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來,就沒有打算,留在農村太長時間的鈞恆。為了釐清陸老師的身份,已經逗留了三個月,超越了他的期限。


今天,村民牛大叔,將到一個,地區比較偏遠的小鎮,辦理一些證件。這個小鎮,距離村子比較遠,需要兩個小時的車程。但是,那裡有網路服務的店家。


婉欣和鈞恆,將隨同牛大叔到小鎮。婉欣將透過網路服務,向總部匯報,在這裡的工作進度。還有,調派人手的事情。為了繼續追查陸老師的身份,鈞恆則要通知秘書,他暫時不接工作。


 


難得牛大叔到小鎮上,陪同的,還有牛大嬸,和他們的兩隻小牛女兒。所以,只能委屈鈞恆和婉欣,坐在卡車後。為了向總部跟進,調派人手的事情,婉欣並不介意。鈞恆當然不能,錯過聯絡秘書的機會。


一上車,鈞恆的視線,就往婉欣身上直視。起初,婉欣還不是很對著他,把身體往外側。半個小時以後,在卡車搖搖晃晃的情況下,婉欣還是忍不住,昏昏欲睡。鈞恆趁婉欣睡著了,慢慢的靠過去,坐在她身邊。讓婉欣傾斜的頭,靠在自己的肩膀上。


風把婉欣的頭髮,吹得凌亂,又帶點飄逸的美感。鈞恆輕輕的撥開婉欣的頭髮,想仔細的看看她的臉蛋。婉欣每次坐長途車,就會像這樣,很快的,便睡著。鈞恆偷偷的,摸了婉欣的臉一下。鈞恆的心裡想著,就讓這樣的婉欣,留在自己身邊。就算是一秒鐘,也可以。


 


美好的時光,總是過的比較快。鈞恆還來不及,回味更多,關於婉欣的往事,目的地就到了。卡車停下,婉欣睜開眼睛,見自己,靠在鈞恆的肩膀上。有些驚慌失措,馬上給她爬起來。又帶點尷尬的,跳下卡車。連鈞恆要給她攙扶,她都不給。


牛大叔把集合的時間,告訴他們以後,大家便分別去處理自己的事情。鈞恆提議,和婉欣一起走。反正,他們的目的一樣。先是找有提供網路系統的店家,然後購買一些必需品。原本,婉欣就不想和他走在一起。但是,她身本也不熟這裡。擔心自身的安危,只好暫時,把鈞恆當作是她的私人保鑣,讓他跟在身邊好了。


走了一陣子,看到街邊小吃,鈞恆一直慫恿婉欣,停下腳步。婉欣受不了他,只好停一停。在村子,吃的比較清淡,菜色也不多。難得看到小鎮的街邊小吃,形形色色。鈞恆買了好多,不但自己吃,還拼命塞給婉欣。像個淘氣的孩子,吃個不停。


婉欣實在受不了他,她可是趕著上網,看看總部的答案,鈞恆卻給她耗。婉欣便警告他,他再不走,就不等他了。鈞恆才捨得,把食物拿在手上,邊走邊吃。


 


原來,小鎮上,唯一一家提供網路的店家,是小食館。而且,老闆硬性固定,要使用網路系統的顧客,一定要點一個套餐。這老闆,也古怪得很。鈞恆買了一大堆小吃,都吃得他們兩個,漲到不行。跟老闆要求,食物的費用,他們照樣付。不過,餐點不必上。


老闆錢照收,連食物也省下來。算來算去,照理說,老闆只賺不賠,應該沒有甚麼好爭執的地方。怎麼知道,他們遇到了,一個很講原則的老闆。收了顧客的錢,食物就一定要送上。他們又不能白用老闆的網路系統,結果,拿老闆沒轍。


婉欣看著大碟、大碟的食物端上桌。兩隻眼睛,狠狠的瞪著鈞恆,然後對他一頓開罵。


婉欣:‘都叫你別貪吃了,看看,這麼多食物,好浪費!你知不知道,有好多貧窮國家的孩子,連飯都沒得吃。你手上一大袋,現在桌上一大盤,你說,要怎麼吃,要怎麼吃!’


