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不覺,懷孕已經進入第七個月了。以婉欣的身體狀況,能撐到這個階段,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。擔心她會早產,大家都縮緊神精,隨時待命。家裡,都堆滿了嬰兒用品。鈞恆老早,就把嬰兒床,給組好。


寶寶的性別的,也已經確認,是一對姐妹。婉欣一直告訴,不能讓悲劇重演。對自己的兩個女兒,一定要公平的對待。婉欣的心,一直都是這樣想著的。


這個下午,紀爸爸和紀媽媽送飯來過來。婉欣還沒開動,便感到肚子輕微作痛。鈞恆見婉欣樣子,好像不太對勁,都變綠了。


鈞恆緊張的問:‘婉欣,怎麼了?’


婉欣的臉色凝重的說:‘肚子,肚子好像開始陣痛了。’


鈞恆:‘醫生說過,妳很有可能早產。我看,現在送妳去醫院好了。’


婉欣:‘嗯。’


 


為了安全起見,鈞恆決定將她送醫。還好,紀爸爸和紀媽媽都在。紀媽媽幫忙把之前,就準備要待產的物品,給提上車。紀爸爸擔心鈞恆分心,由他開車。


送院途中,婉欣的陣痛,越來越大。寶寶,好像快出生了。她臉上痛苦的表情,還有汗水,讓身旁的鈞恆,不止的為她擔心和焦慮。鈞恆趕緊連絡婉欣得主治醫生,紀媽媽也通知其他家庭成員。


婉欣一直強忍著痛楚,對鈞恆說:‘鈞恆,如果我有甚麼不測,你一定要保住孩子。’


‘不會的!不會有事,不要亂說。’鈞恆緊緊的抱著婉欣,不需她亂說話。


‘我說的,是真的。你一定要好好的照顧,我們的孩子。’婉欣好擔心,自己就快要沒有希望,好好的交代他。


鈞恆:‘不許妳亂想。’


‘呸呸呸,別亂說,不會有事的!’紀媽媽也搭上一腳。


難得開口的紀爸爸,也開了口:‘自己的孩子,當然是做母親的,自己照顧。如果,萬一,妳有甚麼不測,我就叫鈞恆再娶。如果,不想孩子被後母欺負,就好好的活著!’


鈞恆:‘爸!’


 


婉欣知道,爸爸是為了激勵自己,才這麼說。見一向以來,鮮少開口的紀爸爸,都為自己加油打氣,無論如何,婉欣都要撐到底。大家都在挺她和寶寶,這一點苦,算不了甚麼。


到了醫院,很快的,便把婉欣送進待產室。經過醫生檢查以後,寶寶確實在婉欣的肚子裡,待不住了。考慮到婉欣的身體狀況,決定為她馬上開刀,把孩子取出來。只害怕,耽擱了時間,婉欣和寶寶,都會有危險。


而且,醫生還建議,把寶寶取出來以後,直接給婉欣做節育手術。婉欣的健康狀態,真的不適合再懷孕。可是,萬一寶寶出了甚麼狀況,她以後,真的連想生育的機會,都失去了。好難的抉擇,在這種情況下,令他們,都不曉得,應該怎樣是好。


現在,所做的決定,都要以婉欣的身體狀況為主。沒有太多考慮的時間,也沒有太多的選擇,就只能聽取醫生的建議,這樣的決定下來。


 


其實,婉欣並沒有大家想像中,那麼勇敢。她的心裡,是充滿恐懼的。原來,婉欣是希望能順產。這樣,鈞恆就能陪著她。有鈞恆陪在她身邊,她沒有那麼畏懼,也比較有信心。


生小孩,本來就是有風險。加上,婉欣的身體狀況就很差。所以,她沒得選。接受醫生的建議,搶時間,先把寶寶取出來。醫生和大家講解了手術的程序,一切準備就緒,就要開始為婉欣做手術了。 


進手術室前,鈞恆緊握婉欣的手,對她說:‘婉欣,既然是當初的堅持。今天,絕對不能說洩氣的話。要相信醫生,相信自己,知道嗎?’


