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,津津總是容易疲倦。她經常在午餐後,累得到臥室小睡。有的時候,睡過了時間,還來不及做晚餐。有一天,丞宇下班回到家,見津津在臥室睡覺,他沒有打擾,只是捲起袖子,到廚房做簡單的晚餐。見津津在他做好晚餐以後,都還沒有起床,他還真的有些擔心。擔心津津不曉得是不是又生病了。

 

丞宇慢慢的走到津津身邊,他坐到床上,輕輕的摸了摸津津的額頭。津津沒有發燒。被丞宇的肌膚觸碰了的津津,微微的睜開眼睛。知道丞宇已經下班了,知道自己沒能來得及做晚餐,但是,她卻緊張不起來。她就是很累,只想這樣躺著。丞宇擔心津津會餓著,便讓她先起床,把晚餐給吃了。可是,津津卻表示不餓。

 

丞宇見狀況不對,便向津津表示,明天要帶津津去看個醫生。津津沒有意見,只是略略的點點頭,又繼續閉上眼睛。見到津津這個樣子,丞宇是擔心到不行。晚餐的時候,是丞宇一個人享用。晚餐過後,丞宇和一鳴通了電話,轉述了津津的情況,他也征求阿姨的意見。突然間,大家都為津津擔心起來。阿姨一再吩咐丞宇,明天一早,就得馬上帶津津去醫院。

 

 

丞宇整個晚上,都沒有辦法睡好。他每隔半個小時,就起床摸摸津津的額頭,看看津津的臉,有什麼變化沒有。也許是睡了一整天,隔天早上,津津起得特別早。她沒有打擾丞宇,只不過,這個清晨,起床的時候,津津突然感到一陣昏眩。她本來不打算打擾丞宇,她想起床以後,慢慢走到浴室。可是她的重心站不穩,差點就摔倒到地上去。

 

還好,丞宇見津津狀況不對,很機警的,馬上上前扶了她一把,然後讓她在床上坐好。見津津這個樣子,丞宇知道,不能在拖,要趕緊換洗,然後送津津到醫院去。丞宇可是緊張到不行,他讓津津坐著,便到衣櫃拿了津津的衣服,打算為津津換衣服,送津津到醫院。丞宇還邊拿著衣服,邊吩咐津津動作要快,他得趕緊帶津津到醫院就醫。

 

津津很淡定,她把手架在自己的太陽穴,輕輕的揉了幾下,然後很冷靜的說:‘別緊張,我沒事。’

 

丞宇的心,都快掉出來了,聽津津怎麼說,他緊張的回答:‘怎麼會沒事!都差點昏倒了,還說沒事!一定是之前學烹飪的時候,太累了!要趕緊到醫院才行!’

 

津津見丞宇如此緊張,言語上又帶了點誇張,都快笑出來了。她還是很淡定,很冷靜的對丞宇說:‘不需要看醫生,我真的沒事。我……我好像懷孕了。’

 

‘懷孕!’丞宇驚訝的回答。

 

 

丞宇聽到津津這麼冷靜的回答他,還真的不曉得,一下子該如何回應津津。不過,懷孕這麼大件事,津津怎麼能這麼冷靜。而且,怎麼都不提早告訴他。津津應該在懷孕初期,就知道自己懷孕了,她應該第一時間就告訴丞宇才對,丞宇可是孩子的爸。丞宇有一些生氣,卻又不敢對津津生氣。

 

丞宇:‘郭津津,懷孕這麼大件事情,妳怎麼可以這麼冷靜?而且一副不在乎的樣子。’

 

津津傻傻的笑著,很淡定的說:‘我哪有不在乎?我只是覺得,最近太累了,每天都在昏睡中,才提不起勁。因為太累了,才沒有機會告訴你。’

 

丞宇又問:‘確定了嗎?’

 

‘應該是。那個,好像很多個月,沒來了。’還沒有去檢查,津津也不肯定。不過她的生理期,已經遲到一段日子了。

 

丞宇好笑又好氣的對津津說:‘我真的敗給妳了,我可是孩子的父親,不管怎麼樣,在任何時候,妳都應該在第一時間告訴我。而且,在知道懷孕以後,就得先去檢查確定不是?’

 

津津:‘好啦,好啦,是我不對。’

 

 

丞宇責備津津以後,不忘關心她目前的狀況。他擔心津津身體狀況太槽,沒有辦法起床,又或者那裡很不舒服。津津表示,她就是頭很昏,沒有什麼胃口。這個時候,不管津津是不是懷孕,都應該帶她去做個身體檢查。可是,現在要出門,也得看津津的狀況允不允許。丞宇很溫柔的問津津,是否有體力和精神外出。津津略略的點點頭,表示可以。

 

就像丞宇說的那樣,不管津津是不是懷孕,當務之急,是應該帶津津到醫院做身體檢查。他們出門之前,津津先給自己的主治醫生,打了個電話,把時間給定下來。津津的主治醫生,今天剛好休息,但是為了津津,他能到醫院一趟。和醫生約好時間以後,丞宇和津津便出了門。

