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於有外人在場,津津不方便表示自己的不捨和緊張的情緒。她只好含蓄的點點頭,表示明白丞宇的意思。丞宇出去以後,津津帶著興奮又期待的心情,還有小小複雜的情緒,緊盯著前方的鏡子,讓造型師給她裝扮。不曉得過了多久,津津的妝花好了,髮型也弄好了。造型師讓她趕緊換上婚紗,然後做最後的整理。

 

津津簡直不敢相信,自己會有披上婚紗的這一刻。她站在鏡子前,望著鏡子裡頭的自己,感覺自己好像在夢境裡。這是她期待了多久,花了多少時間,才得到的成果。今天就要和丞宇正式成為夫婦,津津的心裡,難免感觸很深。尤其是在,這個她還沒有出場,獨自留在休息室等候的時候。

 

為了避免讓津津的婚紗弄亂,造型師讓她坐好,再將她身上的婚紗裙子掀開,給擺好才出去。其實,現在距離津津出場的時間還早得很,她獨自在休息室,還挺無聊的。可是,現在這樣的姿勢,讓她卻也不能做什麼。丞宇就擔心津津無聊,他見造型師出來沒多久,便讓津津的前同事輪流到休息室打擾津津,給她解悶。

 

丞宇擔心津津會餓了、渴了,他不斷的讓職員,把吃的、喝的送到休息室。要不是丞宇為了招呼前來參加婚禮的客人,他多麼希望,往休息室裡串的人,是他。他恨不得留在津津的身邊,陪著津津。不過,隨著前來參加婚禮的客人越來越多,津津的前同事,也協助招待的工作,大家都忙得不可開交,自然沒有多少人有時間往休息室探。

 

丞宇當然也不例外,他的人脈那麼廣,認識的人那麼多,準備祝賀他的朋友,可是排著長長的隊。連遠在北京的郝子和小楊,都前來參加他和津津的婚宴。還有津津母親,生前那位知己,那位之前和津津母親傳過緋聞的叔叔,也在丞宇的邀請名單中。丞宇相信,身為津津母親的知己,他會為這位離世的好朋友,她的女兒找到好歸宿而獻上祝福。

 

 

就在大家很忙碌的這個時候,一鳴的母親,從外頭進來。她手上拿著一盒東西,是打算送給津津作為結婚的禮物。津津見阿姨進來,本來打算起身迎接。但是,阿姨見津津打算起身的時候,趕緊的阻止。今天,津津是主角,不需要計較什麼禮儀。而且,阿姨不希望津津一身的裝扮被弄亂。她讓津津趕緊坐好,然後走到津津的面前。

 

阿姨輕輕的握著津津的手,帶著祝福,默默的看著她一陣子。由於阿姨從來沒有用這樣的眼神看過津津,津津又不曉得,阿姨來休息室的用意。所以令津津對阿姨產生了好奇,也帶著幾許的壓力。今天的津津,特別的美,特別有氣質。阿姨握著津津的手,也感受到現在從津津身上洋溢著的幸福。

 

當時,阿姨泛紅了眼眶,眼淚在眼眶中不斷的打轉。很顯然,阿姨被津津身上洋溢的幸福感染了。不過,為了不想讓津津因為自己的情緒而落淚,阿姨強忍著眼淚,不讓淚水落下。坦白說,當初阿姨對津津,確實不能接受,也有很多的偏見。但是,一切就如一鳴所說的,人心是肉做的,有的時候想痛下心,去憎恨一個人,不容易。

 

阿姨不是一個不講理的人,也明白津津只是一個受害者。當津津一次又一次,用自己的行動,去為他人付出的時候,她的善良,早已化解了上一代的恩怨。像這樣的女生,要讓人討厭她,不容易。憎恨一個這麼柔弱的女人,真的會不忍心。而且,上帝知道了,也會生氣。

 

阿姨都沒有開口,她只是把手上的盒子打開,裡頭是一套,項鏈和手鐲為主的名貴首飾。見到阿姨手上贈送的首飾,津津感到很訝異。對津津來說,阿姨願意接受她,已經是阿姨最大的寬容。津津真的沒有想過,阿姨除了接受她,還為她準備嫁妝。津津話都還沒有說,眼淚便瞬間落下。阿姨見狀,趕緊拿起了紙巾為她臉上擦拭淚水。

