隔天,丞宇乘搭的是早上的班機,所以他得很早到機場。本來,他打算等一鳴把阿姨送到以後,才出門的。不過,早上正值上班巔峰時段,路上的車多得很。除了丞宇出門的時候,會遇到塞車,一鳴和阿姨,也塞在車龍中。一鳴表示,自己就快抵達丞宇的家。飛機不等人,反正他就快到了,他讓丞宇先出門。

 

為了不讓丞宇遲到,津津也讚成哥哥的說法,先讓丞宇出門。其實,如果可以的話,津津好想陪丞宇到機場。可是,她知道丞宇一定不答應。何況,她現在懷了孕了,丞宇有很多不可以、不允許,不準的答案。另一方面,津津不想為了這件事情和丞宇爭辯,耽誤丞宇的時間,所以她沒有提出要求。

 

丞宇出門的時候,還把寶寶的照片,放進衣服的口袋裡。他出門前,不斷的提醒津津,要她處處小心。要她在發現那裡不舒服的時候,一定要第一時間通知一鳴和阿姨。他不能預算,自己什麼時候才能把事情辦妥,才能回到津津身邊。不過,抵達目的地以後,他一定會第一時間打電話回來,給津津報平安。津津讓丞宇放心,她表示自己有哥哥和阿姨照顧,不會發生什麽事。而且,現在還有兩個寶寶陪著,她一定會好好照顧自己。

 

 

由於丞宇的時間有些趕,在一鳴和阿姨還沒有抵達之前,津津便讓丞宇先出門,到機場去。老實說,津津并沒有打算放棄,尋找丞宇這次遇到麻煩的根源。昨天在一鳴餐廳的時候,一鳴和丞宇不斷的竊竊私語,表情又相當嚴肅。他們之間的交涉,一定和這一次,丞宇匆匆忙忙出國有關。津津打算,等哥哥抵達以後,才向哥哥問個明白。

 

就在津津送丞宇出門沒多久,便出現了一輛車子,車子就停在他們家門前。雖然車子的顏色和款式,和一鳴的不同,卻讓津津以為,哥哥是開了別人的車子過來。按理說,這個時候,除了一鳴和阿姨會到他們家以外,基本上,不會有其他人造訪才對。津津走到門前,打開了門,想看看到底是誰到他們家。搞不好,是丞宇忘了帶什麼,也不一定。

 

怎麼知道,由車上出來的人,竟然是子玲。見到子玲的出現,津津有一些訝異。結婚前,丞宇和她釐清關係以後,他們就再也沒有見面。她特地到他們的家,是打算做什麽來。子玲在下車的時候,已經見到津津站在房子的院子。她摘下墨鏡以後,便走向津津,讓津津給她開門。

 

津津站在原處,猶豫了一陣子。她不曉得,自己應不應該讓子玲進來。基本上,他們兩個,沒什麽好談的。如果,她是來找丞宇的話,丞宇也出了國,那她們更沒有什麼可以談的。既然沒有什麽可以談的,那津津就沒有那個必要,讓子玲到屋裡來。當時,津津是這麼想的。

 

但是,無論如何,津津得看看子玲上門來,原因何在。津津走向子玲,問她過來,是有什麽特別的事情。當時,津津并沒有打開閘門,她只是打算,隔著閘門和子玲對話。總而言之,子玲有什麼想說的,就隔著閘門說好了。怎麼知道,子玲一臉很拽的樣子,往房子的周邊,還有津津身上打量了一下。

 

其實,今天子玲是特地來刁難津津的。眼見津津今天擁有的一切,不管是丞宇,或是這棟房子女主人的身份,本來就是屬於她的。可是,現在卻被眼前的這個女人搶走,她就嚥不下這口氣。她今天就要告訴津津,因為她的緣故,讓丞宇陷入水深火熱之中。如果想讓丞宇的日子好過一些,這個女人,就必須求她。

 

子玲很冷漠的對津津說:‘丞宇現在一定很煩惱吧?餐館面對這麼大的危機,要如何經營下去,應該是一個,令他非常頭疼的問題吧?’

