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來,就說隔天動手術。到了動手術當天,幾乎全家人,都來為婉欣打氣。鈞恆在病房,不斷的安慰婉欣。給她加油,打氣。


一直到,她被推進手術室,護士扶她睡到冰冷的手術檯上。她摸著肚子,想和寶寶永別。好不捨得,就這樣,讓她的寶寶離開她。在醫生要跟她打麻醉針前,她突然問了醫生,如果,她想抱住孩子,能有甚麼辦法。


知道肚子裡,懷的是雙胞胎,婉欣更是不捨得。結果,她決定把孩子留下。儘管,醫生告訴她,在懷孕期間,會承受的痛苦會是一種折磨,她還是堅持,要留著孩子。她會做好心理準備,承受一切痛苦。


就這樣,婉欣進了手術室,不到半個小時,就被推出來。大家還一陣納悶,怎麼才進去一下,就出來了。鈞恆更是擔心,不曉得,婉欣是出了甚麼狀況,趕緊上前關心。卻沒有想到,醫生跟他溝通的結果,會是這樣。


 


鈞恆當場發飆,在場的家人和醫務人員,都嚇呆了。這次,他真的很生氣。他明白,問題不是出在他們的身上。但是,他還是很生氣。氣的,是婉欣不明白他的心。醫生希望,他們夫妻倆,先進行溝通,再做決定。


婉欣躺在病床上,鈞恆一臉怒氣,坐在她面前。其他人,都站到一旁,不敢開口。婉欣輕輕拉著鈞恆的衣袖,向他撒嬌。不過,這招好像不管用。鈞恆決定不妥協,畢竟,這次不是鬧著玩。


婉欣:‘鈞恆,別生氣啦!聽我說,好不好?’


 


鈞恆是氣到,眼淚都快流出來了。他是多麼為婉欣擔心,擔心得,希望婉欣承受的痛苦,都落到自己身上。氣的,婉欣不懂得愛惜自己的身體。不懂得為自己,也不懂得為鈞恆著想。總而言之,現在有一萬個理由,也澆滅不了,他心中的怒火。


婉欣怎麼會不知道,鈞恆為她擔憂。但是,她也有自己的道理。她希望,鈞恆尊重她的意思,也和她一起面對。


婉欣:‘鈞恆,老公,不要生氣,請聽我說。我問過醫生了,情況,也沒有到那麼嚴重。’


鈞恆眼眶含著淚說:‘怎麼不嚴重,妳說!’


婉欣:‘鈞恆,我明白,你很擔心我。我也知道,自己的身體很差。醫生目前只是判斷,我可能會有生命的危險。但是,並沒有說,一定會有危險。我相信,醫生一定會盡力幫我們的。還有我們的孩子,他們也一定希望,來到這個世界上。對不對?讓我們一起面對,好不好?’


鈞恆:‘妳那麼堅持,我能說不行嗎?’


婉欣:‘鈞恆,你見過寶寶的心跳嗎?你聽過他們的心跳聲嗎?他們的心,是和我相連著的。而且,是活生生的,在我的肚子裡。我們沒有權利,剝奪他們的生命。不是嗎?’


鈞恆很嚴肅的對婉欣說:‘妳要答應我,萬一,發生了甚麼特殊狀況,妳一定要終止懷孕。’


婉欣:‘嗯。謝謝老公。’


 


 


鈞恆知道,不管他怎麼不願意,婉欣都已經決定,把孩子留下來。這次,婉欣是撇了心。一向以來,都依靠鈞恆的這個女生,如今,已經長大。而且,她在展現母愛的偉大,捍衛她寶寶存活的權利。


鈞恆投降了,他真的投降了。連家人,也被婉欣的舉動,深深打動。大家都受感染了,紛紛落淚。但是,現在也不是難過的時候。就像婉欣說的,也許,事情還不到最壞的時候。目前,她需要的,是大家給她精神上的支持,和鼓勵。


婉欣身體必須承擔的,大家都幫不上忙。但是,他們還是有很多,可以為婉欣打氣的。紀媽媽是第一個,站出來。以後他們的三餐,全權由紀媽媽包辦。她要煮最營養的食物,給婉欣吃。讓她養好身子,能有體力,和寶寶一起奮鬥。