 

阿姨讓津津別哭,別弄花臉上的妝。由於津津真的太感動了,所以一時沒有辦法止住淚水。她嘗試讓自己的情緒平復,不過,阿姨送這麼貴重的禮物給她,表示阿姨很重視她,實在太令她感動了。津津想停止哭泣,好像不是那麼容易。由於阿姨剛剛學會接受津津,太親切的言語,阿姨無法說出口。她只是不斷的,用很生疏的語氣,希望津津別哭。

 

只是,津津太感動了,阿姨越是安慰,她的眼淚越是潰堤。阿姨見自己也不是做了什麼大不了的是,盡讓津津如此感動,自己也承受住這份喜悅。結果,津津和阿姨在休息室,哭成淚人,一發不可收拾。還好,這個時候一鳴由外頭進來,見到她們兩個哭成一團,馬上上前制止。

 

一鳴當然知道,母親和津津的眼淚是因為喜悅而落下。不過,這個時候應該收起淚水,綻放歡笑。一鳴走到她們的面前,表示今天是一個喜悅的日子,應該把笑容掛在臉上才是。經過一鳴的安慰,阿姨和津津的心情才平復下來。阿姨從首飾盒子裡頭,把項鏈和手鐲拿出來,為津津戴上,而津津也真誠的收到阿姨的賀禮。

 

 

這個時候,輪到丞宇偷偷的溜了進來。當然,見到津津和阿姨都泛紅了眼眶,丞宇是一陣緊張,趕緊走到津津的身邊。後來經過一鳴的解說,丞宇才了解,是發生了什麼事。丞宇緊緊的牽著津津的手,見她眼角殘留了淚水,便輕輕的為她擦去。還剩下沒多少時間,婚禮就要進行了,一鳴和阿姨不想打擾他們小兩口小小的相聚,便到外頭去。

 

看著眼前的津津,丞宇的視線,完全被她吸引。丞宇很溫柔的對津津說,她是全天下,最漂亮的新娘。丞宇覺得,自己能擁有津津,好幸福。津津高高的抬起頭看著丞宇,她也表示,能和丞宇長相廝守,她也覺得很幸福。這個時候,丞宇已經迫不及待,搶在婚禮中,親吻了津津。

 

丞宇對津津說,本來他打算給津津一個童話故事般的婚禮。可是,因為津津母親才過世,加上他心急,想趕快把津津娶回家,所以在倉促的情況下,不能帶給津津舉行一個浪漫的婚禮。津津明白丞宇的用心,她不在乎什麼世紀婚禮。因為她沒有味覺的緣故,她一度還以為,自己沒有有走進婚姻的一天。能和丞宇在一起,她已經感到心滿意足。

 

本來,丞宇還打算和津津打情罵俏一番。但是,時間有限,婚禮應該是舉行的時候。丞宇的父母,在婚宴會場找不到丞宇,便猜想他會在休息室。正當他們在尋找丞宇的時候,一鳴就在他們面前出現。知道他們在找丞宇,也知道行禮的時間到了,一鳴便到休息室去把丞宇叫出來。

 

一鳴趕緊到休息室去,當時,丞宇還貼著津津,不捨得放手。一鳴到休息室以後,便告訴丞宇,客人都差不多到齊了,行禮的時間也到了,讓他必須暫時放開津津的手。丞宇看了看手上的錶,時間還真的不早了。丞宇放下津津的手,然後很溫柔的告訴她,他們在外頭見,才依依不捨的出去。

 

 

丞宇出去以前,把津津交給了一鳴。一鳴剛才把自己要負責的部分,處理好了以後,換了一套西裝,帥氣到不行。本來,津津還以為丞宇托一鳴看著她,她還讓一鳴出去,到嘉賓席上坐。反正,她出場步入婚禮會場的時候,有服務生協助。可是一鳴故作神秘,沒有回應津津,就一直在津津的身邊待著。

 

一直到,津津準備步入會場的時候,一鳴小心翼翼的攙扶起她,握著她的手,走到會場的入口處,然後就站在她的旁邊。服務生趕緊走到津津跟前,為她把身上的婚紗整理好,把裙子擺好,還有頭紗也調整了一下。津津雙手握著捧花,是緊張到不行。她心想,還好有哥哥在自己身邊,減緩了緊張的情緒。

 

