隔天,他們去婚姻註冊局,辦理登記結婚。然後,去買結婚戒指。還有一件,很重要的事情要辦。之前,鈞恆為了找婉欣,很多熱心的朋友,在網路上,紛紛為他傳遞消息。而且,還有一個專屬的網頁。如今,找到婉欣了,該是通知大家的時候。


他們拍了一小段短片,向所有,曾經幫助過他們的朋友致謝。首先,他們是在鏡頭前,向大家打招呼,自我介紹。當然,也少不了玩具熊。婉欣顯得有些靦腆,接下來的,就交給鈞恆。鈞恆一一向大家致謝,然後,再宣布他們即將結婚的喜訊。


短片上傳以後,得到好多,來自各個不同國家,不同民族的祝福。光是看郵件,都看到眼睛,花了。婉欣也向玲媽媽,和凱莉通過視訊。等她和鈞恆註冊結婚以後,會過美國和她們見面。


 


這幾天,該辦的事情,都辦好了。車子,也還給出租公司,還買了部兩手車。這天,大學的主任教授,打電話過來,讓鈞恆去大學一趟。婉欣想採購一些日常用品,便建議,他們分頭行事。起初,鈞恆還不讓。說甚麼,也要婉欣等他把事情辦好,才一起去採購。


這些日子,他們都形影不離。鈞恆,實在放不下心,讓婉欣一個人。結果,兩個討價還價一陣子。鈞恆拗不過她,只好先送她到市區,自己才到大學。婉欣帶在身邊的日常用品,很有限。連衣服,都沒有多幾件。總不能,穿鈞恆的男裝衣服吧!


如果,是要在這裡常住的話。她自己,就必須添購一些日用品,還有衣服甚麼的。註冊結婚那天,也應該有件像樣的禮服吧!所以,她想自己先走走,看看。不過,鈞恆先和她約法三章,不需她提太重的東西。總而言之,要買大型,或是超重的物品,等他們會合了,才准買。


 


讓婉欣下車前,鈞恆還給了她,一個香吻。然後把皮夾裡的鈔票,都掏出來,交給婉欣。


婉欣:‘幹嘛拿這麼多錢給我?’


鈞恆:‘買東西,要用到呀!’


婉欣:‘我自己有呀!’


鈞恆:‘老婆用老公的錢,是應該的。’婉欣的眉頭皺了一下,接著,鈞恆又繼續說:‘如果錢不夠,等一下會合的時候,我們才一起去買,我可以刷卡,記得等我電話。’


婉欣:‘甚麼時候,變長氣?’


鈞恆:‘這不是長氣,是關心,寶貝。’


 


受不了鈞恆的肉麻,但是,鈞恆的體貼,令婉欣充滿窩心。不曉得,大學的主任教授,找鈞恆是有甚麼特別的事情。雖然,也蠻為鈞恆憂心。但是,望著鈞恆開車離去,還是,獻上了她最真誠的祝福。


婉欣把清單拿出來,在看看自己位於的位置。其實,婉欣比較想挑選禮服。雖然,註冊當天,只有他們兩個。但是,婉欣還是,想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。畢竟,這是她的人生大事。


經過婚紗店的時候,被玻璃櫥窗的擺設照片吸引。走靠近些,站在玻璃櫥窗前,婉欣愣了一下。原來,照片裡的新娘,是樂兒。不用說,新郎,當然就是樂兒的表哥,以軒。店裡面,一位小姐往外走。本來,是想招攬生意,怎麼知道,見到的人,是她們,最不想面對的人。


 


原來,這間婚紗店,是樂兒開設的。隔壁,就是以軒的診所。婉欣,並不是不敢面對樂兒。只是,對過去的事情,她的心裡,還是有些過意不去。樂兒,雖然也明白,問題是出在鈞恆的身上。但是,對婉欣,心裡或多或少,都有根刺。


加上,鈞恆和她回來,還有網路上的消息。鈞恆竟然從負心漢,變成痴情男。多少人,力挺他尋找婉欣。知道他們在一起的消息,祝福的訊息,還破十萬!對樂兒而言,這些訊息,好像是在向她示威。就像,當初和她分手,是對的!


婉欣難免會尷尬,樂兒,則一副,很輕佻,話中,又帶點炫耀的語氣。但是,婉欣沒有想要責怪誰的意思。


 


婉欣:‘嗨!’


樂兒:‘是妳喔!’


婉欣:‘好久不見。’


樂兒:‘是呀,真的好久不見。對喔,妳,跟鈞恆就快結婚了。怎麼,他沒有陪妳一起看婚紗嗎?’


婉欣:‘他今天有事情要辦,而且,我們沒有打算拍婚紗照。’


樂兒:‘唉唷,怎麼可連喔!婚都還沒有結,他就冷落妳了。連婚紗照,都不給拍喔!’


婉欣:‘不想拍,是我的意思。’


樂兒:‘不必為他說好話,我還不了解他嗎!看看我老公,對我多好。這間婚紗店,是他開給我打理的。如果不是因為你們,我怎麼會嫁給那麼好的老公。而且,我還是醫生太太。’


婉欣:‘恭喜妳喔!能嫁給哪麼優秀的另一半,我先走。’


樂兒:‘對了,聽說,你們現在住在,我和鈞恆之前住的房子。我想,鈞恆還是對我念念不忘吧!否則,怎麼還住在哪裡。’


 


婉欣沒有多做回應,也不想回應。她承認,她還蠻介意,樂兒對她說的話。尤其,是房子的事。結果,離開樂兒的婚紗店以後,該採購的,她都沒買著。一直到鈞恆給她打電話,她才發覺,自己在街上,已經閒逛了兩個多小時。兩手,還空空的。


鈞恆:‘兩個多小時,妳都在偷懶喔?’