 

聽子玲說到,關於丞宇餐館的事情,津津怎麼會不緊張。津津問子玲:‘餐館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?妳對丞宇做了什麼?’

 

子玲一臉得意的說:‘看來,妳還不知道,自己的先生,就快活不下去了。’

 

 

子玲這樣吊津津的胃口,怎麼能讓津津不緊張,她簡直就快情緒崩潰。津津打開閘門,走到子玲的面前,問她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。津津的眼淚,都快從眼眶裡落下。子玲表示,她要讓丞宇嘗試到,背叛的滋味。津津不明白,子玲是用了什麼方法,讓丞宇嘗試了被判的滋味。她不斷追問,子玲是對丞宇做了什麼。子玲卻要津津,自己去問丞宇。

 

津津請子玲不要做出,傷害丞宇,傷害她自己的事情。津津是一個不會吵架,也不會和別人大聲的人。即使是面對子玲,一個這麼頑固,蠻不講理的人,她還是不曉得,如何運用她的憤怒。雖然,津津不曉得子玲到底對丞宇做了什麼。但是,她嘗試苦苦的哀求子玲,讓她停止一切報復行動。

 

津津溫柔的性格,總是惹怒子玲,令子玲認為,津津在利用溫柔的攻勢,和她搶丞宇。這個時候,津津的溫柔,激怒了子玲。她用力的抓著津津的雙肩,大力的搖晃,并告訴津津,她不是男人,不受津津柔柔弱弱的這一套。之後,又說什麼,津津只會用這一套,去勾引男人什麼的。總而言之,子玲把話,說得有多難聽,就多難聽。

 

當時,津津只知道,自己被子玲抓得很痛。但是,由於擔心丞宇的安危,她都忘了自己的痛。被子玲這麼大力的搖晃,津津有想到,會威脅自己肚子裡的寶寶。津津想嘗試掙脫子玲,告訴她,這樣會傷害到自己的寶寶。可是,不曉得子玲打哪來的力氣,把津津緊緊的扣住。而且,子玲不斷的責備津津,就像失去理智的潑婦般,不停的辱罵津津。

 

就這樣,津津完全不曉得,如何將自己懷孕的事情告訴子玲,讓子玲不要傷害她的寶寶。在這個時候,即使津津告訴子玲,她懷孕的事情,子玲也會聽不進去。因為她邊大力的搖晃津津,邊大聲的責備津津,她只聽到自己的聲音。津津想嘗試反抗,可是卻沒有子玲的力氣大。整個過程一團混亂,只能任由子玲擺佈。

 

一直到,子玲發洩結束,把所有的氣,都發洩在津津身上為止。她最後狠狠的拋下一句,在她有生之年,她一定會將丞宇的餐館搞垮。并揚言,會讓丞宇,翻不了身。子玲說了狠話以後,更是用力的推了津津一把。津津都還沒有回過神來,就被子玲這麼一推,推倒在地上。而子玲也在發洩完畢以後,開車離去。

 

 

當時,津津的腦袋,還在過濾子玲說過的話。不過,她的肚子突然一陣疼痛,讓她陷入痛苦中。津津覺得肚子好痛,這種痛,無法用言語形容。她擔心肚子裡的寶寶,也好擔心丞宇。她不曉得,自己現在應該怎麼辦。想站起來,可是卻沒有辦法。津津突然感覺到,自己就快要死去。

 

這個時候,一鳴載著阿姨,剛好抵達。他和母親,遠遠的,便見到子玲車子迎面駛過。接著,便見到津津坐在地上。車子越開越近的時候,他們才驚見津津一臉痛苦的表情,還有一灘血。一鳴見情況不對,趕緊用力踩下油門,將車子停在津津前面。車子停下以後,一鳴和阿姨第一時間撲向津津面前。

 

