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機前,婉欣給樂兒發了一通簡訊。內容是:‘樂兒姐姐,謝謝妳把鈞恆哥哥借給我。我要上機了,再見。’


達夫為婉欣辦好了登機手續,把證件,還有到了美國,需要聯絡的資料,清楚的再交代一次。然後提醒她,在機上,會有指定的空服人員照顧她。到了美國,也會有一對母女接待。空服人員,會為她安排。


就這樣,達夫目送婉欣進候機室。他的心裡,有幾許矛盾,不安。也許,他不應該建議婉欣接受洗腦治療。但是,已經走到這一步,不能再回頭了。


 


婉欣默默的坐在候機室內,很多人,都是她不認識的。但是,在每個人的心目中,都有一個目的地。也許,是充滿快樂的。也許,是充滿傷悲的。而她的目的地,是徹底的忘記過去。


機上前,婉欣取出手機的電話晶片,把牠折斷。換上達夫給她,美國的電話晶片。從此,這個手機號碼,將消失在這個世界上。再也找不到,張腕欣這個人。


仔細的翻閱一下,原來,手機裡,有那麼多和鈞恆合拍的相片。每一張相片的背後,都有一個快樂的故事。腕欣含著眼淚,一張張回憶,再一張張把它們刪除。


看著鈞恆的照片,婉欣摸著自己的嘴唇,緊閉雙眼。回憶著,親吻鈞恆的那一刻。他溫柔的胸膛,寬闊的背彎。都深深的,烙印在自己的腦袋裡。本來,這段刻骨銘心的愛,是讓她一輩子,都忘不了的回憶。而今,卻是為了這段回憶,遠赴美國,把它忘記。


 


月台播報了,婉欣即將搭乘飛機的班機,登機的訊息。她看了看機票的班次號碼,和播報的班機吻合。她哽咽,邊走,邊環看四周。就要上機了,這次,真的要離開了。


飛機起飛了,她和鈞恆的記憶,距離,將越來越遙遠。他們的過去,將成為夢幻泡影。她開始不住的落淚,不停的啜泣。然後,演變成失控,嚎啕大哭。想起,就要和鈞恆分隔兩地,再也隱藏不住,內心的悲傷。


還好,之前達夫已經委託航空公司,要特別照顧婉欣。空服人員,很快的,便給婉欣安撫。只是,機上的乘客,都給她嚇著了。尤其,是婉欣隔壁座位的老外帥哥,是被婉欣,嚇得不知所措。


 


機艙裡,突然出現的小插曲,令乘客受驚了。雖然,大家都不曉得,婉欣是為甚麼而哭泣。而且,機上的乘客,大多數,都是外國人。但是,在沒有國際的限制底下。大家都紛紛的獻上慰問,還送上一些隨身攜帶的小零嘴。有一位,胖胖的外國女士,還給了婉欣一個,愛的抱抱。


令婉欣,感動倍增,真的是人間有愛。本來,離開的意義,是希望,能看見鈞恆的成功。好不容易,才將鈞恆推向成功的道路。絕對不能在把他,從成功的路上,給拉下來。只要想到,將來,可以在很多書局,看到他的作品。再痛,也要忍。再痛,也是值得的。


原來,愛情並不是,彼此相愛,就算是愛情。愛情,是必須衝破家人的考驗。朋友給的壓力,才能稱之為,愛情。


 


確定,腕欣已經安全離開。隔天早上,達夫把鈞恆約來。鈞恆覺得有些奇怪,也有些不奇怪。如果,是婉欣有事情找他的話,會直接聯絡他。不可能通過達夫,既然會打電話給他,多半是約談他和婉欣,還有樂兒的事情。


鈞恆不喜歡達夫干預他們的事,原來,還不打算去見他。但是,到醫院見婉欣的時候,不去找他,他也會過來。不想讓他在婉欣面前,又說一些難聽的話,還是先過去他辦公室。反正,鈞恆也想和達夫說,要接婉欣出院的事。


萬一,達夫又說了甚麼咄咄逼人的話,他最多把婉欣接走,先住到旅店。然後在找房子,就是了。


 


意外的是,達夫沒有向他囉嗦,只是領他到腕欣的病房。婉欣的病房裡,空無一人。病床上,躺著的,是鈞恆送給她的玩具大熊,還有一封信。


鈞恆:‘婉欣,她人呢?’


