丞宇迫不及待,想見到津津的面,不過,得等一會兒,得等醫務人員善後手術的工作,才能安排津津到病房。丞宇心急如焚的在外頭等著,當護士將津津從手術室推出來的時候,丞宇快步的走到津津的身邊。才幾個小時不見,津津的臉,就變得那麼蒼白,真的讓丞宇不忍。他們緊緊的跟在津津身邊,一直到護士將津津安排在病房內。

 

護士把津津安頓好了以後,丞宇趕緊坐到病床旁。他小心翼翼的握著津津手,將津津的手靠在自己的臉頰。見到津津蒼白的臉,還有殘留在她臉上,痛苦的表情,丞宇簡直就恨死自己。他好恨自己,為什麼沒有把津津照顧好。當時,丞宇是一隻手握著津津的手,而另一隻手,輕輕的撫摸著津津的臉頰。

 

丞宇的眼眶,泛著淚水。他的心裡,除了自責,還是自責。在津津母親離世的時候,他曾經向津津的母親承諾,會好好的照顧津津,可是,他沒有做到。丞宇的眼淚終於忍不住,從他眼眶滑落。一鳴了解丞宇現在的心情,因為他也同樣難過。他走到丞宇的身後,拍了拍丞宇的肩膀,然後告訴丞宇,不要責怪自己。

 

阿姨表示,時間不早了,大家都還沒吃東西,她現在到醫院的餐廳,給大家買點吃的。說實在,這個時候,丞宇怎麼會有這個胃口。但是,一鳴和阿姨,都勸他多少要吃點。他是津津精神上,完全的支柱,要是他倒下,津津該怎麼辦。丞宇認同一鳴和阿姨的說法,再怎麼不願意,他還是把食物嚥下肚。

 

 

由於今天早上,大家都很早起了床。在等待津津甦醒的過程中,大家都累了。本來,丞宇的意思,是讓一鳴送阿姨回去。但是,他們都不願意離開醫院,他們想等津津甦醒以後,才放得下心離開。其實,這個時候,大家都在為津津擔心,沒有人會願意離開。就算要離開,也得等津津醒過來,再說。

 

本來丞宇今天的行程,應該是在國外,和一鳴介紹的供應商開會,協商供應貨源的事項。現在,丞宇突然失約,一鳴得善後。這個問題,丞宇不是沒有想到,只是,津津突然發生了意外,丞宇心裡一團亂,怎麼還有心思去想這件事。目前,他把所有的重心,都放在津津身上。

 

現在,丞宇只希望津津能平安無事。只要津津平安無事,即使讓他賠上所有的生意,他也願意。一鳴當然知道,丞宇的腦袋,在這個時候容不下其他事。一鳴到病房外頭,忙著打電話。他除了通知供應商,會議的日期要延後,也順便做了一些調查。要知道,一鳴在飲食業,有一定的知名度。關於飲食業的內幕消息,他要知道,一點都不難。

 

一鳴稍微打聽了一下,了解了子玲在日本的佈局。他曾經想過,讓丞宇換供應商,并不是長期解決問題的辦法。因為總代理,還是屬於子玲父親的公司,除非他們不用來自日本的食材。而且,子玲壟斷市場這種手段,也不被允許。一鳴和飲食界,幾位赫赫有名的供應商討論過,他們也是最近,才收到風聲,知道有這一回事。

 

子玲的作為,只會讓飲食業者,向其他國家的供應商尋求貨源。雖然,這會讓其他供應商得利。但是,大家都是供應商,他們絕對不允許,有壟斷市場這回事。飲食商會決定召開記者會,要遏止子玲使用這麼惡劣的手段,向子玲他們家營運的公司施壓。如果他們公司的股東,不阻止子玲,商會將會發動罷免行動。

 

