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津津沒有開口的情況下,丞宇完全能了解津津的意思。丞宇很無奈的說,他從來沒有想過,奶奶會想曾孫,想成這個樣子。丞宇更沒有想過,奶奶為了曾孫,既然對自己說過的話跳票。看來,奶奶真的可以為了曾孫,連尊嚴也不要。更何況,津津還給她懷了雙胞胎,她怎麼會不開心。

 

丞宇開玩笑的說,不如他和津津,就多生十個、八個。這樣,奶奶應該會對津津,疼愛有加。聽丞宇這麼說,津津的反應很大。她帶著嬌氣的表示,自己又不是母豬,幹嘛要生那麼多。在一旁的阿姨,聽到他們的對話,也笑了起來。阿姨之前就聽說了,丞宇的奶奶,是一個難搞的老人家。

 

聊到這裡,丞宇便想起,剛才奶奶脫口而出,表示阿姨是外人的事。丞宇希望,阿姨不要介意奶奶口中說到,她是外人的事。阿姨表示能了解,她不會介意。奶奶回去以後,大家還以為,能回復正常的生活。怎麼知道,奶奶才回到家,便馬上給丞宇打電話。她問丞宇,津津有什麼是能吃的,有什麼是不能吃的。

 

奶奶還說什麼,上次丞宇和津津上電視接受訪問的時候,好像有聽津津提起,自己對什麼食物過敏的。她表示,她要給津津燉補湯,得知道有什麼食物,是津津不能吃的。聽奶奶提到,他們接受訪問的部分,丞宇感到很訝異。原來,奶奶也是一個嘴硬心軟的人。說不接受丞宇和津津在一起,可是卻還是關心他們的動向。

 

雖然,對奶奶的過度關心,丞宇和津津的心裡,感到小小的負擔。但是,他們還是接受了奶奶的一番好意。能化解和奶奶的關係,一直是津津的心願。見奶奶因為自己懷孕而改變了態度,津津也覺得挺高興的。丞宇表示,既然奶奶要負責部分津津的膳食,那麼,就讓阿姨少做點事。丞宇讓阿姨在他出門工作的時候,陪津津聊天打發時間就好。

 

接下的日子,丞宇和津津的家,除了二十四小時被保安重重包圍,丞宇出入,還有保鏢護送。雖然,住家附近有保安的駐守,減少了記者上門的干擾。但是大批的黑衣人,卻也被記者當做是炒作新聞的一部分。而奶奶,每天都給津津送美味佳餚。奶奶準備的,可不是一般的美味佳餚,而是山珍海味。幾乎,所有頂級的海產,和名貴的藥材,都會出現在奶奶的菜單裡。

 

 

其實,在懷孕期間,津津的胃口并不是很好。加上她的食量小,她實在吃不下奶奶每天準備的餐點。而且,津津比較喜歡哥哥和阿姨做的飯。有的時候,她完全吃不下,奶奶重口味的料理。為了不浪費食物,津津總是希望,丞宇能幫忙吃一點。當然,有份出現在這棟房子的人,都不能幸免,大家都品嚐過奶奶準備的餐點。可是,奶奶準備的食物,真的太多了。丞宇表示,在這樣下去,大家的體重,就要破表了。

 

丞宇覺得,這是一個不健康的形態。為了大家的健康著想,也為了不浪費食物,丞宇終於開了口。丞宇要求奶奶,不要再每天,都做豐盛的餐點到他們家。他明白奶奶的用心,但是,若在這樣大魚大肉,大家的健康,肯定會出狀況。而且,津津雖然需要營養,但是孕婦的飲食,還是需要管控。加上懷孕初期,胃口本來就不好,又怎能吃得下山珍海味。

 

這一點,倒是提醒了奶奶。奶奶也懷過身孕,她應該很清楚,孕婦本來需要的,是營養均衡的食物,而不是大魚大肉。經丞宇這麼一說,奶奶才突然醒悟。萬一,津津補過了頭,寶寶太大,那還真的不是件好事。為了津津,奶奶決定不再料理大魚大肉,而是選擇烹煮清淡的小菜和魚肉。而且,奶奶不再天天送餐。

