過幾天,就是他們註冊結婚的大日子。這天的天氣很好,婉欣換了床單,把洗好的床單,拿到外面曬。鈞恆躲在床單後,突然跳出來嚇婉欣。把婉欣氣死了,追著他打。鈞恆從她身後抱著她,婉欣完全沒有反抗的力氣。


兩個人,就這樣鬧成一團。都完全沒有察覺,紀媽媽的出現。婉欣突然愣住,比鈞恆嚇到她,還要恐怖。當然,不是指紀媽媽恐怖。只是比喻,從來都沒有想過,紀媽媽會出現。對她突然到訪,感到不可思議。他們馬上收拾嬉戲的心理,不敢再開玩笑。


鈞恆:‘媽。’


婉欣:‘伯母。’


紀媽媽:‘我聽說你回來。’


鈞恆:‘嗯,進去坐。’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


‘我想進房整理一些東西,你們聊。’請紀媽媽,進屋裡坐。婉欣趕緊為她倒茶,想說,讓他們母子好好談談。


紀媽媽:‘不用特地迴避,妳坐下。怎麼回來了,都不通知我們?搞得,其他人來問我,關於我兒子的事情。還要我上網,才知道你們的消息。’


鈞恆:‘對不起。’


紀媽媽:‘我說鈞恆,你打算躲大家,躲到什麼時候?你現在是打算,和家人脫離關係嗎?’


鈞恆:‘媽,沒有這個意思。’


紀媽媽:‘那是怎樣?打算一輩子,過著二人世界的日子,不和家人來往嗎?’


鈞恆:‘媽,當然不是。我只是想,等到大家都認同我們,我們才回去,我不想婉欣為難。妳明白的,之前,大家都反對我的做法。當我決定這麼做的時候,就已經打算,被大家撻伐。’


紀媽媽:‘就算是,家人對你有甚麼不滿,時間都過了那麼久,一家人,怎麼會有隔夜仇。’


鈞恆:‘如果,你們對我和婉欣沒有意義,我們隨時都可以回去。’


紀媽媽:‘甚麼時候登記註冊?’


鈞恆:‘後天下午兩點。’


紀媽媽:‘當天,我們會出席。你大哥、大妹,還有小妹叫我告訴,當天,他們預訂了餐廳,要為你們慶祝。’


鈞恆:‘謝謝媽。’


 


婉欣知道,鈞恆的父母,是飽讀詩書的人士。紀媽媽,是個了不起的女人。退休以後,就一直在婦女社團,協助有需要的婦女。在紀媽媽面前,婉欣極度的感受到壓迫感,精神緊繃。在鈞恆和她的談話中,婉欣全程都不敢開口,只是底著頭。


但是,聽見紀媽媽說,他們一家人,除了會出席她和鈞恆的登記註冊典禮,還要為他們辦慶祝會。這個消息,很令婉欣訝異,簡直就是她意料之外的事。知道,大家都原諒鈞恆當年的魯莽,婉欣馬上,卸下她心裡的重擔。


一直以來,就擔心這件事。她能承受,鈞恆家人對她的撻伐。但是,不能接受,鈞恆的家人,不諒解他。不過,聽紀媽媽說,紀爸爸,好像還在嘔氣。就因為當年,鈞恆對樂兒造成傷害,他還是認為,錯在鈞恆身上。


不過,得到家裡,其他成員的接納,鈞恆和婉欣,已經感到很開心。從鈞恆,緊握婉欣的手,便能知道,他們內心的喜悅。見過紀媽媽,婉欣,就像吃下了一顆定心丸。之前的顧慮,迎刃而解。終於,可以放下心中大石。


 


送紀媽媽回去以後,鈞恆便帶婉欣,到一間,朋友開設的家具行逛。鈞恆有個秘密計劃,他打算,把房子裡的家具換掉。之前,因為樂兒對她說的一番話,令鈞恆,也深受同感。他不想讓婉欣,對著一成不變的擺設,活在過去式。所以,他要在婉欣不知情的情況下,為房子秘密變裝。


婉欣當然感到很好奇,家裡,並沒有打算增添家具。怎麼,會突然,跑來家具行?後來,鈞恆向她表示,想找一盞燈,放在他的研究室。既然,都已經來到,也順便看看。逛著,逛著,也順便看看沙發,看看床。


由於,剛剛才吃下紀媽媽的定心丸。婉欣完全沒有懷疑,給了鈞恆不少意見。婉欣單純的認為,她只是向鈞恆表達了,自己喜歡甚麼類型的家具。反正,說說而已,又不用錢。


 


為了出席,鈞恆和婉欣登記註冊的大日子。紀媽媽和紀爸爸,起了小小的爭執。由於,紀爸爸還在氣頭上。他堅持不會出席,還不准大家去。紀媽媽很生氣的,說他食古不化。都幾年前的事情,還在耿耿於懷。


其實,還沒有和婉欣相處過,不能對婉欣,有不公平的評語。沒錯,當年問題是出在鈞恆的身上。可是,樂兒都結了婚,孩子都一歲了,她還很幸福。兒子有錯,也是好多年前的事情。而且,紀媽媽認為,她寧願多一個女兒,也不願過失去一個兒子。


最後,紀媽媽拋出了一句,鈞恆和婉欣登記註冊當天,他們都會出席,他去不去,隨他。


 