鈞恆:‘好,好,好,我吃,我吃,別生氣。’


 


不管鈞恆吃不吃,婉欣趕緊上線,先把手上的資料,傳送到總部。發送郵件給玲媽媽,和凱莉,向他們報平安。總部傳來好消息,兩個星期後,總部將委派一位義工,過來和她對調。如果沒有問題,總部收到她的郵件,會馬上讓她知道,過來跟她對調的義工,確實的日期。


婉欣的心情,有些凝重。她偷偷的,看著前面的鈞恆,只要她一通郵件,兩個星後,就要再次,和鈞恆分離了。矛盾的心理,令婉欣,猶豫了,又猶豫。想到鈞恆的家人,她還是決定離開。很沉重的,把郵件發送出去。


鈞恆也把自己的私事,給處理好了。只不過,一個是開心的,把郵件傳送出去。一個,是充滿負擔,鬱鬱寡歡。解決了私底下的事情,現在,桌上的食物,等著他們解決。還好,婉欣剛才不是吃得很飽。加上,兩個星期以後,她就要走了。婉欣,除了把自己那份吃完,鈞恆那份,還幫他吃了一半。


 


結果,婉欣吐了半死,鈞恆卻內疚得要死。婉欣吐得軟趴趴,連走路的力氣也沒有。光是上廁吐,就來回好幾次。鈞恆趕緊跑去問老闆,附近有沒有藥房。還好,隔幾間店,就有一間。


鈞恆飛速的,買了消化藥回來讓婉欣服用。休息了一陣子,婉欣好不容易,才提起精神。日常用品,都還沒有去採購。鈞恆不敢走遠,擔心婉欣的體力支持不住。在附近的超商,買了一些日常用品,便在牛大叔的卡車附近等。


見婉欣痛苦的表情,鈞恆除了內疚,還是內疚。雖然,問題是出在他身上,他不應該買那麼多吃。但是,也不應該,擔心浪費食物,而把身體給吃壞。剛才,就應該阻止婉欣,總好過現在,撐得那麼辛苦。鈞恆忍不住,向婉欣唸了幾句。


 


婉欣頭昏腦脹,已經沒有力氣,和鈞恆鬥嘴。她只想找個地方,還是快點回去好好的休息。頭頂不斷冒冷汗,汗水不停的往下流。婉欣的臉,都綠了。鈞恆忙著為她擦汗,心裡好心疼,好難過。


見到牛大叔的時候,鈞恆開心極了,終於可以回去了。見婉欣一臉凝重,牛大叔,也被嚇著。鈞恆不敢告知,自己做的糗事。只是告訴牛大叔,婉欣突然感到不舒服。牛大叔,加足馬力,趕緊趕回村裡。不過,不管牛大叔的卡車油門,踩得有多用力。卡車的速度,依然沒變。


鈞恆把婉欣扶上卡車,找了一個舒服的姿勢,讓婉欣靠在自己的身上。婉欣也在藥效發作的時候,昏昏沉沉的睡了兩個小時。


 


回到學校,鈞恆先讓婉欣,回房休息。婉欣一直覺得,肚子很漲,很不舒服。有一些痛,又想吐,卻吐不出來。總而言之,就是很辛苦,睡不著。鈞恆不敢離開她身邊,不斷的給她安慰,努力。不時的按摩背部,紓解她得痛苦。


婉欣不時按著肚子,一時又抱著鈞恆。鈞恆很擔心,隨她要撮,要揉,要扭也罷。只要婉欣覺得是舒服的,要對他怎麼樣,都無所謂。他已經,把眼前的陸老師,當婉欣看待。對她細心呵護,疼愛有佳。