達夫:‘她走了。她留了一封信給你,在玩具熊那裡。’


‘走了?什麼意思?’鈞恆邊問,邊把信打開。信件的內容很簡單,只是告訴鈞恆,她走了,不要再找她。


 


鈞恆不敢相信,一向來,依賴他的婉欣,走了。


反應很大,很激動的問達夫:‘達夫,婉欣走了,是甚麼意思?她到底去那裡了?’


達夫:‘鈞恆,婉欣離開了。她到美國,不會回來了。’


 


鈞恆呆坐在床上,簡直不敢相信。她已經不需要接受治療了,去美國,是為了甚麼。


鈞恆:‘達夫,婉欣去美國做甚麼?她已經不需要接受治療了,去美國,是為了甚麼?’


達夫:‘嗯,嗯,……


鈞恆:‘快說,她去美國做甚麼?你一定有她美國的聯絡,快點給我,我要去找她。’


達夫:‘你找不到她的了。’


鈞恆:‘怎麼會找不到她?’


 


說實在的,要把事實,告訴鈞恆,還不是一件簡單的事。鈞恆像發了瘋似的,對達夫苦苦追問,他在不說,鈞恆的行為,就要失控了。


達夫只好硬著頭皮,告訴鈞恆,婉欣去美國的目的。至於聯絡,完全無法取得。由於,婉欣要求保密,達夫只負責聯絡的工作,到了美國以後,婉欣由誰負責接待,會分配到那家醫療中心,他完全不曉得。重點是,婉欣到了美國以後,將不會再使用,張婉欣這個名字,她將有一個新的身份。至於,婉欣新身份的名字,達夫真的不曉得。


達夫坦言,婉欣有告訴他,她已經找回失憶的原因。但是,婉欣想保留隱私,沒有把原因告訴他。這段過去,還有她父親去世的事情,困擾著婉欣,好一段日子了。達夫,還把婉欣連日做惡夢的事情,都告訴鈞恆。鈞恆這才聯想到,婉欣日漸憔悴,消瘦的原因。可是,婉欣都不曾告訴他,近日來,她被這麼多事情困擾。


 


聽達夫這麼一說,鈞恆崩潰了。他原以為,婉欣昨晚的舉動,是對他們的感情,許下的一個承諾。卻沒有想過,婉欣用這樣的方式,向他道別。而且,還對他隱瞞這麼多。他無法接受,也不能相信,達夫完全沒有聯絡婉欣的辦法。


鈞恆發了瘋似的,向達夫咆哮:‘你怎麼可以這麼殘忍?硬生生把我們分開,把她送到一個,完全陌生的地方!’


達夫:‘鈞恆,婉欣的離開,都是因為你。你不想想,為甚麼,她不告訴你,她每天晚上,都做惡夢?夢到些甚麼?她每天晚上,都因為做了惡夢,導致她每個晚上,都不能睡覺?她如果不是因為怕你擔心,她也不會,把這些問題,都收在心裡。當然,你們之間的問題,對她來說,也是她壓力的其中一部分。你知道的,她不是一般人,她能承受的壓力,有多少?這點,難道你不清楚嗎?如果,不是不想讓你為難,她需要走到這一步嗎?’


 


現階段,實在不能和鈞恆在做任何解釋。他已經失去理性,即使,有再多的理由,他也未必聽得進去。達夫讓他先冷靜下來,回自己辦公室。


鈞恆坐在病床上,他的思緒凌亂,腦袋像被掏空似的。任他怎麼組合,也重組不到,一點點線索,一點點原因,是導致,婉欣願意放下這裡的一切,到一個,完全陌生的國家的理由。


婉欣是一個,完全沒有接觸過外面世界的女孩。她這麼捨得,選擇忘記自己而離開?一定是有人慫恿她,逼迫她。婉欣是絕對不會,丟下他不理,自己到另外一個地方的。目前,鈞恆所想的,都是負面的訊息。他不能接受婉欣離開,這個事實。不斷說服自己,婉欣是被強迫的。


 


鈞恆的腦袋,不曉得真空了多久。一位護士小姐,敲了房門進來。她通知鈞恆,這間病房,即將有病人入住。婉欣留下的東西,是他要帶走?還是丟棄?