婉欣:‘走著,走著,就兩個多小時,我都沒察覺。所以,就甚麼也沒買。’


鈞恆:‘我知道了,一定是在等老公陪。’


‘是呀,就是在等老公,行了吧!’婉欣不想多做解釋,能給她帶過去就好。


 


原本,是婉欣想採購用品。反過來,變成鈞恆代她採購。婉欣已經無心,走在街道上。其實,她也有小小的擔心。讓鈞恆日夜都對著,他和曾經相愛過的女人,住過的房子。鈞恆會不會,懷念過去。或是,把她當作是樂兒甚麼的。


她心裡也有疙瘩,現在,她睡的床,曾經是樂兒,和鈞恆睡過床。客廳的沙發,廚房的用具。甚至是,地板的每一片磚塊,都曾經是樂兒踩過的。所以,心裡難免有些不舒服。


很隨意的,買了一些基本的生活必需品,他們便去吃晚餐。婉欣納悶的心理,讓她,連想問鈞恆,大學的主任教授,叫他過去,是為了甚麼事。


鈞恆還沒過去之前,她就已經很興奮,很心急。反而,已經知道了結果,她還不問。鈞恆都覺得好奇怪,這個女生,心裡又是出現甚麼,令她鬱鬱寡歡。


婉欣的性格,鈞恆也很了解。當下,如果問她為甚麼不開心,得到的答案,肯定是沒有甚麼。所以,鈞恆也不打擾她。就讓她,有一些思索的空間。等她想不通的時候,經鈞恆一點,她很快的,就能明白。


在鈞恆的心裡,對婉欣有一個評價。婉欣在當義工的時候,在小朋友面前,她絕對是一個,很棒的老師。可以和身邊的朋友,有良好的溝通。可是,在鈞恆面前,她馬上就變笨了。在鈞恆眼裡,婉欣還是那個,處處依賴他的小女生。


 


帶著冷漠氣團,回到家裡。鈞恆等她洗了澡,她又在池塘邊發呆的時候,才介入,和她好好的談。鈞恆坐到她身邊,先不開口,就陪她坐一會兒。然後,才慢慢進入主題。


鈞恆:‘在想甚麼?’


婉欣:‘沒甚麼,對了,剛才主任,叫你去大學做甚麼?’


鈞恆:‘大學想請我回去。’


婉欣:‘是喔。那,你考慮得怎麼樣?’


鈞恆:‘再考慮,考慮。妳到底在想甚麼?想的那麼入神。’


婉欣:‘沒甚麼。’


鈞恆:‘真的嗎?’


婉欣:‘真的沒甚麼。’


 


鈞恆就猜到,她會這麼說。繼續的引導她,坐到她身後,然後抱著她說:‘可是,剛才有人,一直悶悶不樂?以前,我可以假裝沒看見。可是,現在,妳可是我的老婆,我不能,當做沒看見。’


婉欣這才,吞吞吐吐的說:‘剛才,我見到樂兒姐姐。’


鈞恆: ‘哦,是嗎?她和妳說了甚麼嗎?’


 


鈞恆沒有太訝異,因為,樂兒的店,和以軒的診所,就在市區。還是黃金地段,遇見了,並沒有甚麼稀奇的。據他對樂兒的了解,她一定會對婉欣,說了難聽的話。難怪,婉欣一直憋在心裡。


婉欣:‘她說,其實,你還是深愛著她。’


鈞恆:‘怎麼說呢?’


婉欣:‘她說,如果,你不是還愛著她,怎麼,還會把這間房子買下。’


鈞恆:‘不是說過了嗎,買下這間房子,是因為,妳喜歡。’


婉欣:‘可是,這間房子,確實是充滿了,許多你們的回憶,不是嗎?難道,你一點,也沒有留戀嗎?’


鈞恆:‘妳認為呢?這樣說好了,很簡單。如果,這間房子,令妳感到不舒服,我們把它賣掉,在物色新的房子。好不好?’


 


說到賣掉房子,婉欣的神情,又帶幾許不捨。也不曉得,是該怎麼回答鈞恆。每次,遇到難題的時候,在鈞恆的面前,她真的變笨了。婉欣的反應,在鈞恆意料之中。就讓他,好好的來開導婉欣。


鈞恆:‘我說婉欣老婆呀,我們經歷了這麼多的困難,才能在一起。我不希望,我們之間,有任何隱瞞對方的。說真的,當初,買下這間房子的時候,完全是因為,妳喜歡玻璃窗戶的緣故。原因,就是這麼簡單。妳,不能懷疑我對妳的愛。怎麼千辛萬苦,才找到妳,我們的感情,不能受到過去式的感情影響。相反的,我們要比以前,更恩愛,更珍惜對方。不是嗎?’


‘你這張嘴巴,誰說得過你。’婉欣聽了好感動,簡直,是甜到心底。把婉欣,都搞的,不知道要說甚麼了。


鈞恆更緊的抱著她說:‘不是嗎?如果,妳這間房子有疑義,住下來,只會令妳不舒服。那麼,違背了,當初買這間房子的意義,我們乾脆搬出去好了。我不想,妳否定我對妳的愛情。妳明白嗎?’


鈞恆說的沒錯,為甚麼,要懷疑鈞恆對自己的愛。這些年,鈞恆到處找她,是貪圖好玩嗎!婉欣被鈞恆,感動得,已經溶化了。她側過身體,往鈞恆嘴唇上,很用心,很用力的一吻。所有的疑惑,都不在劃下。


 


待續……





全站熱搜

麗麗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