 

雖然,奶奶還是會天天到他們家報到,但是,她偶爾帶正餐,偶爾只帶甜品。這樣一來,大家的負擔,可就輕多了。過了幾天,丞宇的父母回了國。結果,丞宇和津津的家,突然變得好熱鬧。丞宇的父母這一趟回來,主要是關心津津,還有希望能在子玲傷害津津的案件審訊中,給津津支持。

 

當然,丞宇有預先通知父母,津津在發生意外時,遇到的狀況。丞宇希望讓父母了解了津津目前的狀況,避免讓津津再受到刺激,也告知事發的經過。丞宇的父母對於子玲惡劣的行為,都感到非常痛心,也很生氣。他們都認為,不管過去她和丞宇之間的恩恩怨怨,是到怎麼樣的一個地步,這是她和丞宇之間的問題,她不應該遷怒于津津。

 

津津在子玲和丞宇的過去,只是局外人一個,她連邊都沾不上。丞宇的父母覺得,子玲這麼大的一個人,應該懂得分辨是非黑白。她既然犯了錯,就應該承擔自己造成的後果。不管津津目前是不是懷孕,有沒有懷孕,動了手,就是不對。丞宇的父母是全力支持津津,而且會一直陪著津津,到審訊結束為止。

 

 

子玲在被關進牢房以後,有認真的反省。她當初,只是想給津津一些下馬威,嚇嚇津津。她沒有想要傷害津津的意思。子玲自認,不管自己怎麼壞,也不會去殺人,更不會有殺人的動機。她并沒有想到,津津懷有身孕。一直到警察拘捕她的時候,她才知道自己闖了大禍。知道自己闖了禍以後,她一直感到焦慮不安,也關心津津目前的狀況。

 

之後,子玲從父母那裡了解,津津因為她,而出現情緒不穩定的現象,她更是感到內疚。慶幸的是,津津腹中的寶寶,安然無恙。否則,津津會因為她的一時衝動,而一尸三命。她也差點成了殺人兇手。知道津津因為她,差點失去了孩子,她不斷的自責。可是,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,她必須面對她犯下的錯。

 

子玲在獄中度過了兩個星期,在獄中的日子,非常難挨。也因此,讓她有許多反省的時間。子玲真的知道自己錯了,她很想見丞宇,想親自和丞宇道歉。她知道,丞宇不一定會去見她,也不求丞宇原諒。但是,她真的很想見一見丞宇,親自和他道歉。即使,丞宇要打,要罵她,她都能接受,只要丞宇願意見她。子玲託父親,聯絡了丞宇,也傳達了這個訊息。

 

其實,子玲的父母都覺得,現階段,子玲不應該和丞宇見面。她的父母擔心,子玲在這個難過的時候,若見了丞宇,又被丞宇數落的話,會加劇子玲的壓力。所以,子玲的父母一直勸她,別在這個時候見丞宇。子玲明白父母的顧慮,但是,她已經做了決定。除非,丞宇不打算見她。父親見子玲這麼堅持,便嘗試聯絡丞宇。

 

突然接到子玲父親的來電,表示子玲想見丞宇,丞宇感覺好訝異。他不明白,在這個時候,子玲想見他的用意。一開始,丞宇是拒絕的。但是,在津津知道以後,津津讓丞宇去見子玲一面。經過了兩個星期的調適,津津的情緒穩定了許多。她相信,子玲本性不壞。只能說,她愛丞宇,愛得太深了,結果用錯了方式,來表達自己的感情。

 

津津認為,也許子玲真的很後悔,她很想親自向丞宇道歉。若她不能釋懷,她可是會責備自己一輩子。關於津津讓丞宇去見子玲一事,家人都覺得好訝異。津津都被欺負成這個樣子了,還讓丞宇去見曾經傷害過她的人。這又再一次驗證,津津的善良。既然,津津希望丞宇能和子玲見一面,丞宇便答應了子玲的要求。

 

 

