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幾天,是她人生,最快樂的日子。她已經不捨得,就這樣放手,離開鈞恆。可是,他們還是必須回到現實生活中。總不能這樣,一直窩在迷迭村。留下,會遇到甚麼問題?回美國,又必須面對甚麼?


婉欣站在家門前,很深入的,去探討這個問題。也許,是想得太入神。連鈞恆,站在她的後面,她全然不知。鈞恆輕輕的,往她身上一摟,把頭,靠在婉欣的肩膀上,把她,給嚇了一跳。


婉欣:‘怎麼,起來了?’


鈞恆:‘病好了,就起來。’


婉欣:‘體力,都恢復了嗎?’


 


鈞恆:‘嗯,今天的精神,好多了。意識,也完全清楚。連鬍子,也刮乾淨了,妳看。在想甚麼?’


婉欣:‘嗯,在想未來。’


鈞恆:‘有甚麼計劃?’


婉欣:‘不走了,留在迷迭村,種迷迭香好了。’


鈞恆:‘真的嗎?’


婉欣:‘嗯。’


鈞恆:‘好呀,那我也不走了。反正,我是這方面的專家。’


婉欣:‘堂堂的教授,種什麼田呀?’


鈞恆:‘無所謂,總而言之,妳到哪,我就跟到哪。’


婉欣:‘你什麼時候,變得那麼無賴?’


鈞恆:‘我只想對妳無賴。’


婉欣:‘別鬧啦!’


 


婉欣的眉頭深鎖,一副苦惱的樣子,鈞恆還在跟她鬧。鈞恆怎麼,會不曉得她的心思。一切的計劃,都在鈞恆的掌握中。


鈞恆貼近婉欣的臉頰,跟她說:‘我說,婉欣呀,妳不要擔心,我已經有了全盤的計劃。’


婉欣:‘哦!什麼計劃?說來聽聽看。’


鈞恆:‘我們未來的計劃呀。等我們結婚以後,我可以回到大學,當講師。也可以,像現在這樣,到處去教課。留在美國,也可以。這樣,妳就可以常常見到妳的玲媽媽,還有凱莉妹妹。如果,真的想留在迷迭村,也行。總而言之,我不會,讓妳在離開我。只要,能永遠在一起,在甚麼地方,都無所謂。’


婉欣:‘那,你的家人呢?你的父母,難道,你都不想念他們嗎?’


鈞恆:‘我當然想呀,我不能強逼他們接受妳。但是,時間可以證明一切。雖然,就像,我花了快三年,才找到妳一樣。婉欣,妳要明白一點。今天,家人是因為生氣我,和樂兒分手的事情,不是因為妳的介入。即使,我現在帶著其他女生回去,他們還是,只會針對我。妳明白嗎?’鈞恆把婉欣的身體,給轉過來,繼續說:‘不要把所有的問題,都往自己身上扛。這樣,對妳會很不公平。’


 


經鈞恆這麼一說,又好像很有道理。婉欣點了點頭,問鈞恆:‘如果,讓你選擇,我們未來的路,要怎麼走。你的希望是甚麼?我不想那麼自私,只考慮到自己。我希望,你能做,自己想做的事情。而不是,處處遷就我。’


鈞恆:‘我們家的婉欣,長大了,懂得為他人設想。’


婉欣:‘當然。’


鈞恆:‘還記得,之前我住的那間房子,有很多玻璃的房子嗎?’


婉欣:‘記得呀!’


鈞恆:‘一年前,我跟房東買下來了。我希望,回到大學繼續任教。妳嘛,就做我的黃臉婆。每天早上,吃妳做的早餐。晚上下班,要一起做飯也可以,要到外面吃,也可以。’


‘黃臉婆!那,我要考慮,考慮。’婉欣捏了他的鼻子一下。


鈞恆:‘需要考慮甚麼?’


婉欣:‘考慮看看,嫁不嫁能過。’


鈞恆:‘還要考慮喔!我都還沒驗證,妳是不是真的張婉欣。說,妳現在的身份,是張婉欣?還是陸紫珊?’


婉欣:‘這個重要嗎?’


鈞恆:‘重要!’


婉欣:‘有分別嗎?’


鈞恆:‘當然!之前,有人不願意承認自己的身份。還說,我的愛情很草率。我可不想,再讓人家有藉口,說我的愛情,是草率的。所以,我現在要驗證一下。’


婉欣:‘你要幹嘛?’


 


鈞恆想抓住婉欣的腳,婉欣不讓。就這樣,兩個人,像小孩子一樣,追逐了一陣子。鈞恆,乾脆把婉欣抱起來,抱屋內,放她坐在床上。很大聲的,叫婉欣不許動。


婉欣:‘不動就不動!’