就在津津要正式踏上紅地毯的那一刻,一鳴突然鬆開津津的手,然後將她的手,挽在自己的手上。一鳴的這個舉動,讓津津嚇了一跳。她不明白一鳴為什麼突然挽著她的手,便往一鳴身上打量了一番。一鳴神秘兮兮的低下頭,往津津的耳邊靠近,然後對她說,今天他將以哥哥取代父親的身份,挽著妹妹的手,步入紅地毯的另一端,親自將妹妹交給丞宇。

 

一鳴這麼一說,這下可不得了,津津的眼淚,馬上從眼眶裡一湧而出。要知道,津津多麼期待,在自己的婚禮,父親能挽著她的手步入婚宴會場。可是,沒有父親的津津了解,這個期待,永遠沒有辦法實現。好不容易,知道自己有個哥哥,還一度因為阿姨,讓他們的關係不能面對。沒有想到,一鳴會取代父親挽著她的手,步入紅毯的這個遺憾。

 

只是,津津一時太激動,腳步都還沒有提起,便哭成淚人。本來一切已經就緒,結婚進行曲也已經開始播放,可是,卻遲遲不見一鳴挽著津津入場。由於津津的情緒失控,靠近門口的工作人員,不斷的往外頭望去,突然緊張的氛圍,讓丞宇的情緒也受到波及。加上,見不到一鳴和津津的出現,增加了他的負擔。

 

所有的來賓,都發現了不妥,并同時的往大門的方向望去,現場引了一陣小小的騷動。津津突如其來的情緒失控,讓一鳴一時招架不及。望著嚎啕大哭的津津,他卻不曉得應該如何應對。一鳴真的是拿津津沒轍,所以他只能把頭往會場裡頭探,希望丞宇能見到他,能過來幫忙協調一下。當然,丞宇見狀況不對,馬上便往門口走去。

 

 

當丞宇越來越靠近門口的時候,傳來津津哭泣的聲音就越大。聽到津津在哭泣,丞宇當然緊張,也急著想知道,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。丞宇加快腳步,走到津津的面前,見到她泣不成聲,便趕緊的問她,是怎麼了。怎麼知道,津津只顧著哭,完全沒有辦法回答丞宇的問題。

 

丞宇見津津如此難過,又不能面對他的問題,便側過身體望著一鳴。一鳴則一臉無奈的看著丞宇,他也很想知道,津津為什麼哭成這個樣子。當下,丞宇掀開津津的頭紗,先是將津津摟在自己的懷裡,然後小聲的在津津耳邊說,讓她先別哭。果然,津津的情緒,就只有丞宇才能安撫。

 

在丞宇的安慰下,津津的情緒慢慢的平復。眼淚,也緩緩的停止。丞宇見津津停止啜泣,才低下頭看著津津,然後問津津,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,令她如此難過。津津好不容易,花了一些時間,整理了一下情緒,才斷斷續續的告訴丞宇,并沒有發生什麼事,她只是因為太感動了。

 

本來,他們的愛情 ,就是一件值得感動的故事。這麼艱辛才走到這一步,當然很感人。不過,津津也無需感動到,哭成這個樣子。不管怎麼樣,今天是他們結婚的大日子,應該開心才是。而且,津津哭到臉上的妝,都花了。可是,津津哭得如此難過,又好像不是單純的因為感動她和丞宇的愛情。他不斷的追問津津,是不是有其他的原因,才哭得如此傷心。

 

丞宇著急的站在津津面前,想了解津津到底是出了什麼狀況。為了不讓丞宇擔心,津津整頓了自己的情緒,才告訴丞宇,她只是因為一鳴要挽著她的手步入婚禮會場,一時太高興了,才那麼感動,沒有其他的緣故。津津邊啜泣邊強調,自己真的沒有什麼問題,她只是覺得自己好幸福,才會情緒失控。

 

 

其實,津津意識到,因為她一個人,耽誤了婚禮的進行。而且,好像事態嚴重了。應該沒有一個新娘子,會在婚禮進行的時候,這麼失態。而丞宇,聽津津這麼一說,馬上放下心,露出了笑意。他真的被津津這個傻大姐,給打敗了。在婚禮進行的時候,津津還給他出狀況,真的讓他擔心死了。

 