其實,讓丞宇去見子玲,他也挺為難的,也覺得很納悶。他不曉得,自己應該以什麼心態,去見子玲。本來,他對子玲就沒有仇恨之心。若不是因為子玲傷害了津津,觸怒了他,他相信,他不會那麼憤怒。怎麼說,丞宇也是一個有修養的人,即使和子玲分了手,他還是希望彼此之間能維持朋友關係。可是,子玲卻一而再,再而三的耍手段,想破壞他和津津的關係,還傷害津津。

 

在日本的那一次,丞宇已經把自己的立場,說得很明白。沒想到,事隔一年以後,子玲還沒有放棄她的報復行動。當丞宇想到,子玲對津津造成的傷害,他便不想見子玲。其實,他和子玲也沒有什麼話好說的,他也不想聽子玲說什麼。若不是津津讓丞宇去看一下,丞宇真的不想見子玲。

 

說真的,丞宇對子玲還心存懷疑,他不相信子玲有悔過之心。為了保障自己,這一趟到監獄見子玲,他安排了律師陪同。丞宇到了獄所,在接見犯人的等候室,等待子玲出現的時候,丞宇是充滿著疑惑。不久,見到子玲穿著囚衣,雙手被拷上手銬出現。被關了兩個星期的子玲,身形看起來,明顯的消瘦,樣子也很憔悴。不過,子玲是咎由自取,丞宇沒有的打算給予她同情。

 

其實,要面對丞宇,子玲必須鼓起很大的勇氣。面對丞宇,就好像得面對自己的錯誤。面對丞宇,也許就像父親說的那樣,會被數落。不過,子玲已經有了心理準備。以前,和丞宇在一起的時候,丞宇都說她任性,希望她能站在別人的立場,為他人設想。丞宇常說她,在做決定的時候,向來我行我素,今天,她終於知道,丞宇當初一直唸她的問題,是她今天不聽勸的後果。

 

 

子玲坐下以後,先是把自己被拷上手銬的雙手,放到自己的大腿。雖然她犯了錯,但是她還是不希望,讓丞宇見到她拷上手銬,狼狽的樣子。這對子玲來說,是恥辱。可是,她必須承認,這是她種下的惡果。在見到丞宇的時候,子玲先向丞宇道謝,然後謝謝丞宇願意見她一面。由於丞宇的時間有限,要知道,他不能離開津津太久。他沒有浪費時間,直接問子玲,今天想見他的原因。

 

子玲調適了一下情緒,然後低著頭向丞宇道歉。她表示,她并不是想推卸責任。她知道,自己在上門找津津的時候,她的動機已經是錯的。但是,她真的不曉得,津津懷了孕。而且在不知情的情況下,造成對津津的傷害。她真的好難過,她不祈求,丞宇和津津會原諒她。不過,她是真心誠意,想向丞宇和津津道歉。

 

對丞宇來說,子玲再多的道歉,也彌補不了她對津津造成的傷害。不管子玲現在,有多麼的內疚,也不能掩蓋她犯下了錯。不過,丞宇不是冷血,不是無情的。他真的不願意看到,像現在這樣,完全失去了鬥志的子玲。只能說,早知如此,又何必當初。丞宇沒有因為子玲落魄的樣子,而打消起訴子玲的念頭。當初,若是她稍微有一些理智,津津也不會承受這麼多的苦。

 

丞宇沒有打算接受子玲的道歉,不過,他沒有當下婉拒子玲對他和津津的道歉。丞宇還是有想責備子玲的意思,他覺得太輕易原諒子玲,只會放縱她。丞宇冷漠的說,一切的歉意,都已經太遲。他從來就不要求子玲祝福他和津津,可是,他從來都沒有想過,子玲會用這麼惡劣的手段,來傷害津津。

 

丞宇認為,是時候給子玲一個教訓,否則,她永遠都不知道,她是多麼的任性。不管子玲現在說什麼,做什麼都沒有用。一切已經交由司法處理,丞宇也沒有什麼,想對子玲說的。丞宇只希望,子玲能為自己做過的事,好好的自我反省。丞宇把要說的話,都說了,便離開監獄。他想趕快回家,回到津津的身邊。

