讓福伯冷靜下來,先好好想想,婉欣會去的地方。其實,婉欣會去的地方不多。自從命案發生以後,她都長期被綁著,不是農田,就是家裡。能去的地方,就只有禁地。可是,他已經去找過了,婉欣沒有再那裡。


鈞恆想了想,決定再去禁地找一次。和容伯借了手電筒,鈞恆便和大家,兵分兩路尋找。鈞恆不太懂禁地正確的位置,他只能靠,記憶中,張伯跟他說的方向走去。希望在雨還沒下,天還沒黑之前,找到婉欣。


他加快腳步的走,邊走邊喊婉欣的名字。天空,飄起了細雨,雷聲也越來越大。鈞恆開始用跑的,一直往禁地跑去。遠遠的,便見到小黑子,在岩洞外頭狂吠。好像是在向他示意,婉欣,就在岩洞裡。


鈞恆是拼了命的跑,一直到岩洞前,雨勢變大,風狂吹進岩洞裡。小黑子,咬著鈞恆的衣擺,往岩洞裡走。鈞恆邊走,邊用手電筒照明,也不斷的喊婉欣的名字。聽到鈞恆的聲音以後,婉欣也用微弱的聲量回應。沒走多久,便看到婉欣,坐在地上。


她害怕得,抱著雙膝,不知錯所。見到她的鈞恆哥哥,馬上便緊緊的抓著他的手,鈞恆趕緊給她安撫。


鈞恆:‘別怕,別怕。’


 


鈞恆把自己的風衣脫下,趕緊為婉欣披上。雨越下越大,他們沒有辦法離開。手機沒有訊號,聯絡不到支援。雷電交加,狠狠的從天上落下來。婉欣是嚇得,揪著鈞恆的衣服,躲進他懷抱裡。她的身體不停的顫抖,把眼睛閉得緊緊。


婉欣很害怕打雷,這跟那十多年前的命案,息息相關。當天,也是雷雨交加。對婉欣來說,那是一場惡夢。每當打雷閃電的時候,她都會不止的害怕,充滿恐懼。嚴重的時候,會失控,大喊大叫。這一點,鈞恆都曉得。


在鈞恆懷裡,婉欣覺得特別有安全感。從一開始的害怕,慢慢的,沒有警戒的睡著。找到婉欣的時候,鈞恆的心,整個都鬆懈下來。多虧了小黑子,守護著婉欣。回去以後,一定要犒賞牠。


 


這就是傳說中,村民常說,聽到怪聲音的岩洞。鈞恆仔細的往四周打量,不曉得,這岩洞有多深。其實,也沒什麼特別。就是一般的岩洞,裡面黑漆漆一片。什麼都看不到,也沒有什麼異樣。大家都聞之喪膽的地方,到底有什麼,吸引了婉欣,往這裡跑?


看著熟睡的婉欣,那麼瘦弱的身體,滄桑的人生,對她充滿憐惜。前面還有多少的坎坷路。腳上的腳鐐,簡直就是一把枷鎖。不止是拷著她的自由,還拷著她的一生。要擺脫這樣的人生,到底有多難。


 


雨漸漸的轉小,沒有多久,便停了。實在不忍叫醒熟睡的婉欣,但是卻不行。要離開的時候,她一聲慘叫,站不起來。鈞恆馬上用手電筒照射,才發現,她的腳,已經受傷。腳踝上,都是乾掉的血跡。鈞恆這才想起,福伯剛才有說,婉欣是硬脫下腳鐐,跑出來的。


鈞恆小心翼翼的,查看婉欣的傷口。這傷勢,還蠻嚴重的,皮都被削去一整片。難怪她完全站不起來,臉上也露出痛苦的表情,還一直喊痛。看來,是走不動了。鈞恆給她鼓勵,安撫她的情緒。


不離開不行,不曉得,這雨是會停多久。也不曉得,會不會突然有一陣狂下。而且,大家還在擔心。不能在留在岩洞裡,當務之急,還是先將婉欣送回去,讓大家放心。鈞恆叫婉欣抱緊,鈞恆揹著她,走出岩洞。小黑子,也緊緊的跟著他們。