婉欣:‘嗯。’


 


大家也和婉欣,說了很多鼓勵的話。雖然,此時的身體,好不舒服。但是,家人給她支持,是她最大的動力。好不容易,才走到這個階段,令大家都接受了她和鈞恆。連紀爸爸,也都放下了身段。她一定要爭氣一點,不讓自己倒下。


鈞恆握著婉欣的手,一直陪著她。直到,目送她被推緊手術室,大家才等在手術室外。鈞恆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,心裡,是無比牽掛。不能帶婉欣受苦,只好為她祈禱。還好,在冰冷的手術室外,有家人溫暖的支持。


沒多久,從手術室裡,傳來嬰兒的哭聲。一聲,又一聲。聽到寶寶的哭聲,大家都充滿了喜悅。但是,也同時為婉欣的生命安危,感到擔心。想到這點,鈞恆的心情,更是焦慮。大哥一直拍拍他的肩膀,讓他放鬆。


 


過了一會兒,醫生走出來,告訴大家,母女平安。鈞恆的心,才卸下來。他從來沒有,如此的緊張過。像這樣的經驗,真的難以形容,畢生難忘。是開心的當兒,又是憂慮的同時。這種悲喜交加的複雜心情,真的簡直,是極度的痛苦。


由於,寶寶太小,必須留在育嬰箱裡,大家沒有辦法接觸。鈞恆請護士小姐,用手機拍了幾張相片,便留在婉欣的身邊,等她甦醒。知道婉欣和寶寶,都平安無事。紀爸爸便催促紀媽媽回家,給婉欣打點補身的料理。


大哥和兩位妹妹一家,為了不打擾婉欣休息。還有,她和鈞恆的二人世界,也回去了。打算遲一些,再過來看婉欣。


 


婉欣還沒甦醒之前,鈞恆一直重複看著手機裡,兩個寶貝女兒的照片。心裡,滿滿的感動。眼睛,還泛著淚。兩個小娃的照片,就是令他百看不厭。連婉欣,漸漸的甦醒,他都沒留意到。


不過,婉欣的身體,還是很虛弱。麻醉藥,還沒有完全失效。就這樣,一直昏昏沉沉。像喝醉似的,開了眼,卻又睜不起來。好辛苦,才令不聽使喚的手,動了一下,這才令鈞恆緊張起來。


鈞恆:‘醒了?’婉欣只能傻傻的望著他,眨了幾下眼。鈞恆把手機,遞到婉欣面前,跟她說:‘婉欣,這是我們的女兒。妳看,可不可愛?’


 


婉欣好想看,可是,真的沒有力氣。稍微看了一眼,微微的笑了一下,又繼續陷入昏迷。一個小時以後,她才真正的清醒。醒來的第一件事,就是想看寶寶。可是,寶寶還需要保暖,暫時不能看,也不能抱。可是,婉欣好想看。


最後,鈞恆和護士小姐交涉過,只能讓婉欣,坐輪椅到育嬰室外,隔著玻璃看寶寶。看到寶寶,在育嬰箱裡,手舞足蹈的,好健康的樣子,婉欣的眼淚,不止落下。好神奇哦!那是她和鈞恆的愛情結晶。終於,平安的來到這個世界上。


兩個女兒,樣子都好像。他們根本分不來,哪個是姐姐,哪個是妹妹。寶寶的身體好小,可是,卻有著超強的意志力,努力的生存著。見到寶寶這麼努力,儘管身體在疲憊,頓時一掃而空。只可惜,不能親自把寶寶,抱在懷裡。鈞恆和婉欣,拿著手機,不停的狂拍。護士小姐,從育嬰室走出來。


護士:‘已經看好久,該回病房休息了喔。’


 


他們確實是看了好長的時間,連紀媽媽,都已經提了晚餐過來。還責怪鈞恆,怎麼讓婉欣下床。萬一,傷口爆裂的話,麻煩可大。被罵了,鈞恆趕緊將婉欣,推進病房裡。也是時候,讓婉欣補充體力,好好的休息。