鈞恆見到護士,趕緊探試一下口風。護士的回答,是她甚麼也不知道。他們一組醫務人員,完全不曉得,婉欣會離開的事情。他們也是今天早上,再達夫的通知下,才知道婉欣已經離開了。新的病人,明天就要住進來。


打開婉欣的衣櫃,衣服都不見了。只能剩架子上,婉欣還吃剩的零嘴。還有那一瓶,裝了對鈞恆思念的紙星星。鈞恆拿了一個箱子,把婉欣留下的東西,全部拿到裡頭。一手提著箱子,一手抱著玩具熊,很無奈的,離開了醫院。


 


回到家,拎著箱子,和玩具熊,從樂兒面前穿過。把婉欣留下的東西,放到他目前睡的臥室,客房裡。看著婉欣留下的東西,鈞恆不是很搞得清楚狀況。


他的腦袋,好像在思緒著甚麼。可是,卻毫無頭緒。怎麼樣,才能讓他灌聯,婉欣真正離開的原因。鈞恆好懊惱,他的生命中,不能沒有婉欣。


鈞恆想了想,沒有可能,沒有一個管道,是可以找婉心的。他馬上打開電腦,從網路上,搜尋美國,大大小小的醫院。在從裡面,把有治療洗腦的醫療中心,給篩選出來。然後,打電話過,一間一間詢問。得到的答案,都是病人的資料,無法透露。


鈞恆收拾行李,打算,親自飛到美國,尋找婉欣的下落。樂兒見鈞恆,很緊急的,到她臥室的櫃子,翻箱倒櫃的。


樂兒:‘鈞恆,你是在幹嘛?’


鈞恆:‘我的護照呢?’


樂兒:‘你要護照,是幹嘛?’


鈞恆:‘我要到美國。’


樂兒:‘你要到美國,要到美國,找婉欣嗎?’


鈞恆:‘原來,妳一早就知道了,是不是?’


樂兒:‘知,知,知道甚麼?’


 


樂兒一臉錯愕,她原來,就不打算,讓鈞恆曉得,她知道這件事。可是,鈞恆說他要走。情急之下,她才不小心,把事情給抖出來。鈞恆會恨死她,她不敢正面,看著鈞恆。


鈞恆逼近她,質問她:‘快說,妳是甚麼時候知道的?’


 


樂兒沒有想要回答他的意思,一直逃避他的眼神。


鈞恆很不客氣的說:‘沒關係,我自己去美國找,我就不相信,我會找不到!’


樂兒也氣炸了,大聲回他:‘不行!你不能過去美國找她!’


鈞恆:‘怎麼不行!我愛去哪,愛找誰,妳管不著!’


‘鈞恆,你有沒有想過,美國那麼大,你要怎麼找?’樂兒知道,用硬的,是不管了。所以改變態度,希望能軟化鈞恆。


鈞恆:‘一年找不到,就兩年。兩年找不到,我用一輩子。行了吧!’


樂兒:‘鈞恆,你別傻了。也許,婉欣跟本不是去了美國。為了婉欣,也許,達夫他騙你,也不一定。世界那麼大,你要到那裡找。’


鈞恆:‘也許,真的很難找。但是,我已經決定了。’


 


原來,鈞恆的證件,都是樂兒幫他保管的。下次,得把保管證件的工作,交給自己。既然樂兒不告訴他,護照放置的地方,他自己找。把所有的櫃子,都給打開,還翻的亂七八糟。終於,讓他找到了。


鈞恆很開心的說:‘找到了。’


‘我不給你去!’


 


樂兒把護照搶過去,然後,把護照給撕爛。眼見,護照就要被樂兒撕爛。鈞恆情急之下,在搶奪護照的時候,一推,便把樂兒,推到牆壁上。樂兒的後腦杓,撞到了牆壁,一陣劇痛,她摀著頭,蹲在地上。


鈞恆知道自己闖禍了,先不追究,看樂兒的傷要緊。他忙著向樂兒道歉,也不停問,樂兒是傷到那兒。除了頭,還有沒有身體以外的傷勢。


樂兒的眼淚,沒有比婉欣的少。為了他心愛的男人,她也付出過,努力過。如果,能留住鈞恆的心,在痛,她也願意承受。


 


待續……
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麗麗ちゃん 的頭像
麗麗ちゃん

麗麗蔣的旅日遊記

麗麗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