 


確定雨已經停了,把婉欣揹好,邁向回家的路。沿途,經過旁邊的迷迭香草地,婉欣突然直嚷嚷著,星星,星星。原來,是一大群螢火蟲,在草地上飛舞。牠們散發出一閃一閃的亮光,就像天上的星星。


鈞恆只顧著看路,擔心跌倒,都沒留意到,眼前美麗的景象。婉欣在鈞恆的背上,開心的笑著。腳上的傷痛,她似乎早已忘記。見婉欣如此開心,鈞恆停下腳步。她應該,也沒有多少機會,看到漂亮的螢火蟲。


兩個人,便停在這,似夢似幻,似真似假的奇景,做短暫的逗留。從他們的眼睛,反射出來的,是螢火蟲,散發出來的亮光。這一幕,深深的烙印在他們腦海。


 


走在彎彎窄窄,又昏暗的山路。四周,充滿著昆蟲的鳴叫聲。婉欣緊緊的抱著鈞恆,一點也不害怕。依偎在鈞恆身旁,讓她特別有安全感。在山上,能見到的人不多。父母親的關愛,總是不容易發覺。突然間,來了個外人,對自己關懷備至,感覺,就是不一樣。這只是一種單純的回饋,彼此之間,沒有愛情的存在。


回去的路上,鈞恆小小的責備婉欣。他要婉欣答應,以後不准再做,令父母擔心,和傷心的事。婉欣知道自己做錯了,不敢回嘴。


 


鈞恆便說:‘怎麼不出聲?在生氣嗎?’


婉欣:‘沒有,沒有,沒有生氣啦。我知道,我做錯了,對不起。’


鈞恆:‘妳爸爸,媽媽很擔心。等下回去,要向他們道歉。知道嗎?’


婉欣:‘知道了。’


鈞恆:‘妳怎麼那麼輕呀?以後要多吃一點,知道嗎?’


婉欣:‘哦!鈞恆哥哥,你送給我的玻璃瓶子,被小黑子咬破了。’


鈞恆:‘我知道了,妳就是為了那個瓶子,才跑出來的。對嗎?’


婉欣:‘嘩,你好厲害。怎麼知道,我是因為玻璃瓶子,才跑出來的?’


鈞恆:‘不是我厲害,是福伯告訴我說的。總之,以後不許在這樣,自己亂跑出來。’


婉欣:‘哦,知道了。’


鈞恆:‘對了,怎麼會跑去禁地那裡?’


婉欣:‘嗯,我也不知道。我去了容伯伯家,都沒有人在。走著走著,就走到那裡。腳好痛,又打雷,就躲進岩洞裡。幸好有鈞恆哥哥來救我。那裡,是我和姐姐,常來玩的地方。’


鈞恆:‘妳還記得姐姐嗎?’


婉欣:‘記得,我好喜歡跟姐姐玩。可是,後來大家都說姐姐死了,以後再也不會出現。’


鈞恆:‘那麼,妳還記得,姐姐是怎麼死的嗎?’


婉欣:‘不知道,我什麼都不記得。’


 


看來,她是什麼都記不得。也完全不曉得,家人在為她擔心。把她鎖著,確實是為她好。但是,這肯定不是最好的辦法。鈞恆揹著婉欣,邊走邊想。鈞恆心裡的感觸,越來越多。像她這麼可愛的女孩,難道,就這樣過一生嗎?


認識婉欣的日子,不是很長,她是天真可愛的。不應該就這樣被糟蹋,太可惜了。也許,她現在很快樂,因為她沒有煩惱。可是,她有權利,過自己想要過的生活。福伯,福嬸,不可能照顧她一輩子。等他們百年歸老了,婉欣以後的日子,要怎麼過?


現在賺再多錢,婉欣也不懂得管理。為了婉欣的將來,他一定要說服福伯,讓婉欣去接受治療,過正常人的生活。


待續……
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麗麗ちゃん 的頭像
麗麗ちゃん

麗麗蔣的旅日遊記

麗麗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