婉欣,也似乎忘了,自己陸老師的身份。只曉得自己好難過,一直窩在鈞恆身邊。好像從前,當她遇到傷心的時候,依偎在鈞恆身邊。有她的鈞恆哥哥,為她遮風擋雨,她什麼也不怕。


 


折騰了好久,婉欣漸漸入睡。鈞恆便跑到廚房,煮了一些粥。雖然說,婉欣的不適,是因為吃太飽而引起。但是,服藥前,還是需要有一些食物,給它吃下肚。而且,等婉欣睡醒的時候,時間也不早了。


鈞恆把粥煮好了,便回到婉欣身邊。好擔心,婉欣需要他的時候,會找不到他。雖然,還是在睡。但是,臉上卻顯露出,痛苦的表情,彎曲著身體睡。鈞恆很仔細,想從她臉上,觀察她與婉欣的分別。


鈞恆也想過,趁她現在,不省人事的時候,脫下她的襪子。看看她的腳踝,有沒有銬鐐留下的疤痕。可是,又覺得自己,趁她生病的時候,對她不規矩。有一點,趁人之危的感覺。從陸老師的身上,真的看不到分別。只有,對婉欣的深深思念。


鈞恆好喜歡,趁婉欣睡著的時候,輕輕撥開她的頭髮。細細的欣賞,然後,在她的臉頰,獻上一個吻。聞聞她的脖子的香氣,和從前一樣。突然間,鈞恆覺得,自己混淆了陸老師和婉欣的身份。他愣了,問自己,到底知道,自己是在幹什麼!


對鈞恆來說,面對陸老師,也是一種煎熬。除了釐清不了,她是不是婉欣的身份。雖然,他一直很堅持,陸老師,就是婉欣本人。他也好擔心,如果,陸老師,根本不是婉欣。萬一,自己又愛上她。那麼,他會很對不起婉欣。


看著熟睡的婉欣,鈞恆第一次,感覺自己,在雷雨交戰之中,無法自拔。


 


一覺醒來,天都已經黑了。鈞恆已經,不在身邊。婉欣還是覺得,自己一直在昏昏沉沉,意識很不清楚的狀況。之前發生的事情,也不太記得了。


一整天下來,都還沒有,把衣服給換掉。婉欣把衣服換了,襪子換好一隻。另一隻,正要穿上的時候,鈞恆捧著粥,剛好進來。就這麼巧,讓他看到,婉欣的腳踝上,那半圈的疤痕。婉欣忘了門沒上鎖,嚇得趕緊,側過身體,把襪子給拉上來。


婉欣:‘怎麼沒敲門,就進來了?’


 


鈞恆愣了一會兒,懷疑自己的眼睛,是不是看錯了什麼。婉欣也好擔心,是不是讓鈞恆,看到了什麼,是不該看的。一時三刻,兩個人,都不曉得該對對方說些什麼。


原來,鈞恆應該向婉欣道歉。因為,他真的沒有敲門,就闖進了婉欣房間。還好,婉欣是衣服,已經換好。可是,這話又說回來。為了照顧生病的婉欣,他一番好意,煮了粥,還特地送過來給婉欣吃。


突然忘記,自己好像生病了。和鈞恆僵持了一下,婉欣感到一陣昏眩。鈞恆把手上的粥,放到桌上,趕快過去關心。


鈞恆:‘還好嗎?’


‘還好,沒事。’婉欣搖搖頭。


鈞恆:‘已經很夜了,我煮了粥,先吃飽了,然後吃藥,再休息一下。’


 


婉欣無力的靠在床邊,鈞恆拿了粥,一點一點的餵她吃。然後讓婉欣吃藥,她一躺下,又繼續睡。鈞恆不想打擾,也回房休息去。連之前的疑惑,追究婉欣腳踝的印記,也給忘了。


 


待續……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麗麗ちゃん 的頭像
麗麗ちゃん

麗麗蔣的旅日遊記

麗麗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