 


鈞恆小心翼翼的,把她的襪子脫下。謎底,就要揭開了。鈞恆的心裡,也充滿了期待。他當然曉得,眼前的婉欣,就是他尋找多年的愛人。但是,婉欣腳踝上的印記,是證明她身份的最好方法。


鈞恆輕輕的,慢慢的,把她的襪子,往下拉。拉到腳踝的時候,腳踝的皮色,露出深色的印記,越來越多,越來越多。另外一隻腳,也是同樣,有著,只有婉欣僅有的腳鐐印記。這腳踝上,拷上腳鐐的另一端,老早就扣住了他的心。


沒錯,找了兩年多,他終於找到了,這位,曾經拷上腳鐐的女孩。看著婉欣的雙腳,鈞恆摸著她,腳踝上的印記,有一股衝動,但是,卻又不是,行為上的衝動。往婉欣的腳踝上的印記,吻了一下。眼泛淚光,的望著婉欣。


 


他們,都是對愛執著的人。要知道,這些年,他們一個找,一個在逃。是歷經了,多少的煎熬。這一份重逢,得來不易。婉欣的眼淚,也不止落下。她打從心裡,感激鈞恆,這些年,都沒有放棄過,尋找她的下落。面對一個,這麼愛她的男人,當初,她選擇不洗腦,是對的。


鈞恆輕輕的,為她擦拭臉上的淚水。緩緩的,緩緩的,親吻她的唇。婉欣閉上雙眼,淚水落下,連成一條線。婉欣,把自己,都交托到鈞恆手裡。在鈞恆的細心呵護下,婉欣陶醉在,屬於,只有他們兩個人的世界。


婉欣羞澀的,窩在鈞恆的懷裡。這是她生平,第一次,赤裸裸的,在男生面前。連頭,也不敢抬起來。鈞恆緊緊的抱著她,親親她的頭。婉欣,是一個冰雪聰明的女生,他要很寶貝的,疼愛她。一個美好的午後,讓婉欣,由少女,升格為女人。


 


婉欣希望,結婚以後,過安定的日子。這兩年多,雖然,生活很充實。但是,美國畢竟不是自己的國土。而且,那麼難得,他們才在一起。所以,討論的結果是,他們暫時搬到,鈞恆買下的房子。


他們打算先登記結婚,不請客,不宴席。不被祝福,也沒關係。去流浪也好,做義工,只要三餐溫飽,永遠在一起。


隔天,他們打包行李,離開之前,先到墓地,婉欣和父母,還有姐姐道別。他們還見了容伯和容嬸,吃了容嬸做的早餐,才下山。見婉欣,以後有鈞恆照顧。容伯和容嬸,都為他們高興。希望他們,永遠幸福。這是他們,得到的第一份祝福。


 


經過了幾個小時的車程,回到家的時候,兩個人,都累翻了。但是,他們的心情都很愉快。快樂的心情,就是能取代一切。只是,家裡的家具、地板,都是灰塵。


婉欣:’你上次回來的時候,是多久以前?怎麼這麼多灰塵呀!’


鈞恆想了想說:‘距離上次回來的時間,好像是半年前。半年的塵埃,這樣,也不算很厚。’


婉欣:‘吼,還不夠多喔!’


鈞恆:‘要不,我們今晚住旅店。明天,叫鐘點女傭來打掃。’


婉欣:‘不要找藉口偷懶,快點動手。’


 


婉欣攀起頭髮,開始動手收拾。在婉欣的監督底下,鈞恆當然不敢偷懶。一直忙到晚上,整間房子,才打掃乾淨。為了慰勞婉欣,洗了澡,鈞恆帶她去享受燭光晚餐。


這是一間,以前,鈞恆和樂兒,常來的餐廳。鈞恆有不少朋友,都常來。果真,才坐下不久,就遇到熟人了。他和婉欣的故事,在他們教育界,是眾所皆知的事。鈞恆在外國的時間比較多,已經好長一段日子,沒有見到鈞恆了。


突然見到鈞恆的出現,肯定,又會引起軒然大波。不過,鈞恆已經做好準備。他就是要讓全世界的人知道,他現在有多幸福。這些年,他的努力沒有白費。那些曾經笑過他的人,知道他做的事情,是正確的。


只是,婉欣還有一些不習慣,心裡準備還不夠。雖然,鈞恆只是很普通,和朋友打招呼,介紹自己。但是,她就是覺得怪怪的。總是覺得,他們用異樣的眼神來看她。也許,是心理作用吧!


不過,話說回來,鈞恆,搞出了這麼大的簍子,不想讓人家知道,也難。所以,也很難怪人家。鈞恆和婉欣的出現,很快的,便傳開來。


 


待續……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麗麗ちゃん 的頭像
麗麗ちゃん

麗麗蔣的旅日遊記

麗麗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