隔天一早,他們啟程往美國一趟。這一趟,也算是蜜月旅行。除了和玲媽媽母女見面,還有義工團隊的同事。大家還為他們,開了一個小小的慶祝派對。令他們留下難忘的回憶。


由於婉欣腳踝的疤痕,只要人是在外頭。她的腳上,一定會穿襪子。襪子配球鞋,是永遠的流行。為了配合婉欣,鈞恆帶她買了好多雙情侶運動鞋。平時,他們出門的時候,都是腳穿球鞋。


他們留在美國,大概兩個星期。離開美國之前,他們,還特地拜訪了,上一次,尋找婉欣那一間路邊咖啡館的老闆。很優遊自在的,在美國兩個星期。回國後,鈞恆到大學任教。婉欣,到小學當老師。遇到學校假期的時候,他們夫妻倆,便一起當義工,幫助需要的小朋友。


 


回到大學任教,鈞恆的同學,還有同事,都因為他結婚,沒有宴席的事情起鬨。基本上,所有的同學和同事結婚的時候,都有宴席。所以,鈞恆結婚,不宴席,有點說不過去。最後,和婉欣商量過,他們決定補辦婚禮。但是,一切從簡。在旅店,派了一個自助式的喜宴,類似朋友聚會。


整個喜宴,由鈞恆的兩位妹妹,和同學策劃。把原來,希望的簡樸,搞得氣氛浪漫。他們還為鈞恆和婉欣,收集了一千三百一十四個,來自不同國家的視訊祝福。當中,大部分,都是曾經在鈞恆尋找婉欣的時候,為鈞恆加持的網友。數目字1314,代表一生一世。


在籌備婚禮的時候,鈞恆一時興起,堅持要拍婚紗照。要找一雙,能夠遮蓋婉欣腳踝上疤痕的高跟鞋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還好,最近都很流行,穿球鞋拍婚紗照。那就乾脆點,反正,他們到美國的時候,就買了好多雙球鞋,正是派上用場的時候。還拍了一系列,很搞笑,又顛覆傳統的婚紗照。他們的婚宴,也以球鞋為主。


 


在婚宴上,看到那麼多,之前不認同他們的朋友,一一為他們獻上祝福。他們的心裡,充滿無限感激。出席的嘉賓,還包括黃達夫。至於樂兒,衝不破好勝的心理,由她的另一半,以軒帶她出席。


座上的嘉賓,除了鈞恆的家人,婉欣認識的,只有三三兩兩。鈞恆擔心她無聊,一直把她帶在身邊。認識鈞恆的朋友,沒有人不曉得,婉欣就是紀太太的身份。向來不喝酒的鈞恆,當天,也喝翻了。


從鈞恆的舉動,便得知,他暱藏不住的喜悅。一個晚上下來,把婉欣給累翻了。還好,宴席結束以後,他們能直接,在旅店的密月套房休息。


 


結婚一段日子了,婉欣最大的遺憾,就是紀爸爸,還不能接受鈞恆犯下的錯。紀媽媽,還是希望,周末的時候,他們能回家吃飯。不管紀爸爸的反對,紀媽媽還是希望,他們周末能抽空回去吃飯。


每當他們回去的時候,雖然,紀爸爸沒有給他們臉色看。但是,在餐桌上,總是保持沉默。吃過飯以後,便回房。婉欣和鈞恆不求甚麼,能同檯吃飯,已經感到很高興。


有些事情,真的急不來。就像當初,鈞恆在尋找婉欣的過程中,一個月找不到,就用兩個月的時間。兩個月不行,一年。一年再不行,就花兩年。總有,會打動紀爸爸的一天。


還好,這段日子,有得到紀媽媽的瞭解。只要時間允許,婉欣都會陪紀媽媽,到婦女社團幫忙。兩個人的感情,就像母女般的好。


 