大妹和小妹,也決定付出自己的時間。在婉欣懷孕這段期間,她們會多抽些時間,去陪婉欣。大哥更是建議,把每個周末的家庭日,搬到鈞恆家。這樣,他們家,會熱鬧一點,婉欣也沒那麼悶。鈞恆也決定,暫時休假,留在家裡照顧婉欣。


 


得到大家的支持和認可,婉欣感到無限感激。她明白,這是一條艱辛的路。但是,她會和寶寶一起努力。不到最後一分鐘,他們絕對不會氣餒。


住院的這幾天,護士教鈞恆怎麼在日常生活中,照顧婉欣。最重要的,還是打安胎針。婉欣不可能,天天到醫院。打針的工做,就必須由身邊的人取代。看似很小的動作,對鈞恆來說,卻是一件苦差。尤其,是每當,見婉欣痛苦的表情,他就下不了手。


為了婉欣和寶寶,鈞恆只能強逼自己,把事情做好。也惟有這樣,才能減少婉欣的痛苦。漸漸的,鈞恆越來越熟練,也把事情做得越來越好。


 


每天早上,婉欣起床後,便由鈞恆,把她抱到浴室梳洗。然後,在抱她回床上。婉欣的責任,就是一直躺在床上。看看電視,上上網。大妹買了很多雜誌,讓婉欣打發時間。


大學的主任教授,很體諒鈞恆的處境。所以,鈞恆在休假這方面,沒有多大的問題。而且,還讓鈞恆,在家裡寫一些論文。婉欣休息的時候,他便處理的事情。其實,他的壓力,也蠻大的。


晚上睡覺的時候,他總是擔心,自己睡得太沉,會壓到婉欣。或是,太用力的碰到婉欣的肚子。在書房工作的時候,又擔心,婉欣會在,他不知道的情況下,發生意外,不能安心的工作。在書房,坐不到五分鐘,便往臥室跑。他知道,在婉欣還沒有,平安把孩子生下來以前,他都必須縮緊神經。


 


紀媽媽,每一天,都分別會在午餐,和晚餐的時段,給他們送飯。雖然,紀爸爸還是保持冷漠的態度。但是,每天的午餐,和晚餐,他還是依據時間,載紀媽媽到鈞恆家送飯。


周末,紀爸爸也打從一開始,才出現在吃飯時間。漸漸到,留在鈞恆的家,和大家閒聊,等到開飯。偶爾,還會給婉欣挾菜。特地吩咐鈞恆,要好好照顧婉欣。這樣,對他們來說,就夠了。


看見鈞恆,和爸爸的關係,跨進一大步,是婉欣最大的安慰。希望,大家的關係,就一直維持這樣。萬一,自己真的有離開的一天,鈞恆的身邊,至少還有家人。


 


寶寶,在婉欣的肚子裡,努力的生活了五個月。每個月,產檢的時候,見到寶寶的心跳,那份喜悅,不是用三言兩語,就能形容的感覺。見寶寶,健康的成長,讓婉欣,更加肯定,當初選擇把寶寶留下,是對的。


雖然,婉欣的身型瘦小。但是,隨著兩個寶寶,一天天的長大,她的體重,也一天天增加。令鈞恆,在抱她的時候,有些吃力,也感到壓力。要知道,一天下來,婉欣除了早晚梳洗的時間,上個廁所甚麼的,都是靠鈞恆,來回抱著她。鈞恆很擔心,自己一個不小心,滑倒了,把婉欣摔在地上,還是不小心壓傷她。三個人的生命,就在自己的手中。


還有每個月的產檢,也是由鈞恆,把婉欣抱上車。到醫院又由他抱下車,坐到輪椅上。鈞恆還開玩笑的說,他都練出一手好臂力,可以去參加舉重比賽了。


每一天,為婉欣打針,侍候她每天三餐。家務,也是由鈞恆一手包辦。這段日子,辛苦了鈞恆。在寶寶,還沒有順利,來到這個世界上以前。婉欣就像一個,不定時的炸彈。隨時隨地,都會有爆炸的一天。這點,令鈞恆,一直不敢掉以輕心。