有了這些飲食業者的加持,一鳴放心不少。一鳴把這個好消息,轉告到丞宇耳裡,他讓丞宇放心,安心的照顧津津。丞宇感謝一鳴,在這個時候,為他解決問題。一鳴表示,津津可是他的妹妹,見到妹妹和妹夫都出了問題,他怎麼能袖手旁觀。一鳴讓丞宇什麼都別想,專心照顧津津,把後續的問題,交給他。

 

 

這個時候,門外有人敲門。阿姨去開門,見到的,是兩位警察。警察先生表示,剛才見一鳴送津津來醫院的時候,他和醫生的對話,好像透露了,發生在津津身上的事故,不是意外這麼簡單。如果不是意外的話,那麼津津是被害者。若津津是一位被害者,警察可是要插手調查。

 

其實,具體上到底是怎麼一回事,一鳴也不清楚。他和阿姨,只記得,在快抵達丞宇家之前的一小段路上,和另外一輛車子擦肩而過。他們隱隱約約見到,開車的,是一個女人。而這個時候,津津沒有可能在房子外頭,更沒有可能自己摔跤。不過,這只是一鳴和阿姨的推測,真實的狀況,得等津津甦醒以後,才能知道。

 

警方從一鳴和阿姨的口中了解,事發的經過并不單純,所以決定先做記錄,等津津甦醒以後,他們才和當事人錄取口供。這個時候,丞宇突然想起,自己的家外圍,安裝了不少監視器。丞宇馬上透過手機,追蹤早上的影片。果然,見到丞宇離開不久,一輛車子,就停在家門前。下車的人,是子玲,沒錯。

 

當大家看到,子玲抓著津津肩膀的一剎那,精神馬上緊繃起來。見到子玲將津津推倒的時候,丞宇簡直就是又生氣,又心疼到極點。他的心,都糾結在一起了。他真的不能理解,好歹他和子玲,也曾經相愛過。而且,他們之間,不算是有什麼深仇大恨,她為什麼要如此對待津津。

 

當然,一鳴和阿姨,見到那一幕,都嚇傻了。一鳴好憤怒,他表示,像這樣的行為,簡直就是謀殺。而且不能原諒,一定要給對方一個教訓。丞宇也覺得,如果在放縱子玲,子玲不曉得,還會對津津做出什麼更不利的事情。丞宇不能讓津津再受傷害,他決定把這件事情,交給警方處理。

 

 

警察離開沒多久,津津便有了動靜。她嘴裡念念有詞,不斷的唸著丞宇的名字。丞宇緊緊的握著津津的手,靠近津津的耳朵和津津說,他就在津津的身邊。丞宇讓津津不要害怕,現在沒人能傷害她。雖然,津津還沒有完全甦醒,但是,在她聽到丞宇和她對話以後,緩緩的安靜下來,繼續昏睡。

 

其實,真的不曉得,津津什麼時候才會甦醒。這一次,丞宇真的要讓一鳴,先送阿姨回去休息。大家同時在醫院等,也不是辦法。一鳴想了想也對,丞宇也會累,需要有人輪流照顧津津,讓他休息。目前,丞宇和津津,也應該需要一些換洗的衣服和日用品。一鳴建議,他和母親,先到丞宇家拿一些衣服和日常用品過來。

 

另外,等津津醒過來的時候,她應該也餓了,需要給津津準備一些營養的食物。突然發生這樣的事,丞宇都亂了,這一點,他倒是沒有想到。丞宇目前只想守候在津津身邊,其他的事情,他就拜託一鳴和阿姨,給他做主了。一鳴和阿姨離開醫院以後,便到丞宇的家,給他們打點。

 

又不曉得過了多久,丞宇自己也累得睡著了。他握著津津的手,趴在津津的病床上。沒一會兒,津津醒了過來。不過,她的意識還不是很清楚。她慢慢的睜開眼睛,隱隱約約的,見到丞宇在她的面前,她想叫醒丞宇,卻沒有力氣。津津的手指動了動,丞宇立刻就感應到,也馬上抬起頭,往津津靠近。

 

丞宇緊張的問:‘津津,醒了嗎?有沒有哪裡不舒服?’