登記註冊當天,婉欣一大早,便很緊張。雖然,臉上難掩喜悅。但是,卻一直坐立難安。一整個早上,她沒有因為興奮的心情,胃口大開。反而是,開心過了頭,吃不下。今天,除了是他們註冊結婚的大日子,還是鈞恆和家人,團圓的日子。也是她,第一次,和鈞恆全家見面的日子。


她很擔心,自己的表現不好,會令鈞恆不體面。他們說是會出席,也打算為他們慶祝。話是怎麼說,沒錯。只是,見面的時候,會不會有尷尬的場面。還有紀爸爸,不曉得,他會不會出席。鈞恆說她想太多了,下了命令,如果不吃早餐,就不結婚了。


才怪!鈞恆只是嚇嚇她,他還婉欣,又給他落跑呢!擔心婉欣,撐不到典禮後的慶祝會,讓婉欣,一定要吃一點。


 


婉欣今天的打扮,很端莊。臉上沒有濃濃的粉末,只有淡淡唇膏,來襯托她高雅的氣質。看在鈞恆的眼裡,她是最絢麗的。簡直,就是他心目中的女神。在家裡,癡纏了一陣子,他們才出門。


鈞恆先繞到花店,拿了之前,他已經訂好的花束。之後,才到婚姻註冊局。鈞恆的家人,都已經到達,唯獨紀爸爸。鈞恆有些失望,這點,婉欣明白。有些事情,勉強不來。只能讓時間,去感化他老人家。


不過,最令婉欣感動的,還是鈞恆的家人。對婉欣,都改了口。婉欣,想叫媽媽很久了。紀媽媽,取代了她失去媽媽的地位。今天,她終於有媽媽,有家人了。在大妹、小妹,叫她二嫂,還有小姪兒,叫她嬸嬸的時候。她當場落淚,哭成淚人。害羞的,躲進鈞恆的懷裡。


儀式開始的時候,整個場面,充滿著溫馨的氣氛。宣誓以後,交換戒指。一對新人,獻上自己,最真誠的一吻。


 


鈞恆大哥在餐廳,訂了一個包廂。大夥兒在包廂內,邊等菜送上來,邊唱歌,聊天的聊天。對一個,從來沒有,生活在大家庭的婉欣來說,這樣的團聚,是充滿溫馨的。而且,婉欣完全沒有想過,他們會她和鈞恆,準備了禮物。紀媽媽,還打了首飾,送給婉欣。令婉欣感動得


其實,在鈞恆尋找婉欣這段日子。雖然,他常年都在外國。但是,還是經常,透過網路視訊,和兩位妹妹,還有大哥聯繫。看到鈞恆的堅持,老早就把他,搞得滿城風雨的事情,給忘了。大家都是年輕人,思想沒那麼古板。何況,他們的感情,向來都很好。不會因為那件事,破壞了兄弟姐妹之間感情。


當初,回來的時候,不打算和家人聯繫,是因為,知道紀爸爸還在生氣。不想讓他們,夾在自己與父親之間。所以,即使已經回國,也不敢回去。


 


和家人,渡過了一個愉快的晚上,回到家,踏進門的那一刻,婉欣還以為,自己進錯了家。家裡的家具,幾乎,能搬動的,都被換掉了。而且,還是前天,和鈞恆逛家具行的時候,鈞恆要婉欣,假設性的,挑選自己喜歡的家具。


其實,這都是鈞恆精心策劃的。怎麼說,現在這間房子,是他們愛的天地。不應該存在太多,過去的回憶。知道婉欣的怪脾氣,總是喜歡,把心事收在心裡。即使,是鈞恆開了口,要把家裡的家具換掉,她還是會口是心非,說甚麼也不答應。所以,鈞恆只好對她,使用非常手段。


讓婉欣,在家具行,把自己的夢想家,說得天花亂墜的。反正,又不用錢!哈!結果,在家具行老闆的陪同之下,把出現在婉欣腦海的佈置,還有曾經列入名單的家具,全部,都搬到他們的家裡。而且,還是依據婉欣的意思擺設。趁著他們出門的時間,在神不知,鬼不覺的情況下,把家裡,來個大變身。令婉欣,又驚又喜。


今天,都是滿滿的感動,滿滿的淚水,滿滿的歡笑聲不斷。讓婉欣的眼淚,不曉得流了多少公升。她的內心,對鈞恆,不只是充滿感動,還有無線的感激。這根本不能用言語,就可以形容。婉欣的眼淚,懸空在眼眶裡。鈞恆的細膩,不斷的為他們的愛情加溫。讓婉欣,決定付出她一輩子的愛。


 


婉欣扣著鈞恆的脖子,對他說:‘紀鈞恆,你幹嘛對我那麼好?你看,都我弄哭了。’


鈞恆摟著婉欣的腰,回答她:‘對妳好,不好嗎?’


婉欣:‘你對我那麼好,以後,要我用甚麼理由,來欺負你?’


鈞恆:‘欺負我,不需要任何理由,甚麼時候,都可以,只要妳喜歡。’


相信,沒有一個女生,在聽到這番話的時候,會不被打動。婉欣提起腳跟,往鈞恆的嘴唇,深深一吻。緊緊的,緊緊的扣著他的的脖子。完完全全的,降服在鈞恆面前。


 


待續……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麗麗ちゃん 的頭像
麗麗ちゃん

麗麗蔣的旅日遊記

麗麗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