雖然,他沒有把話,掛在嘴裡。但是,這一切,都看在婉欣眼裡,她同樣的心疼鈞恆。知道鈞恆為她和寶寶付出的,不比自己來得少。精神上的壓力,也不比婉欣的小。


 


可是,每當觸碰到,肚子裡的寶寶,在作動的一剎那,所有感受得到的艱辛,會頓時一掃而空。就是這種力量,不斷的持續,讓他們,保持著永不放棄的決心,撐到底。大家有著相同的信念,朝著目標邁進。


在面前鈞恆,婉欣必須表現得很堅強。實際上,她是很痛苦的。懷孕初期,害喜的時候,連動作,都不敢太大。也不能像其他孕婦一樣,衝到廁所,痛痛快快的吐一場。鈞恆為她準備了一個小桶,放置在床的旁邊。然她隨時,都能順手拿到。


想買育兒用品,更是不能親自挑選,只能透過網路購買。當然,家人也買了不少過來。紀爸爸,還買了兩對娃娃鞋,是可愛得很。


連續幾個月,躺在床上的滋味,也是一件,令人難受的事情。梳洗的時間,也很有限。婉欣都是坐在馬桶上,把衛浴應該做的事情,很迅速的做好。偶爾,鈞恆也會抱她出去曬曬太陽。可是,當體重越來越高的時候,鈞恆也不太敢冒險。


 


平日用餐的時候,都是鈞恆,把飯菜端到她面前。只有家庭日,她出來,但是還是躺著,和大家一起用餐。鈞恆特地買了一張貴妃椅,讓婉欣在家庭日的時候,可以躺在椅子上,在客廳,和大家一起看電視節目,聊天。


最難捱的,還是打安胎針。相同的地方,都打到瘀青了。左邊不能打了,就換右邊。而且,有的時候,還會出現,半邊身體麻痺的現象。抽筋的時候,動做也不能太大,只能忍著。


這幾個月,鈞恆和婉欣,是嘗盡了苦頭。很多事情,並不像表面上,看得如此簡單。故事的被後,暱藏了許多心酸。為了鼓勵婉欣,鈞恆要表現得,比婉欣更加堅強。不讓婉欣,看到他心裡的擔憂。


 


其中,也發生不少驚險的狀況。像有一天,婉欣見鈞恆還在睡。便想說,胎兒都五個月了,應該到了穩定的階段。不敢吵醒鈞恆,便自己下床,想上個廁所。才走到浴室,肚子便一陣劇痛,下體也輕微出血。把鈞恆嚇得,趕緊將她送醫。孩子,還差點就流產了。


就這樣,住院觀察了三天。還好,保住了孩子。回家到以後,婉欣再也不敢自己下床,乖乖的躺在床上。


這段日子,當然也出現了不少溫馨的畫面。像每天晚上,鈞恆都會給寶寶講故事。當寶寶,在婉欣肚子裡,拳打腳踢的時候。他們的臉上,流露的喜悅,是非筆墨能形容的。這是一種感動,每次,都讓他們不止,流下淚來。為了鼓勵婉欣,每一天,鈞恆不知親吻了她多少次。還幫她按摩,活動筋骨。


為了鞏固他們的情感,和捍衛寶寶有活下來的權利。身為母親的婉欣,在這麼痛苦,歷盡煎熬,還是要支撐到底。讓自己的孩子,能順利來到這樣世界上。因為愛自己的妻子,尊重她的決定,鈞恆力拼到底,緊緊的守護在她身邊。還有家人的支持,讓他們,在這條路上,是充滿力量的。


婉欣懷孕的這段經歷,鈞恆都一一在網絡上分享。希望藉著自己的分享,舒緩自己緊張的情緒。也同時,因為網友的鼓勵,讓他們更勇於面對。


 


待續……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麗麗ちゃん 的頭像
麗麗ちゃん

麗麗蔣的旅日遊記

麗麗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