隔天早上,鈞恆自告奮勇,要幫婉欣代課,教小朋友唸書。經過了一天的折騰,婉欣還有一些不舒服。擔心鈞恆應付不來,她剛躺下,又起來。悄悄的坐到學生席,和小朋友一起上課。


果然是教授級的老師,學生在他的教導下,很專注的上課,還聽得很入神。看來,專業就是不一樣。雖然,婉欣也受過特殊訓練。但是,就是沒有鈞恆教得好。今天,算是因禍得福,從鈞恆的身上,學到很多教學的技巧。


 


第二天早上,婉欣的精神好很多。不需要,鈞恆在為她代課。她取回自己的主導權,這天,打算來個戶外教學。為了婉欣生病的事情,鈞恆一直很內疚。他自覺良心不安,堅持一定要當她的小助手。


鈞恆幫婉欣提著學習教材,和小朋友,浩浩蕩蕩的來到草地上。鈞恆拿著學習教材,配合婉欣的教導。在他們細心的教導下,小朋友很認真的聽課。這樣的配合,也宛如,讓他們彷彿回到,好幾年前,鈞恆在迷迭村作業,婉欣當他小助手的情景。


從前,都是婉欣在當他的小助手。現在,他們的角色對調,鈞恆也樂在其中。


 


鈞恆總是愛戲弄她,在孩子面前,總是不放過,任何能作弄她的機會。他最喜歡,不動聲色的,跟在婉欣後面。當婉欣轉過身,突然出現在婉欣眼前的,是一隻大青蛙。要不,就是一些,很少見,又大隻的昆蟲。把婉欣,是嚇得大喊大叫,小朋友卻哈哈大笑。婉欣是氣得咬牙切齒,恨不得,拔了他的皮。


今天,見婉欣氣色好一點,鈞恆又抓了一個蜥蜴來嚇她。把婉欣給氣瘋了,但是,她忍。反正,就快要離開了,被他作弄的機會,頂多,也是十來天而已。婉欣告訴自己,就好好的享受,這十來天,被鈞恆欺負的日子吧!


對婉欣冷靜的反應,鈞恆還覺得有些訝異。這樣的婉欣,一點也不好玩。沒有依據劇本的發展,少了份樂趣。


 


這天,戶外教學以後,小朋友便各自回家。剩下她和鈞恆,步行回學校。鈞恆跟在她後頭,一開始,便很小聲的叫著,張婉欣這個名字。婉欣當然知道,他是故意,便假裝沒有聽見。像她之前想的,都要離開了,就讓他去瘋好了。


見婉欣沒有反應,鈞恆的聲量,越來越大。婉欣還是沒有理會,繼續往學校的方向走。鈞恆好像越叫,就越過癮。一直叫她張婉欣,張婉欣。連叫了好多次,婉欣終於忍不住,想回頭警告他,不要再叫她張婉欣,自己是陸紫珊。


可是,鈞恆跟得她很緊。一回頭,他們的距離很近,婉欣幾乎,已經就快碰到鈞恆的臉。驚恐之下,她連續退後了幾步,鈞恆卻是得意很。


婉欣深深吸了幾口氣,完全沒了氣勢,吞吞吐吐,結結巴巴的說:‘我,我,告訴你,我不是張婉欣。別再叫我,張婉欣。’


 


連續幾天,婉欣都不理會他。鈞恆在村子的工作,可以說是圓滿結束。只剩下今天晚上,借用課室的教學。和偶爾,到農田看看迷迭香的成長狀況如何。其他時間,便留在學校。婉欣不理他,他卻故意,一直跟在婉欣身邊。


婉欣教課的時候,他會坐在學生席的最後一個位。然後,不停的向在前面教書的婉欣放電。即使,是婉欣下了逐客令,他還是賴死不走。加上小朋友的加持,根本就趕他不走。婉欣只好安慰自己,自己就快離開了,不要跟他氣。否則,可要會氣出內傷來。


中午小休的時候,小朋友都在用飯。婉欣就是不愛和他同桌用餐,每次見到他坐下,婉欣會故意,走到離他兩、三張桌子的距離,狠狠的瞪著他坐下。可是,鈞恆卻是樂在其中。他就是要用這樣的方式,逼婉欣成認自己的身份。


