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迷迭村,已經好幾天了。每一天,婉欣都會往父母,和姐姐的墳前走一趟。在那裡逗留了好一陣子,她才回自家的農田。在鞦韆上坐一會兒,回味一會兒。


她喜歡坐在鞦韆上,回憶著過去,和鈞恆在迷迭村,那段愉快的日子。當陣陣涼風吹來的時候,令她有,忘卻煩惱的感覺。這幾天,墓地和農田的雜草,她都清除乾淨了。家裡,也打掃一塵不染。她打算,這兩天,就回美國。在不走,鈞恆可是會找到這裡。


從中國回迷迭村的途中,一直難忘,鈞恆對她深情的熱吻。可惜,時間無法停留在那一刻。每一個人,都有自己必須面對的。只是,她無力承擔,她所要面對的。結果,她選擇了逃避。也許,自己的想法,真的太天真了。不過,目前,她想到的,只是這樣。


當一個人,腦袋被掏空了,會迷失,會不曉得,去衡量自己做的事情。也不曉得,自己的處理方法,到底是對,或是錯。會變得很笨,不曉得,自己要的是什麼,只想拼命的逃。這,就是婉欣的人生哲學。


 


一路上,鈞恆的思緒戳中複雜。他好擔心,在他還沒到迷迭村之前,婉欣會突然離開,他會見不到婉欣的面。總而言之,他只想加足馬力,第一時間趕到迷迭村。可是,這迷迭村的路,好像變得延遠了。


鈞恆托著疲憊的身體,終於把車子,開進迷迭村。這些日子,他都沒有好好的休息過。他補眠的時間,不是在飛機上,就是在客運裡。連日來的,匆忙的趕路,讓鈞恆吃不飽,睡不好。連鬍子都沒刮,鬍渣,都跑出來了。他,好像又發燒了。但是,為了婉欣,多苦,他都要撐下去。


好不容易,開到婉欣的家。鈞恆的喜悅,不能用言語形容。可是,卻不見她的蹤影。也許,她是去了墓地。結果,鈞恆到墓地的時候,婉欣卻去禁地。鈞恆去了禁地,她則去了學校。婉欣想趁離開以前,懷念迷迭村,關於她和鈞恆的一切。


找不到婉欣的鈞恆,體力已經透支,只好坐在婉欣家門前。他的臉色,被冷冷的風,吹得發白。身體的溫度,也漸漸上升。他的意識,已經開始模糊。原來,還想說,見到婉欣的時候,一定要給他緊緊的抱著,再也別讓她跑掉。可是,他真的支持不住了。


 


婉欣就快步行到家的時候,遠遠的,便看到了一輛車子,就停在門前。第一個出現在婉欣心裡的念頭,莫過於,是鈞恆已經找上門了。婉欣猶豫的腳步,讓她站著,不敢往前進。總不能永遠站著不動,也或許,是鄰居上門了,也不一定。


該面對的,還是要面對。也管不了太多,婉欣一步,一步的往前走。就快靠進了的時候,只見到,鈞恆趴在桌子上。真的是鈞恆,他終於找上門了。婉欣的心跳加速,她好想逃,往後,又退了幾步。


可是,鈞恆好像,一點也沒有察覺到,婉欣就站在自己身後。婉欣越想,越不對勁。在靠近一點,鈞恆還是沒有動靜。鈞恆是在和她開玩笑嗎?他又想,像在中國的農村那樣,很突然的,嚇她一下嗎?


婉欣輕輕的推了鈞恆一下,在他耳邊,小小聲的叫他。怎麼知道,鈞恆的身體,冷得不停顫抖。他已經昏睡過去,不省人事。婉欣在挨近一些,發現他呼吸急促。婉欣突然想起,她離開的時候,鈞恆還在生病。婉欣趕緊摸摸他的額頭,好燙!


 


婉欣嚇著了!半揹半抱的,好不容易,才把高頭大馬的鈞恆,給扶到房裡。讓他睡在自己的床,為他蓋上厚厚的被單。


山上的天氣,比較冷。加上鈞恆的病,還沒痊癒。讓一向來,都很健壯的鈞恆,也抵抗不了。婉欣心裡,又忍不住,要對他罵。但是,心裡又好難過,好內疚。


趕緊倒了一杯,熱騰騰的飲料,輕輕的將鈞恆扶起,小心翼翼的餵他喝。鈞恆很快的,就把它喝完了。鈞恆的精力回來了,雖然,還是很疲憊。但是,這一次,他絕對沒有看錯。在他眼前的,確實是婉欣。


鈞恆真的生病了,他已經沒有力氣,抓住婉欣。當婉欣,想離開一下下,他連想握著婉欣手的氣力,也沒有。可是,他還是,他還想嘗試。不曉得,是不是病昏了。當他見到婉欣的時候,淚水,都感動得熱淚滿盈。


 


這是婉欣,第一次,見到鈞恆脆弱的一面。才不見幾天,鈞恆變憔悴了。變得,好不堪一擊。婉欣表示,只是想把杯子,放到外面。鈞恆帶著笑意,微微的搖頭。他不讓婉欣離開他半步,他擔心,婉欣又再次落跑。