 

津津發出微弱的聲音,對丞宇說:‘這是那裡?’

 

丞宇很溫柔的對津津說:‘這裡是醫院。’

 

這個時候,津津才想起,她好像發生了意外。她緊張,又帶著微弱的聲音問丞宇:‘寶寶,寶寶呢?’

 

丞宇趕緊安撫津津說:‘寶寶沒事,寶寶現在很安全的在妳肚子裡面,別擔心。’

 

 

知道寶寶安全,津津才定下心來。她把手放在自己的肚皮上,露出喜悅的表情。丞宇握著津津的手,安撫津津焦慮不安的心。丞宇見津津的情緒穩定以後,再一次告訴她,寶寶真的沒事,還在她的肚子裡。醫生讓她現在什麼都別想,好好的休息,把身體養好。津津表示明白,點了點頭。

 

可是,津津這頭才 聽了丞宇的解釋,她那頭又突然想起,丞宇這個時候,應該是在國外。她又一連串的發問,一下問現在是幾點,是什麼時候,丞宇為什麼沒有出國辦理自己的事情。丞宇讓津津冷靜,別想其他的事情,她情緒這麼激動,可是會影響了自己,也影響到寶寶。可是,津津就是緊張丞宇的一切,不能冷靜。

 

丞宇讓津津先冷靜下來,他才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津津。否則,丞宇要生氣了。其實,丞宇怎麼捨得生津津的氣,他只是想讓津津冷靜下來而已。津津也想冷靜,可是不曉得為什麼,突然靜不下來。丞宇讓津津深呼吸,先緩和一下情緒。津津緩緩的吸氣,又呼氣。慢慢的,才將自己激動的情緒控制下來。

 

丞宇見津津的情緒真的平靜下來以後,才告訴她,自己生意上的問題,已經解決了。可是,突然說事情已經解決了,讓津津怎麼能相信。丞宇趕緊告訴津津,事情一鳴已經幫他擺平了。如果,津津不相信的話,等一下一鳴到的時候,可以問一鳴,真的。津津表示,她姑且相信丞宇的話,等一鳴抵達的時候,她會問問。

 

要知道,要讓津津相信事實,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。不過,這一切都是因為,津津關心丞宇的緣故。眼前,丞宇更擔心津津,不曉得她餓了沒,是不是真的沒有什麼不舒服的。津津搖搖頭,緊緊的握著丞宇的手。能見到丞宇,對她而言,是最幸福的事。早上,在她發生意外的時候,她還以為,自己再也見不到丞宇了。她現在只想看著丞宇,只想讓丞宇待在她身邊,守候著她和寶寶。

 

 

丞宇見津津現在的狀況好了許多,便問津津,早上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。說到早上發生的事,突然令津津感到害怕。在子玲抓著她的肩膀,大力搖晃的時候,她很想叫子玲住手,可是子玲卻想著了魔一樣那麼可怕,把她抓得緊緊的。津津害怕得,都不曉得該如何叫她住手。

 

此時此刻的津津,嚇得緊緊的閉上眼睛,用力的抓著丞宇的手。津津沒有開口說話,她害怕得,身體微微的顫抖著。丞宇察覺不對,便往前將津津抱著。他對津津說,如果,津津覺得想起早上發生的事,令她感到害怕的話,那就什麼都別想。津津緩緩的將自己的手,延伸到丞宇身上,將丞宇抱著。當時,丞宇更強烈的,感受到津津顫抖的身體。

 

丞宇從監視器看到子玲對待津津的那一幕,他也感到很驚險和害怕,更何況是津津。所以,不難想象,津津恐懼的心裡。丞宇抱著津津,好一段時間以後,才讓津津躺下。丞宇告訴津津,無論發生什麼事情,他都會在津津身邊。還有一鳴和阿姨,一定會盡全力保護她,丞宇讓她放心,好好的休息。