打從結婚的那天開起,鈞恆和婉欣,就一直想生屬於他們的小孩。可是,結婚快三年了,婉欣流產了兩次。連剛新婚的大妹,都即將生產了。


每一次流產的時候,都讓婉欣,哭到不行,痛不欲生。難道,是因為當年,她害死了姐姐,現在,得到上天的懲罰。還不止的,對這件事情,耿耿於懷。鈞恆,不肯讓她這麼想。婉欣的問題,完全是因為,以前服食了太多藥物而造成的。只要把身體養好,想擁有自己的小孩,不是不可能的事。


兩次流產,都是紀媽媽幫她把身子,給補回來。鈞恆,是她的精神支助。還常和她開玩笑的說,他們在當義工的時候,服務的小朋友,都是他們的孩子。所以,對於生小孩的事情,不要過於勉強。


相反的,鈞恆很擔心,婉欣為了嘗試懷孕,而一再流產,傷了身體。沒有甚麼,比得上身體的健康。可是,婉欣還是很渴望,能有屬於她和鈞恆的愛情結晶。


 


一個下午,鈞恆沒課,在家裡改學生的作業。婉欣在廚房,忙著準備晚餐。她突然間,毫無預警的,就在廚房昏倒,而且,下體還流了打量的血液,鈞恆馬上將她送醫。心想不妙,一定又流產了,好擔心,婉欣承受不了打擊。她的身體,已經很弱了。在這麼下去,她的身體可會垮掉了。


所有的顧慮,都寫在鈞恆的臉上。在急診室外,鈞恆及緊張,又焦慮。接獲消息的紀媽媽,也在大哥和大嫂的護送趕到。等待的心情,真的是一種煎熬。尤其,是像這樣,發生了令人擔憂的事情。大哥,不時的搭著鈞恆的肩膀,叫他放鬆心情。只求婉欣,能平安無事。


好不容易,才等到醫生出來。鈞恆,已經做好心理準備,做最壞的打算。醫生,一臉嚴肅的在他們面前,翻了翻報告。然後才告訴他們,婉欣是懷孕了。這回,孩子是暫時保住了。


 


不過,依婉欣之前的紀錄,如果,不想再發生流產的事件。在懷孕初期,婉欣要全程臥床,不能走動。而且,還得定時打安胎針。可是,不能確保,胎兒不會有流產的跡象。像婉欣這樣的狀況,流產的機率很大。


換句話說,即使,婉欣聽從醫生的建議,也未必能保得住孩子。如果,堅持要留著孩子,就要有心理準備,在懷孕期間,都會有流產的可能。即使,是胎兒已經成形。總而言之,在生產之前,婉欣有可能,面對流產的機會。而且,胎兒越大,流產對婉欣造成的危險,也會越大。


還有一個最大的問題,就是,婉欣肚子,懷的,是雙胞胎。她必須承受的風險,是雙倍的。醫生希望鈞恆考慮清楚,為了婉欣的安慰,是否,要為她做人工流產。對鈞恆來說,甚麼都比不上婉欣來得重要。他不想婉欣冒這個險,寧願放棄孩子。可是,要說服婉欣放棄孩子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
 


這次,他們夫妻倆,是遇到瓶頸了。鈞恆守在婉欣身邊,等待她甦醒,連廁所,也不敢去。他把手,輕輕的放在婉欣的肚子上。心裡,有很多話,想對未出世的孩子。寶貝,不是爸爸不愛你們。是媽媽的身體,無法承受,你們會帶來的傷害。為了媽媽,我必須選擇,放棄你們。寶貝,對不起。


鈞恆的內心,充滿了許多掙扎,和痛苦。第一次,面臨人生中,最重大的抉擇。也是,他們夫妻的考驗。家人的支持很重要,紀媽媽、大哥和大嫂,不斷的他鼓勵。鈞恆讓他們先回去,他想和婉欣,單獨的面對這件事情。可是,他們就是不放心。想等婉欣甦醒了,他們才安心回去。


婉欣緩緩的睜開眼睛,用微弱問鈞恆:‘我在哪兒?’


‘婉欣,妳醒了。’見婉欣醒了,鈞恆趕緊到她面前,給她看一下。


婉欣:‘我是在那裡?’