這次,婉欣是投降了。在剛強的心,也會被軟化。在決裂的心,也會被感動。鈞恆沒有因為,自己病得那麼重,而放棄尋找她。而且,還抱著病,飛躍了幾千公厘,就是為了尋找她。鈞恆沒有開口,他的力氣,都耗盡了。但是,從他的眼裡,就能知道,他是多麼渴望,婉欣留在他身邊。


在這個時候,婉欣真的不忍心,拒絕鈞恆請求。她靜靜的,坐在鈞恆身邊。鈞恆緩緩的,把手伸過去,握著她的手。從鈞恆的手心,傳出來的,是熱熱的溫度。從他的眼萌,反射出來的,是婉欣的身影。


原來,他可以一病不起。為了守著婉欣,他甘願視線留在婉欣身上。深怕,眼睛一閉,婉欣會消失在他眼前。


 


‘先睡一下。’婉欣很溫柔的說。


鈞恆還是帶著笑意,微微的搖頭。他現在的要求,很簡單,就讓他這樣,握著婉欣的手,讓他覺得到,婉欣還在他身邊,就夠了。他不想睡,即使在累,也不想。


婉欣:‘睡一下嘛,你還在發燒,我拿藥給你吃。’


鈞恆發出很微弱的聲音,向婉欣說:‘我不想吃藥,我只想,像這樣,把妳留在我身邊。我不想,妳趁我睡著的時候,有把我丟下。’


 


對鈞恆指責,婉欣還覺得有些貼切。有一些幽默,又帶著心算。令婉欣,及是心疼,又帶點好笑。淚水,還是帶著笑意,輕輕的給它滑落。


婉欣含著淚說:‘你的身體,好燙,一定要吃藥。你看你,現在這麼辛苦。’


鈞恆:‘讓妳,看到我軟落的一面了。’


婉欣:‘每個人,都有脆弱的一面,不只是你而已。我發誓,我不走,我只是到外面,拿藥和開水。’


鈞恆:‘見到妳,就夠了。不需要吃藥,只要妳陪在我身邊。我真的不想,當我在睜開眼睛的時候,妳又不知去向。’


婉欣:‘我能去的地方,你都懂了。我還能躲嗎?’


 


不管婉欣怎麼說,鈞恆就是不讓她離開自己半步。鈞恆緊緊的我著她的手,婉欣也不想跟他拗。一直陪在鈞恆身邊,到清晨,婉欣已經睡在他身邊。


清晨的空氣,是冰冰冷冷的,他們兩個,窩在厚厚的被單裡。鈞恆用他身上的體溫,溫暖了婉欣的身體。婉欣悄悄的,把鈞恆灼熱的體溫,從他身上帶走。


婉欣和以前一樣,喜歡慵懶的賴在床上。見婉欣在自己身邊,鈞恆放下心,還把婉欣,輕輕的擁進懷裡。聞著婉欣的頭髮,她身上,淡淡的香氣。鈞恆不想繼續睡,他只想享受,這樣的美好。


婉欣轉過身體,把頭栽進鈞恆的胸膛。鈞恆撥開她額頭的頭髮,輕輕的,獻上一個吻。婉欣微微的,抬起頭,鈞恆,在往她的嘴唇上,溫柔的親吻。婉欣緩緩的,抱著鈞恆,享受著,這份清晨的豐富早點。


喜歡鈞恆,這樣細細柔柔的,一口一口,含著她的嘴唇。像這樣,慢動作的接吻,鈞恆,還是能控制的很好。讓婉欣,從引導,變成主導。兩個人,捲在被單裡,在愛情的滋潤下,讓婉欣的心理障礙,更跨越了一大步。


 


經歷了一個早上的纏綿,鈞恆還是很害怕,會失去婉欣。一直不讓婉欣,離開他半步。雖然在愛情的澆灌下,能讓他們的心靈,得到飽足。可是,肉體上的飢餓,還是需要食物的充饑。


婉欣開始向鈞恆撒嬌,嚷嚷著,肚子好餓。不讓她起床,準備吃的,她的胃,可是要鬧革命了。他們可是在迷迭村,不是在市區,走幾步路,就有吃的可以買。鈞恆再不讓她起床,恐怕,連走到廚房的氣力,都快沒有了。


雖然,鈞恆的身體,還是有些虛弱。可是,就是愛搗蛋她。故意,把她緊緊的,捲在被單裡,貼著自己的身體。婉欣生氣的告訴他,如果再這樣,走了,就再也不理他。結果,在婉欣的威脅下,他才甘願收起貪玩的心,乖乖讓婉欣起床。


在吃早餐的時候,鈞恆頻頻給婉欣撒嬌。指示婉欣,要餵他吃。見他還在生病中,婉欣就放他一馬。


照顧了鈞恆,好幾天。在迷迭村,很優遊自在的,過了好幾天。原本,就計劃,要會美國的婉欣。美國,回不去了,所有的計劃,都在她意料之外。她突然覺得,好渺茫。鈞恆的出現,打亂了她的計劃。


是時候,規劃一下,他們的未來。雖然,這幾天,他們過得很愉快。但是,總不能是這樣,留在迷迭村裡。








待續……

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麗麗ちゃん 的頭像
麗麗ちゃん

麗麗蔣的旅日遊記

麗麗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