若津津不一再強調,丞宇還真的以為,是發生了什麼嚴重的事情,才導致津津泣不成聲。丞宇抱了抱津津,拍了拍她的背,給她安慰了一陣子。事情釐清就好,婚禮是時候需要繼續,婚宴會場裡頭的嘉賓,可是在等著。丞宇趕緊將殘留在津津臉上的淚水擦去,然後看了看她臉上的妝。還好,津津依然很漂亮。

 

丞宇讓津津現在什麼都別想,快快樂樂的當他的新娘。丞宇見津津的情緒穩定以後,便為她蓋上頭紗,然後將她的手,交給一鳴。津津不敢再失控,因為自己的失控,真的耽誤了進行中的婚禮。丞宇確認津津的情緒穩定以後,在回頭走入會場裡頭,走到原來移交新娘的位置等候。

 

一鳴也在確定,津津的情緒穩定以後,才挽著她的手,準備踏上紅地毯,走進婚宴會場。一鳴向樂師點了點頭,表示他們已經準備好。結婚進行曲重新播放,一切就緒,一鳴便挽著津津的手,往婚宴會場走去。由於,為了給津津一個意外的驚喜,一鳴和津津在婚禮之前,沒有進行過綵排。一鳴挽著津津的手,很靠近津津的,在她的耳邊和她一起數拍子。

 

他們就這樣,一步接一步,有節奏,有節拍的往丞宇站著的方向走去。在津津步向丞宇的時候,雖然只是短短幾分鐘的路程,卻讓她和丞宇的腦海,呈現過去這些年,他們相知相識,如何從怨偶,變成佳人的過去。這段過去,充滿了喜怒哀樂,卻一次又一次的印證了,他們對彼此真誠的心。

 

 

在津津和丞宇決定結婚的時候,他們就下定了決心,要將彼此的心,託付給對方。現在的津津,真的是覺得,自己是全世界,最幸福的女人。津津打從心裡,默默的告訴母親,她現在很幸福,真的很幸福。她希望在天上的媽媽能放心,她一定會快快樂樂的,和丞宇生活在一起。

 

而丞宇,不斷的想起,在他和津津認識的這段日子,他當初是怎樣折騰津津,讓津津一次又一次難過。一直到,被津津打動,到愛上津津。一開始,津津的拒絕,到接受。津津是如何努力,想扮演好,他另一半的角色,丞宇完全收到。津津的付出,丞宇好感動,他承諾在未來的日子,他一定會用盡他一生的愛,去對待津津。

 

在一鳴挽著津津的手,走到丞宇面前的時候,嘉賓的掌聲變得大。而且,大家是站立拍手,還不斷的歡呼。一鳴在眾多嘉賓的掌聲中,將津津的手,交到丞宇手上。丞宇挽著津津的手,在眾人的見證下,和津津宣誓成為夫妻。然後,在眾人面前,他們互相交換了婚戒。丞宇掀開津津的面紗,在眾人的祝福下,親吻了他的新娘。

 

丞宇在台上致詞的時候,除了提到自己在人群中,能遇到津津這麼優秀的女生,是他的福氣。他還感謝津津的母親,因為津津的母親把津津培養得那麼優秀,又將津津託付給他。丞宇承諾,他會一輩子,好好的保護津津,用一輩子來愛津津。丞宇一系列肉麻的誓言,讓站在他身邊的津津,眼淚都快要流成河了。

 

丞宇見狀,趕緊徒手為津津擦拭臉上的淚水。在台上的司儀,趕緊遞上紙巾。丞宇抽了幾張面紙,繼續為津津擦拭淚水。台下的嘉賓,見到這感動的一幕,也泛紅了眼眶。丞宇的朋友,就不只是感動而已。他們開始起哄,非要丞宇給新娘一個熱情的吻。像這樣的要求,丞宇非常樂意,也絕對配合,還馬上行動。

 

丞宇抱著津津,用他強而有力的嘴唇,緊緊的貼在津津的嘴唇上。足足親了津津,有一分多鐘的時間。嘉賓也相當配合,拍了一分多鐘的手。而一向以來都被動的津津,無法形容此時的心情。她只能配合丞宇,什麼都做不了。熱吻以後,他們便切一鳴製作的蛋糕,然後向嘉賓敬酒。

 

 

待續......

 

 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麗麗ちゃん 的頭像
麗麗ちゃん

麗麗蔣的旅日遊記

麗麗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