 

由於津津的主治醫生不是婦科醫生,他在了解津津的狀況以後,便給津津介紹了一位婦科醫生,并轉述津津特殊的狀況。不巧的是,該名婦產醫生,竟然是津津的粉絲。津津真的沒有想到,既然有專業人士,欣賞她。經過醫生的檢查以後,證實津津懷了孕。由超音波的顯示看來,津津肚子裡的寶寶,是雙胞胎。

 

這個消息,可是令丞宇和津津,又驚又喜。他們看著超音波顯示出來,那小小的生命,心裡充滿無限的感動和激動。當看到自己寶寶的時候,他們的眼眶,都同時泛著淚。這種感受,令他們無法用言語形容。之前,津津懷疑自己懷孕的時候,這樣的心情,是不存在的。她突然好後悔,怎麼這麼遲才把懷疑懷孕的事情告訴丞宇,延遲了分享這份喜悅。

 

津津的特殊情況,不得不讓婦科醫生叮嚀。尤其是孕婦的情緒,難以估計。丞宇很細心的聽醫生的吩咐,什麼該吃,什麼不該吃,要注意的事項,他記得的清清楚楚。除了記住醫生的吩咐,他同時也發問了許多問題。第一次當父親,沒有經驗的丞宇,當然有很多問題。而津津,則好像有很多問題,可是腦袋卻一片空白,不曉得打哪兒問起。

 

也許,是事情發生得太突然了。在沒有特意安排的情況下,小生命突然來報道,除了開心,還是開心。產檢以後,丞宇本來打算讓津津回家休息。等回家以後,他給津津做點清淡的小吃。反正,最近津津老是說自己沒有胃口。可是,在丞宇開車前,津津卻表示,自己想到一鳴的餐廳,她想吃哥哥煮的意大利麵。

 

 

津津的要求,令丞宇突然感到好訝異。要知道,津津是一個沒有味覺的女人,她本來就不曉得食物的美味,也當然不會挑選指定的食物。過去和津津在一起的日子,津津的三餐,都是丞宇在為她細心安排。一切津津不能吃的食物,丞宇都會避開,然後給予她營養均衡的飲食。

 

一直到,津津學習烹飪以後,雖然她同樣朝營養均衡的方向,但是她還是不會有特定想吃的食物。對津津突如其來的要求,丞宇當然感到很訝異。其實,突然有指定想吃的,津津也覺得非常不可思議。她突然嘟起嘴巴,感到很納悶。她想了想,都不曉得,為什麼有指定想吃的食物。

 

這個問題,突然讓丞宇緊張起來。他車子都不開了,然後先問清楚津津,是不是有那裡不舒服的,或是有什麼地方不對勁的。津津表示,沒有那裡是不舒服,也沒有什麼地方不對勁。她的腦袋,就突然的,出現想吃哥哥煮的意大利麵。津津皺起眉頭想了想,也搞不清楚狀況。

 

這個時候,他們不約而同的望了津津的肚子。人家說,孕婦這嘴,都特別饞。一定是津津肚子裡的寶寶,想吃舅舅煮的意大利麵。見他們還未出生的孩子,嘴那麼叼,讓他們都同時笑了起來。初為人父、人母的他們,因為這一份喜悅,在車上討論了一陣子。突然,津津肚子裡的寶寶抗議,想趕快吃舅舅做的意大利麵。丞宇不敢怠慢,馬上把車子開過去。

 

這個下午,阿姨在一鳴的餐廳幫忙。見丞宇出現在餐廳,一鳴感到小小的錯愕。因為,這個時候,丞宇應該在餐館,為他遇到的事情煩惱。一鳴為什麼會這麼想,是因為丞宇的餐館,遇到了一個大麻煩。雖然說,丞宇和津津已經結了婚一年多。但是,子玲對丞宇和津津的憎恨,一直沒有改變。

 

就在津津的專訪播出以後,子玲見到丞宇和津津,如此恩愛,加深了她對丞宇和津津的仇恨。丞宇餐館使用的一些重要食材,都是來自日本高級的產品。之前,因為子玲在日本向丞宇要求復合的時候,丞宇不依,取消了和子玲的合作。但是子玲父親的公司,在日本是屬於大公司。他們公司可以說是,日本名貴食材的總代理,尤其是海產。

 

子玲回到日本以後,接管了父親的生意,便開始在市場進行她的壟斷計劃。她收購了所有相關產品的公司,然後把價格提高,讓餐館的成本增加。所以,即使丞宇的餐館,沒有直接跟子玲父親的公司取貨,他餐館向其他供應商購買的食材,還是會受到衝擊。當然,發生這麽嚴重的事,丞宇沒有告訴津津。

 

 

事情發生得太突然,令丞宇措手不及。雖然說,目前餐館的存貨,還能撐上一、兩個月。但是,一、兩個月的時間,很快就會過去。而且,丞宇在幾個國家,都有餐館。長期下來,這個成本的問題,不容易承擔。其實這幾天,一鳴已經在中國為丞宇找了一些供應商,只等丞宇安排時間到中國和供應商洽談而已。

