婉欣,當天晚上,就要坐夜班飛機走了。對鈞恆,她有好多不捨得。已經兩個星期,沒有見到鈞恆了。雖然,現在的科技很發達。他們可以利用電話視訊,互相看到對方。但是,卻碰不到,感覺不到真實的鈞恆。


婉欣真的真的,好想在離開以前,在見鈞恆一面。離開的前幾個小時,婉欣給樂兒,發了一通簡訊。她告訴樂兒,她即將離開。希望,樂兒能讓鈞恆出來,見她最後一面。之後,便發簡訊給鈞恆,約他到醫院見面。


 


最近,發生的事情太多。鈞恆每一個舉動,也被樂兒盯得緊緊的。何況,樂兒正在生病。他手機簡訊進來的時候,樂兒已經知道,是婉欣給他發的。可是,他們彼此,就是有那種敏感,和猜疑的心。


他們,都生活在壓力底下。鈞恆費了很大勁兒,磨蹭了好久,才把打開簡訊。樂兒明知道,那是婉欣發過來的。也清楚,腕欣即將離開。但是,還是很不願意,讓鈞恆去見她最後一面。對鈞恆,充滿了許多的懷疑和不安。鈞恆拋下一句,出去一下,便出門了。


隨後,樂兒便發了一通簡訊,希望婉欣,遵守自己的諾言。時候到了,請婉欣,記得把鈞恆,還給她。


 


‘你來了?’見到鈞恆,腕欣一幅若無其事的樣子。


‘這麼夜,要我過來。是不是那裏不舒服了嗎?’鈞恆很緊張的,走到她面前,握著她的手,靠到自己的臉上,看看是不是發燒了。


‘我沒事,我沒事,我只是想見你。你下午,不就是說,想見我嗎?怎麼,現在不想了?’ 他們並肩坐在病床上,腕欣,靠在鈞恆的肩膀。他們彼此,十指緊扣。


鈞恆:‘沒有啦!還以為,妳睡著了,沒有想到,妳要我過來。對了,下午,達夫是要妳做甚麼實驗了?’


婉欣:‘沒有啦,不要問這個。你出書的工作,真的完成了嗎?’


鈞恆:‘嗯,下午已經把資料,都交到出版社。接下來的工作,都交由出版社,我可以有很多時間陪妳。對了,事情考慮得,怎麼樣了。’


‘本來給你的截止日期,是明天。明天才讓你知道。’明明,就心裡有數。卻作態,像似在賣關子。


鈞恆:‘怎麼這樣!我還以為,特地讓我過來,是有甚麼好消息。就快要明天了,還賣甚麼關子?’


婉欣:‘不要這樣啦!明天,明天一定有答案。’


鈞恆:‘再過一、兩個小時,就明天了好不好。’


婉欣:‘明天啦!明天一定讓你知道。好啦,不說這件事。可以陪我跳一支舞嗎?’


鈞恆:‘跳舞?在這裡?’


婉欣:‘嗯。上回,你不是灌了好多首歌曲,在我的手機裡。’


 


腕欣邊說,邊從手機裡,找出一首,她最喜歡,又感動人心的慢歌,然後播放。便做了一個,邀請的動作。鈞恆挽著她的手,摟著她的腰。在病床邊,開始跳起舞來。


婉欣對跳舞,是沒什麼天份。從一開始,還和鈞恆,保持一些距離。不過,在鈞恆的帶動下,她慢慢進入狀況。這樣零距離的靠近鈞恆,感覺真好。在過一會兒,婉欣就要離開了。這一支舞以後,她將和鈞恆,永別了。


她很抱歉,對鈞恆的這份情意,她不能好好的擁有。在過一下下,就再也不屬於她。等她接受治療以後,將完全失去她。當婉欣,知道自己藏不住眼淚的時候,便勒住鈞恆脖子,把他抱著。


 


鈞恆的背後,是她悲傷的一面。過了今天晚上,她真的再也見不到鈞恆了。再過一段日子,鈞恆將完全的,從她記憶裡消失。


她好擔心鈞恆會對她起疑,不敢發出哽咽的聲音,強忍著淚水。眼淚,卻斗大的落下。她偷偷的擦拭淚水,把舞,跳完。音樂停止播放的時候,腕欣才緩緩的鬆開手。摸著鈞恆的雙頰,告訴自己,在還沒有忘記鈞恆以前,先好好的把他記得。然後,挨近鈞恆,在鈞恆的嘴唇上,獻上了,她深情的一吻。


鈞恆有些訝異,今天晚上的婉欣,好奇怪。但是,不想破壞這樣的氣氛,鈞恆引導她進入狀況。腕欣把手,繞到鈞恆身後,兩個人,陶醉在,屬於他們的世界。原來,這就是大人的感情世界。


樂兒姐姐,愛鈞恆的心,就想現在,她愛鈞恆,一模一樣。這種感覺,真的很甜蜜。從嘴唇上的互動,把濃濃的愛意,牽引到彼此的心。把兩個人,緊緊的扣著。婉欣閉上眼睛,讓鈞恆的樣子,刻進自己的腦袋裡。也好好的享受,這即將失去的愛。


 


婉欣帶著些許羞澀,輕輕柔柔的靠在鈞恆寬闊的胸膛。是到機場的時候了,再怎麼不捨得,還是要放手。


婉欣很溫柔的,和鈞恆說:‘你今天的任務完成了,可以回去了。’


鈞恆:‘妳今天,是特地叫我來陪妳跳舞的?’