在醫院躺了幾天,婉欣,終於能出院了。可是,由於寶寶還太小,不能跟他們回家。婉欣在育嬰室外,看了寶寶好久,才依依不捨回去。還好,寶寶的健康況狀良好。只分開了一個星期,就回到父母的懷抱。


抱著自己孩子的感覺,真的無與倫比。沒有想過,這種感覺,會是這麼奇妙。而且,兩個女兒的樣子,都一模一樣。讓大家,都有點模糊,傻傻分不清楚。一直對著寶寶看,想從寶寶的身上,看出有些甚麼,分辨姐妹的特徵。好像所有的嬰兒,都一個樣兒,好難分辨。研究了好久,才稍微,看出了一些分別。


 


婉欣坐月子這段期間,為了方便照顧婉欣和寶寶,紀爸爸和紀媽媽,暫時住到他們家。 對新手爸爸和媽媽來說,一個,已經是很頭痛的事情。婉欣還一生,就生了一對。擔心他們應付不來,暫時住到他們家。有紀媽媽這位軍師在,遇到不明白的,可以馬上得到答應。


好笑的是,紀家的兩位老人家,還一直說,這小孩不能一直抱。抱多了,會沾上手,很難放下。結果,反倒是他們兩老,一直把寶寶,抱在懷裡。等到鈞恆和婉欣想抱的時候,寶寶已經睡著了。


寶寶滿月的時候,紀爸爸還堅持,要大事慶祝一番。把所有的親戚朋友都請來了,還不停的炫耀,自己有一對寶貝孿生孫女。婉欣還很擔心,會引起大哥和大嫂的不滿。畢竟,大家的孩子,都是父母眼中最棒的。還好,他們妯娌之間,都很好相處。


 


鈞恆和婉欣,絕對不是稱職的父母。紀爸爸和紀媽媽,才回去,狀況就發生了。兩個人,手忙腳亂得很。搞得鈞恆,一直不敢答應主任教授,回大學教書。結果,紀爸爸和紀媽媽,又給他們搬回去。和孫女生了感情,再也不捨得搬回自己的家,留下來和他們長住。


每個周末,就像平時一樣,大家回來吃飯。只是,換了地方。有的時候,擔心媽媽太累,他們便到餐廳用餐。這樣熱熱鬧鬧的家庭聚會,是婉欣,夢寐以求的生活。


時間一晃,就是八年。鈞恆和婉欣,帶著一對女兒,往迷迭村一趟。拜祭過父母,還有姐姐以後,便會見了老人家。容伯和容嬸,都還健在。他們都變老了,但是,身體還算硬朗。容嬸還開玩笑的說,等明年他們再來,不曉得,還喝不喝得到,她親自泡的迷迭香花茶。


 


老房子,年久失修,都垮了。父母一輩子的心血,都在這裡。每次回來,感觸總是很深。迷迭村,充滿了許多她和鈞恆的回憶。也充滿,許多,令她畢生難忘的過去。不過,一切不愉快的,都成為往事。眼前,迎接她的,是絢麗的人生。


 


這一次,回迷迭村的目的,主要是為了,想讓女兒看看,自己生長,還有和鈞恆結識的地方。婉欣告訴一對女兒,曾經在這裡發生的小故事。當然,對自己的不幸,婉欣有所保留。他們在迷迭村,只做短暫的逗留。


帶著滿滿的回憶,離開了迷迭村,回到屬於,她和鈞恆的家。這幾年,他們在教導一對女兒方面,是大家有目共睹的。對婉欣這個媳婦,除了廚藝,還有待改進。其他的,沒有甚麼好挑剔的部分。


婉欣,曾經是多麼的渴望,能得到鈞恆家人的祝福與諒解。這點,她做到了。而且,做得非常好。在他們的努力經營之下,總算見證了他們偉大的愛情。


幸福,不是必然的。遇到對的時間,對的人,就應該好好的把握。一直以為,這輩子,都不可能幸福的婉欣。在跨越了世界各個角落,終於找到屬於她的愛情。


 


 


>> 終 <<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麗麗ちゃん 的頭像
麗麗ちゃん

麗麗蔣的旅日遊記

麗麗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