 


晚上,村民集聚在學校。大家就像小學生,坐在學生席的位置上。鈞恆和大家分析,種植迷迭香過程中,會遇到的問題,和必須留意的事項。卸下平時嬉戲的外表,披上認真的內涵。讓他整個人,看起來,很專業,很有,魅力。


這樣的鈞恆,自信滿滿。是婉欣,心目中的偶像。婉欣覺得很欣慰,在她離開以前,還能再看到,這樣的鈞恆。讓她,漸漸遺失的記憶,再一次的重現,當年的鈞恆。婉欣從課室的縫隙,瞄了好久,才勸服自己,不能再墮入狀況裡。


這一個晚上,算是村民的小小聚會。大叔、大伯,都在專心的聽鈞恆教課。嬸嬸、阿姨,便在廚房打點宵夜。婉欣離開課室,也加入打點宵夜的行列。


 


還有剩下三天的時間,婉欣就要離開了。擔心小朋友會不捨得,她沒有告訴小朋友,自己即將離開的事。最重要的,還是,她也不想讓鈞恆知道,她只想低調的離開。而且,已經通知道村長,也要求他保密。


總而言之,三天後,婉欣隨村民的卡車,到小鎮上,會把另外一位老師,給載回來就對了。所以村長不需要擔心,接下來的日子,小朋友的教學問題。幾天下來,婉欣做好了心理準備。鈞恆要怎麼搗蛋她,都可以。


今天,鈞恆打算去農田看看迷迭香的成長進度。早上出門前,見小朋友還沒到,便悄悄的跟在婉欣後面。婉欣見到地上的影子,知道又是那個不安好心的鈞恆。不曉得,這回,他是要抓蛇,還是蜥蜴來嚇她。


婉欣想回過身子罵鈞恆,可是,又擔心,鈞恆拿了可怕的動物嚇她。一轉身,又害怕,馬上緊閉雙眼。鈞恆動作之快,在她嘴唇上,深深的一吻。婉欣突然覺得,一陣天旋地轉。原來想指責他的意念,都給忘了。


好懷念鈞恆的吻,他的赤熱的雙唇。依然是充滿熱情,令婉欣熱血澎湃。也令她,從鈞恆身上,找回對他的思念。婉欣很想享受,這清晨突如其來的意外驚喜。可是,她知道她不能。她要很果斷的拒絕鈞恆,要不然,之前所做的,都白費了。還剩下三天而已,一定要給它撐過去。


 


婉欣一把,便把鈞恆推開。然後對他說:‘你在幹什麼?’


鈞恆:‘在親妳呀!’


婉欣:‘之前就說自己,對婉欣的愛,是多麼執著。原來,都是假的。’


鈞恆:‘妳明明就是婉欣。’


婉欣:‘我說過,我不是。只能說,你還沒有確實我的身份,就對我做出如此舉動。你的愛情,還挺草率的!’


婉欣把話說完,便留下鈞恆,讓他好好的反省。之前,他也這樣懷疑過自己。難道,他真的愛上陸老師了。難道,婉欣在他心目中,已經沒有地位了。


一整天下來,他們兩個,又好像和靈魂脫了節。連婉欣,也沒有在用心教課。鈞恆的舉動,好令她感到害怕。她好擔心,連剩下的三天,她會把持不住,就認了自己,是張婉欣的身份。不止,對鈞恆,又是一陣痛罵。紀鈞恆,你簡直就是個惡魔。壞東西,爛東西。


 


這個下午,便下起傾盆大雨。還好,小朋友都已經回去了。一直下到傍晚,雨勢不但沒有好轉,還越來越大。見鈞恆還沒回去,不止的,為他擔心。不曉得,有沒有村民,送他回來,他會不會被淋濕。


原來,就因為早上的事情,生氣得很。可是,婉欣在房裡,實在是坐不下來,便跑到食堂。不曉得為甚麼,心裡就是七上八下,靜不下來。除了雨勢好大,風勢也很強。把婉欣的臉,都吹得翻白、冷冰冰的。