見到地上一灘血,還有津津痛苦的表情,一鳴都亂了方向。當時,一鳴和阿姨望著津津,只知道問津津有沒有怎麼樣,還有安慰她,可是他們都忘了,他們應該第一時間打電話叫救護車,或是趕緊將津津送醫。還好,一鳴很快的,便鎮定下來,想到這個時候,應該趕緊將津津送去醫院才對。

 

一鳴一手,就將津津給抱起,然後將津津抱到後座的座位上。阿姨也小心翼翼的,坐在津津的身邊,把她扶好。津津也在見到親人出現以後,略略的開了口。她一心掛念著正準備去打仗的丞宇,她緊緊的抓著阿姨的手,然後用她微弱的聲音對阿姨說,不要告訴丞宇,她出了事,她不想讓丞宇擔心。

 

阿姨不停的點頭,并答應津津,她一定不會告訴丞宇任何事。她讓津津什麼都別說,還一直告訴津津,醫院就快到了,要津津撐著。當時,津津才察覺到,自己的肚子真的好疼。疼得連頭髮,都感覺到疼痛,疼得連呼吸都會痛。而且,好像看到了很多血。這個時候,津津覺得好害怕。她摸著自己的肚子,發出微弱的聲音,不停的說著,寶寶,寶寶。

 

津津的臉色,突然變得好蒼白。其實,在這個時候,誰都不敢擔保什麼。但是,一鳴還是一直讓津津放心。他們不斷的安撫津津說,寶寶會沒事,她也會沒事,讓津津好好的休息,別緊張。一鳴不斷的從望後鏡看著在後座的津津,然後大聲的說。為的,就是希望津津能振作。可是,當時津津承受的痛楚,已經到了極限,讓她痛得昏過去。

 

見到津津昏過去,阿姨都嚇死了。本來,阿姨不應該大喊大叫,應該讓一鳴專心開車的。可是,阿姨見到津津昏了過去,她也失控。雖然,津津是她丈夫外遇對象的孩子,但是,過去這段日子,好歹她們也建立了很深厚的感情,她也把津津當女兒一般看待。在這個時候,她和其他人一樣,擔心失去津津。她不斷的讓一鳴車子開快一點,又不停的拍打津津的臉,叫她不能睡。阿姨的眼淚,都潰堤了。

 

 

為了搶時間,一鳴一路上,不斷的鳴笛,不停的狂踩油門。一鳴見不到津津的臉,不曉得到底,她目前處於什麼狀況下。一鳴突然也絕望了,他好擔心,就這樣失去了妹妹。這時,他突然想到丞宇。萬一,津津真的出了什麼事,而丞宇見不到津津最後一面,丞宇肯定會傷心欲絕。一鳴大聲喊了母親,讓母親趁丞宇還沒上機,趕緊打電話給丞宇,通知他津津發生了事故。

 

一鳴的提醒,讓阿姨也想到這個重要的環節。雖然說,津津讓他們不要通知丞宇,可是,這個緊要關頭,怎麼能不通知他。由於事態嚴重,讓阿姨緊張得,在包包內找手機,也找了一陣子。阿姨在撥打電話給丞宇的時候,手還不斷的顫抖。等到電話撥通以後,阿姨卻結巴,說不出話。只見一鳴在駕駛座位前,大聲的喊,讓丞宇馬上去醫院。

 

當時,丞宇才到機場。在路上,他一直把醫生提到,孕婦的情緒容易受到波動的問題,放在心上。他一直擔心,因為他生意上的問題,令津津多猜疑,而使到津津在情緒上,出現波動。見阿姨打電話過來的時候,他還以為,阿姨只是通知他,他們已經抵達了他的家。他卻沒有想到,會接到阿姨的緊急電話。而且,話還說得不清不楚的。

 

還好,丞宇也挺鎮定的。他讓阿姨先冷靜下來,才告訴他,是發生了什麼事。阿姨顫抖的告訴丞宇,津津發生了意外,讓他現在到某家醫院去。當丞宇聽到津津出了事,當場一片昏天黑地,說不出話,也沒了反應。一鳴見情況不對勁,便讓母親把手機揚聲器打開。他大聲的告訴丞宇,讓丞宇現在什麼都別想,先到醫院就是了。