 

沒多久,一鳴和阿姨帶了換洗的衣服,還有晚餐過來。他們見到津津醒過來,高興得不得了。不過,由於津津還在懼怕中,丞宇擔心津津受到刺激,便拉了一鳴到病房外。丞宇把剛才發生的事情,告訴一鳴,希望一鳴和阿姨,先別提起早上發生的事情。等津津情緒恢復平靜以後,才追究後續的發展。

 

一鳴表示完全明白丞宇的意思,他讓丞宇先到病房陪津津,自己則向母親轉述一遍丞宇的話。不過,大家從津津的臉上,看得出她驚魂未定的樣子。就像丞宇說的,目前得讓津津的情緒平復,其他的事情,等津津的情緒穩定以後,才追究。就這樣,大家都不敢提起早上發生的事。

 

 

阿姨將做好的晚餐,端給丞宇和津津,讓他們趕快吃。津津的肚子很餓,可是她卻沒有胃口,吃不下。丞宇擔心她體力會透支,便半哄半騙的,一小口,一小口的餵津津進食。津津吃了些,就不想吃了。丞宇見時間不早了,今天大家也忙了一天,便讓一鳴和阿姨先回家休息去。由於大家還得保持精力來照顧津津,一鳴和阿姨,便先行離開醫院。

 

這個晚上,津津睡得并不好。子玲在搖晃她的那一幕,一直出現在津津的腦海,揮之不去。她一想到,她的寶寶和丞宇即將受到威脅,便感到不安和害怕。她在睡夢中,不斷的掙扎,嘴裡不停的叫子玲別這樣對寶寶和丞宇。溫柔的津津,在發噩夢的時候,連說夢話,也那麼的溫柔。可見她當時被欺負了,卻又無力反抗,受盡委屈的樣子,令丞宇看了,是心疼到不行。

 

丞宇將津津喚醒以後,把她緊緊的抱進懷裡。丞宇安撫津津以後,便向津津承諾,沒有人能再傷害她。為了讓津津安心的睡,丞宇躺到病床上,然後讓津津小心翼翼的睡到他的懷裡。整個晚上,丞宇就這樣抱著津津。不過,津津承受的打擊和壓力太大,整個晚上,她根本沒有辦法安穩的睡。見到津津這個樣子,丞宇決定給子玲一個教訓,他下定了決心,要提告子玲,不能任她為所欲為。

 

結果,整個晚上,因為津津不安的情緒,丞宇也徹夜難眠。一直到清晨,丞宇見津津在熟睡中,他便將津津輕輕移到床上,讓津津睡好。他則慢慢的走到浴室梳洗。丞宇才洗了把臉,就聽到外頭,津津在呼叫他的名字。丞宇臉都還沒擦乾,便跑了出去。津津見到丞宇往她靠近,馬上向前將丞宇給抱著。

 

睜開眼睛,見不到丞宇,令津津感到好害怕。她抓著丞宇的衣衫,身體不斷的顫抖。丞宇沒有想到,自己才離開一陣子,津津便察覺到。而且,她害怕得臉上直冒汗,比丞宇剛洗好,還未擦乾的臉還濕。丞宇趕緊安撫津津,讓她別怕。丞宇問她是不是發噩夢了,她只是拼命的搖頭。

 

昨天一夜沒睡好,起來的時候,見不到丞宇,又因為心靈受了創傷,讓津津幾乎就快要崩潰了。她緊緊的窩在丞宇的懷裡,一秒鐘也不願意讓丞宇離開。相信沒有人,能接受見到心愛的人,如此痛苦,會無動於衷的。丞宇明白津津懼怕的心。但是,放任津津處於這種懼怕的心理,對津津一點好處也沒有。

 

 

待續.........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麗麗ちゃん 的頭像
麗麗ちゃん

麗麗蔣的旅日遊記

麗麗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