鈞恆:‘剛才,在家裡昏倒了,現在在醫院。’


婉欣:‘我怎麼了?’


鈞恆:‘沒甚麼,先好好的休息。’


婉欣:‘我怎麼會昏倒,一定是有甚麼,快點告訴我。’


 


見鈞恆一張憂慮的臉,婉欣想起身。可是,她的身體還很虛弱。稍微移動一下身體,就覺得,自己不能負荷。鈞恆趕緊要她躺下,不能再亂動。


鈞恆:‘婉欣,聽我說,妳現在不能亂動。醫生要妳躺下,好好的休息。’


婉欣:‘鈞恆,我是不是生了甚麼重病?還是,我患上絕症了?’


 


鈞恆好不忍心,把結果告訴婉欣,他遲遲未能開口,眼眶的淚水,就快要潰堤。可是,在婉欣面前,他要表現得很堅強。他回過頭,把眼淚擦掉,才轉過身,面對婉欣。


見鈞恆沒回應,媽和大嫂,又在一旁哽咽,婉欣更緊張的追問:‘媽,大哥,你們快說。’


鈞恆整頓了自己的情緒,才向婉欣說:‘婉欣,妳不是生了甚麼重病。妳冷靜一點,聽我說,妳只是懷孕了。’


知道自己懷孕了,婉欣高興的說:‘真的嗎?’


鈞恆:‘嗯,不過,醫生說,妳的身體很虛弱,不適合懷孕。’


婉欣:‘那是甚麼意思?’


鈞恆:‘醫生建議,做人工流產。不然,妳的生命,會有危險。’


婉欣:‘不行!決對不行,不答應,我要我的寶寶。’


 


好不容易再懷孕,婉欣說甚麼,也不答應接受人工流產。她的態度很堅定,明知道,自己的身體很虛弱,她還是撐著,和鈞恆力拼到底。


鈞恆當然明白婉欣的心意,他也很難過,要在這種,逼不得已的情況下做決定。任誰,也無法抉擇。鈞恆何嘗不是,感到無限不捨。但是,他更心疼婉欣。為了阻止悲劇發生,他只能忍痛。


知道婉欣,現在很不理智,也很固執的,想把孩子留下。為了壓制婉欣的衝動,他很嚴肅,語氣也比較重的,把嚴重性,告訴婉欣。


鈞恆:‘婉欣,妳聽我說,我也很捨不得孩子。但是,如果妳一定要保住孩子,可能,連妳的命,也會賠上!妳知道的,妳自己的身體狀況,根本承受不了。’


婉欣:‘我知道,可是,我相信,醫生一定會有辦法的。讓我試試看,讓我試試看。’


鈞恆:‘婉欣,現在不是嘗試做一件事情,或是使用一件產品。現在,是用生命做賭注。隨時隨地,孩子保不住,還會賠上妳的性命!難道,妳都沒有考慮過我嗎?萬一,孩子保住,妳也保不住。那我呢?為了孩子,妳就願意,這樣丟我嗎?過去,我花了兩年多的時間,找妳找得那麼辛苦,就妳一句話,要冒這個險,是要讓我,覺得找到妳,是要妳去送死嗎?’


婉欣:‘你怎麼忍心,謀殺我們的孩子。’


鈞恆:‘婉欣,我知道,妳很想擁有我們的孩子。但是,如果,要我選擇,賭上妳的性命,我絕對不願意。我愛我們的孩子,可是,我更愛妳。如果,妳認為,我不要我們的寶寶,妳就是在否定,我對妳的愛。我比誰,更希望,能兩全其美,但是,不能。妳明白嗎?’


婉欣好不甘心,但是,鈞恆的話,又不是沒有道理。他們夫妻倆,抱在一起,哭成一團。連在一旁的紀媽媽、大哥和大嫂,也難過的不斷擦拭淚水。目前,只能安慰他們。給他們支持和鼓勵,讓他們撐過去


 


待續……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麗麗ちゃん 的頭像
麗麗ちゃん

麗麗蔣的旅日遊記

麗麗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