 

一鳴擔心丞宇一路上會出狀況,他讓丞宇小心駕駛,並且別掛斷電話,保持聯繫,好隨時知道對方的狀況。就這樣,丞宇帶著忐忑不安的心,把車子開到醫院去。一鳴把車子開到醫院的緊急部門,醫務人員見情況不對,趕緊上前支援。津津被抬到病床上以後,醫生馬上詢問津津的狀況。

 

一鳴把津津的狀況,一五一十的告訴醫生。他和醫生的對話,在電話另一端的丞宇,都聽得清清楚楚的。醫生在了解狀況以後,馬上為津津做檢查。一鳴和阿姨見醫務人員忙進忙出的。過了一陣子,醫生出來告訴他們,得馬上為津津進行手術。醫務人員把津津送進手術室以後,一鳴才接過母親的手機。

 

 

一鳴告訴丞宇,他們已經抵達醫院了。目前,津津在手術室。丞宇從電話裡,大概了解了津津的狀況。不過,他想知道得更詳細。本來,丞宇想在電話中,了解津津的狀況。但是,一鳴覺得在這個時候,不合適。他必須讓丞宇專心開車,安全抵達醫院。一個津津,已經讓大家亂了陣腳,他不能讓丞宇也出事。

 

無論如何,有什麼事情,一鳴讓丞宇先到醫院再說。一鳴結束和丞宇的通話以後,便到手術室外等妹妹的消息。聽到一鳴和醫生的對話內容,已經讓丞宇,難過到極點,腦袋也一片凌亂。丞宇不斷的責備自己,他才離開家裡沒多久,津津就出了事。他應該等一鳴和阿姨到了家裡,才出門才是。這樣的話,津津就不會發生意外。

 

不過,目前丞宇只想著津津,想趕快到津津的身邊。他不能讓時間,浪費在和一鳴要求真相上,他得趕緊到醫院去。還好,醫院離機場不是很遠,沒多久,丞宇也抵達醫院。他很快的,便見到在手術室外頭,著急等待的一鳴和阿姨。當丞宇見到一鳴和阿姨身上的血跡,他突然意識到,事情不單純。

 

丞宇從一鳴的口中知道,有個女人在津津發生意外前離開他們家,他很快的,便聯想到,那個女人是子玲。他們家,除了雙方的親人,還有丞宇餐館少數高級行政人員知道以外,就沒有多少人知道。會過去的女人,更是少之又少。本來,這個時候應該把事情給弄清楚。可是,津津還在手術室裡,生死未卜,讓丞宇都不曉得,自己可以先做些什麼。

 

 

丞宇帶著忐忑不安的心,守在手術室外。見到一鳴和阿姨一身的血跡,他的心,都快跳出來了。津津流了這麼多血,她現在的身體,一定很虛弱。而且,津津一定承受了極大的痛苦。丞宇真的很後悔,在津津懷孕的這段時間出國。別說丞宇,一鳴也不斷的自責。他今天應該早點出門,津津就不會發生意外。

 

不曉得等了多久,終於等到醫生由手術室出來。丞宇趕緊走到醫生面前,問醫生津津的狀況。醫生表示,還好及時把津津送到醫院,否則大人和小孩,都會有危險。丞宇聽醫生這麼說,便馬上問醫生,醫生的意思,是不是說,津津和肚子裡的寶寶,都平安的意思。醫生又繼續說,孩子是暫時保住了,津津也沒生命危險。

 

不過,由於津津目前的身體很虛弱,她和肚子裡的寶寶,還不算穩定。她需要長時間的休息,把身體養好。總而言之,在胎兒還沒有穩定之前,津津需要休息,不能下床,更不能勞動。而且,她需要定期打注射營養針,否則就麻煩了。丞宇頻頻點點頭,一鳴在一旁不斷的說明白,阿姨則表示會遵照醫生的意思去做。

 

 

待續.........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麗麗ちゃん 的頭像
麗麗ちゃん

麗麗蔣的旅日遊記

麗麗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