婉欣披著厚厚的外套,躁急的在食堂等。好不容易,才看到一個身影,從遠處,往學校方向跑。婉欣拿起雨傘,便直接跑過去,想像是不是鈞恆,他回來了。果真,見到的身影,是鈞恆,婉欣趕緊遞過雨傘。


 


回到學校,婉欣催促他,趕快把衣服換掉。然後端了一婉熱騰騰的麵,到鈞恆房裡。其實,見鈞恆淋濕了,她好心疼。


婉欣:‘趕快把熱騰騰的麵吃下,天氣好冷。’


鈞恆:‘謝謝。妳也淋濕了,趕快去換掉衣服吧。’


婉欣:‘嗯,哪,你快吃。’


鈞恆:‘我會的,我現在吃。’


 


鈞恆的神情,看起來,好像不太對勁。婉欣換好了衣服,一直放不下心。還是跑去他房裡,給他看一下。鈞恆麵吃完了,卻趴在桌子上。婉欣,叫了他幾聲,他都沒有回應。是真的這麼累,還是被雨淋壞身體了。摸摸他的額頭,是燙的。


不能讓鈞恆這麼趴著睡,婉欣在半抱半拖的狀況下,把鈞恆安頓到床上躺下。鈞恆的額頭,好燙,好燙。婉欣拿了退燒藥,扶他起來,叫他快點吃藥。


鈞恆好不容易,才把婉欣遞給他的要吐下。他呼吸急促,不斷的冒汗,身體不停的發抖。婉欣好擔心,好擔心。可是,心裡卻難免,對他有小小的責備。怎麼不等雨停了,才回來?要不,就請大叔,送他回來。怎麼要冒著雨回來?真是的。


 


鈞恆住進了,已經好幾個月了,她都不曾進來過。見鈞恆安靜的睡著,婉欣,抱起了玩具熊。這些年,除了好想念鈞恆,她也好想念她的玩具熊。好想念,好想念。


她緊緊的抱著玩具熊,向玩具熊說:‘熊熊,這些年,還好吧?怎麼這麼髒了,鈞恆哥哥也不把你送洗,真是的。這些年,跟著鈞恆哥哥,跑了那麼多個國家,他一定把你教壞了,真可憐喔。’


婉欣,把玩具熊,抱在懷裡的當兒。鈞恆隱隱約約,聽到婉欣的對話。在迷迷糊糊之中,他突然握著她的手。


鈞恆:‘婉欣,是妳嗎?妳回來了?’


 


婉欣嚇了一跳,原來,是鈞恆的幻覺,他還在睡。還是把玩具熊放下,讓鈞恆好好的休息。想鬆開鈞恆的手,卻發現,鈞恆抓得她好緊。都生病了,應該是毫無力氣,怎麼還能把她的手,握得那麼緊?


不想硬生生的,把鈞恆的手掰開。只好說服自己,今晚留下來。也許,這是一個,給婉欣很好的理由。讓她有機會留下來,多看鈞恆一眼。


 


下了一天一夜的雨,到了第二天早上,雨勢還是很大。摸了摸鈞恆的額頭,還是很盪。到底是怎麼搞,怎麼,都沒有退燒的跡象。婉欣好擔心,趕緊跑到廚房,準備一些簡單的料理。


村長冒這雨過來,還帶了一些食物。村長通知婉欣,今天,雨勢很大,小朋友就不過來上課。還有明天早上六點,牛大叔會過來,接她到小鎮上。沒有想到,明天就要走了,好快。婉欣不曉得,自己這麼做,到底是對,還是錯。對鈞恆來說,又要再一次,面對她的離開,是殘酷的。但是,眼前,由不得她想太多。


如果,婉欣的眼淚,能像天空落下的雨,那麼果斷,也何嘗不是一件好事。也許,是因為這些年的經歷太過老練。她的淚水,已經不像從前。相反的,她覺得難過,卻哭不出來。婉欣站在廚房門前,看著雨水,沒有間斷的從天而降。好久,好久,才征服了自己,去接受這個現實。






待續……
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麗麗ちゃん 的頭像
麗麗ちゃん

麗麗蔣的旅日遊記

麗麗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