婉欣:‘嗯,是呀。’


鈞恆:‘這麼夜,叫我出來。跳了舞,就打發人家走。’


婉欣:‘好啦,不要那麼小氣。我很累了,你先回去。’


 


原來,鈞恆還不捨得離開。但是,婉欣就是有辦法,打發他回去。鈞恆臨走前,腕欣由他身後,緊緊的抱著。鈞恆轉過身體,腕欣撲上去,親吻他,很久,很久。淚水,像珠鍊一串串,流了下來。


‘婉欣,怎麼了?’鈞恆邊說,邊為她擦拭淚水。


‘沒什麼。’婉欣泛紅著眼,嘗試,收拾自己的淚水,掌控自己的情緒。


鈞恆:‘真的沒什麼嗎?’


婉欣:‘真的沒什麼。不是說,女兒是也哭,不是也哭嗎?就是這樣呀。真的沒什麼,好了啦,夜了,回去吧。’


鈞恆:‘嗯,那我回去囉。’


婉欣:‘嗯。’


鈞恆:‘那晚安囉。’


婉欣:‘嗯,晚安。’


鈞恆:‘真的沒事?’


婉欣:‘真的啦,沒事。回去吧!’


鈞恆:‘嗯,明天見。’


 


達夫見鈞恆離開了,才到進入婉欣病房。


黃醫生:‘腕欣,可以走了嗎?’


婉欣:‘嗯,我準備好了。’


 


腕欣,把老早就收拾好的行李,拿了出來。除了衣服,一些日常用品,還有相簿。其他的,她一件也沒帶走。連鈞恆送給她的玩具熊,她也沒帶走。離開這個房間,她住了將近快一年的地方,依依不捨的,跟玩具熊道別。放了一封信,在玩具熊懷裡。便隨達夫,到機場。


沿路上,鈞恆還在回味,和婉欣熱吻的那一刻。他還沒有想過,和婉欣,會這麼快,就到這個地步。對鈞恆來說,這是美好的感覺。他已經很久,沒有有這種,置身在熱情之中,墮入情海之間。


可是,總是覺得腕欣今晚怪怪的。回到家以後,鈞恆還沒下車,便給腕欣打了電話。那個時候,腕欣正前往機場途中。看著手機顯示,是鈞恆的樣子。她往達夫的身上打量,心裡掙扎,猶豫了一會兒。但是,最終,她還是接聽了。


 


腕欣:‘喂。’


鈞恆:‘怎麼那麼久才接電話?’


腕欣:‘剛剛上洗手間了。’


鈞恆:‘嚇死我了,今天晚上,是怎麼了?’


腕欣強忍著淚水說:‘沒什麼,只是純粹想見見你。’


鈞恆:‘就那麼簡單嗎?’


‘嗯,對呀。鈞恆哥哥,我很累了,想睡了,明天才聊。’腕欣的淚水,已經連成一線,再不掛電話,就要露出馬腳了。


鈞恆:‘嗯,哪,晚安囉。’


‘嗯,晚安。’ 腕欣的眼淚,潰堤了。


 


在達夫面前,婉欣總是想掩飾自己的悲傷。儘管在難過,她還是想保留自己的隱私。不敢放聲大哭,只是不停的啜泣。車內,瀰漫著,好不淒涼的氣團。


見婉欣如此傷心,達夫的心裡,何嘗不好過。身為鈞恆的好朋友,在執行這項任務的時候,達夫也挺痛苦,挺掙扎的。他承認,他是其中一個,極力反對他們在一起的。怎麼說,鈞恆的身邊,早就已經有了一個樂兒。而且,他們才是天生一對。


一開始,他就認為,鈞恆對腕欣的感情,是同情,不是愛情。不想讓鈞恆沖昏了腦,才想盡辦法,讓他們分開。加上他們的背景,簡直就不匹配。他不想鈞恆的前途被毀,人格被質疑。


 


在腕欣治療這段日子,和腕欣相處的時間不短。他承認,腕欣是一個很好的女孩。只是,她和鈞恆的這段情,來的不是時候。只能感嘆,當年,婉欣的病情,要是能提早根治,也不會造成,鈞恆為了幫助她,和她產生感情。真的是造化弄人!


現在說什麼,也沒用。腕欣已經決定,到美國接受治療。每個人,沒有辦法改變他們的過去。但是,他們絕對有權力,選擇他們的未來。既然,已經做了決定,只能希望,婉欣有一個美好的將來。他們三個人,也能得到屬於他們的幸福。






待續……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麗麗ちゃん 的頭像
麗麗ちゃん

麗麗蔣的旅日遊記

麗麗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