 

 

丞宇回到家以後,第一時間,是到臥室看津津。其實,當丞宇回來了的時候,他的車子才開到房子的範圍,阿姨便轉告津津。津津很想知道,子玲和丞宇,他們互相對對方說了什麼。她趕緊讓阿姨,拿枕頭靠在她的背後,讓她半躺著。就這樣,她帶著一顆期待的心,等丞宇出現在她面前。

 

對丞宇去見子玲一事,不管是丞宇的父母、阿姨和一鳴都很有意見。唯獨津津一人,是那個鼓勵丞宇去見子玲的。當大家知道丞宇回來的時候,都好緊張,想趕快知道,他到底和子玲說了什麼,子玲又和他說了什麼。不過,丞宇和子玲的談話內容,他比較想在第一時間,向津津稟報。

 

丞宇才進臥室,便見津津帶著微笑,心情愉快的等著他。丞宇也帶著微笑走向她,坐到她的身邊。津津望著丞宇,等丞宇給她描述,今天見了子玲以後,所發生的事。丞宇帶著淡淡的笑意,握著津津的手,沉默了一陣子。丞宇沉默,不是因為不曉得如何向津津陳訴,他和子玲見面以後,談話的內容。丞宇只是有感而發,覺得津津太善良了,想仔細的看看她。津津在丞宇的眼裡,像帶著光環的天使。

 

津津見丞宇遲遲未出聲,便瞪大了眼望著丞宇。津津的這個表情,是在向丞宇發問,事情的發展是怎麼樣了。當然,丞宇明白津津的意思。丞宇摸了摸津津的手,然後告訴津津,子玲見他的目的,只是為了向他們道歉,就這樣。津津聽了丞宇的轉述,點了點頭,然後表示丞宇做得好。她知道,讓丞宇去見子玲,為難了丞宇。

 

 

一個月後,子玲傷津津的案件開審。由於證據確鑿,子玲也認了罪,所以案件很快便下判。由於丞宇擔心津津會承受壓力,審訊的期間,丞宇沒有讓津津出席,而是由律師全權處理。加上津津的身體,還很虛弱,她真的不方便出庭。整個審訊過程,大概花了兩個多月的時間。津津肚子裡的寶寶,都長大了。

 

在下判之前,雙方律師在做結案陳詞的時候,津津要求到法庭一趟。當然,津津要求到法庭一趟,丞宇一定會追問原因。雖然,津津目前的狀況還算穩定,但是,丞宇還是有所顧慮,不放心讓她到法庭。重點是,津津打算到法庭的原因是什麼。被丞宇追問,津津不可能不回答,她沉默了一陣子,才開了口告訴丞宇,她打算到法院為子玲求情。

 

津津明白,子玲犯了錯,還差點就讓她和兩個寶寶賠上性命。但是她相信,子玲的本質并不壞。而且,聽說她在過去的幾個月,都不要求保釋,寧願待在牢裡。津津覺得,子玲這麼做的原因,是為了懲罰自己。她這段日子,一定不好過。津津很不願意,見到子玲被關太久,所以希望能為她求情。

 

丞宇無奈的望著津津,對津津的這個要求,丞宇突然不曉得如何應對。要知道,因為子玲,津津和兩個孩子,差點小命不保。津津不但對子玲一點恨意也沒有,還想為對方求情。大家都覺得好納悶,丞宇還問津津,是不是從外太空來的。丞宇不是不讓她有慈悲之心,不過得看對誰。像津津這麼善良的人,在這個世界上,應該沒幾個。

 

面對津津提出的要求,其實,大家都反對。可是,津津很堅持,她希望丞宇能答應,也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。若可以的話,大家都不讚成津津為子玲求情一事。但是,津津的堅持,讓大家不容易拒絕。最後,大家決定陪同津津到法庭。有這麼多人為津津坐鎮,除了能保護津津,還能給津津加油,打氣。

 

 

待續.........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麗麗ちゃん 的頭像
麗麗ちゃん

麗麗蔣的旅日遊記

麗麗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