 

本來,一鳴還以為丞宇安排了時間,這幾天就過去。可是,津津又突然不舒服。除了餐館的事情,丞宇還沒有解決,津津目前生病,丞宇應該讓她在家裡好好休息才是。見丞宇興高采烈的和津津一起出現,他臉上突顯的喜悅,令一鳴有點匪夷所思。一鳴沒有當著大家的面,提起丞宇遇到的問題。他更沒有問丞宇,準備什麼時候到中國去。他只是好奇的問丞宇,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到他餐廳來。

 

丞宇望著津津,微笑了一下,然後告訴一鳴,有人想吃他親手煮的意大利麺。當然,這個問題,同樣令一鳴和阿姨嚇到了。每次問津津,打算煮什麽,吃什麽,她只會拋出一句無所謂。突然,聽丞宇這麼說,又望著津津,難道是津津有特定的餐點想吃。當然,也就引起大家的好奇。

 

之前,丞宇有再三的提醒,他遇到的問題,絕對不能讓津津知道。所以,一鳴沒有在這個時候開口。他還以為,丞宇受了打擊,想吃他煮的意大利麺。他心裡盤算著,等他們吃飽以後,他才私下和丞宇談談。只要丞宇不是因為受了打擊,才專程過來吃他煮意大利麺,就好。

 

丞宇見一鳴和阿姨一臉疑惑,不想再逗他們。丞宇很驕傲的說,本來,他打算帶津津回家休息的,可是,他們家裡的兩位新成員,突然說想吃意大利麺,他們就只好過來了。在一旁的津津,有些害羞,卻又不好意思宣佈懷孕的喜訊。一鳴和阿姨真的不明白,丞宇想表達的是什麽。什麽新成員,到底是什麽意思。

 

丞宇從自己的口袋,掏出了剛才津津產檢的時候,醫生為津津做的超音波,所打印出來的照片。丞宇把照片秀在一鳴和阿姨的面前,然後告訴他們,這就是家裡的兩位小成員,他們想吃舅舅煮的意大利麺,所以只好過來了。不曉得,舅舅是否能為這還未出生的外甥,煮個意大利麺。

 

 

當一鳴和阿姨見到超音波打印出來的照片,忍不住歡呼起來。阿姨緊緊的抱著津津,不斷的道賀。她和一鳴都覺得好不可思議,津津竟然懷了雙胞胎。難怪,丞宇連公司遇到重大的問題,都可以拋之腦後。這個時候,津津帶來的喜訊,確實緩頰了丞宇的問題。既然兩位小外甥想吃舅舅做的意大利麵,一鳴二話不說,當然馬上到廚房準備。

 

一鳴為津津煮好意大利麺以後,津津在享用的時候,一鳴便拉了丞宇到他的辦公室。一鳴表示,這幾天又聯絡了一些在國外的供應商,他們能和丞宇的餐館配合。所以,丞宇得儘快趕到國外,和這些供應商協商,探討如何合作的細節。目前,也不知道這些供應商提供的食材價格是多少,得談過以後,才能知道哪家的價格合理。

 

一鳴能明白,津津剛剛懷了孕,丞宇不放心她的心情。本來,一鳴的意思是,代丞宇到國外,和這些供應商協商。丞宇只需要派一位助理隨行,便可以。可是,丞宇放不下心,最後他決定自己出國跑一趟。畢竟,丞宇才是餐館的老闆,他知道自己的要求。如果可以的話,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,他能馬上和供應商簽下合約。

 

事不宜遲,丞宇打算送津津回家以後,便準備出國的事。阿姨答應,在丞宇出國的這段期間,先住到丞宇家照顧津津。丞宇聯絡了秘書,讓秘書訂了隔天一早的機票以後,他便送津津回家。這一趟,津津見丞宇出國出得那麼緊急,是不是餐館發生了什麼事,她的心裡有數。只是,在問丞宇的時候,丞宇怎麼樣也不願意透露。

 

向來都對照顧自己很有自信津津,本來拒絕阿姨到家裡照顧她。她不想麻煩別人,也不想讓一鳴失去一位助手。怎麼知道,這一次,丞宇怎麼都不答應,讓津津肚子留在家裡。而且,他很堅持,一定要讓阿姨照顧她。丞宇表示,平時他什麼都能聽津津的,唯獨這次,一定要聽他的安排。丞宇突然變得好嚴肅,讓津津不寒而慄。

 

津津心裡應驗著,餐館一定是出了什麼重大的危機。否則,丞宇不會那麼擔心,也不會那麼堅持,不透露事情的真相讓津津知道。而且,還那麼擔心津津一個人留在家。雖然,津津很想知道,餐館是出了什麼事。但是,既然丞宇堅持不說,為了讓丞宇安心處理自己的事情,津津只能順從丞宇的意思,也不再和丞宇爭辯,阿姨過來照顧她的問題。

 

 

待續.........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麗麗ちゃん 的頭像
麗麗ちゃん

麗麗蔣的旅日遊記

麗麗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